抱起千千我就跑

【凯千】两小无猜

方就:

#民国竹马设定


#请勿上升真人


#全文10000+  


BGM:【两小无猜】




  “小少爷,该起了 。”身着佣人服的老妇人敲了敲东厢房的门,声音和蔼温柔。


 


  房内的人未应答,皱着眉在床榻上翻了个身,轻纱床幔随着床上的动静轻晃。许是因为晚上歇息时粗心,房间的窗棂没有锁好,被风一吹便开了,清风卷进房间,瞬间凉意添倍。


 


  “小少爷?”老妇人依旧用手指轻轻扣着精致的木门,“将军出门之前吩咐让老奴叫您起床晨练。”


 


  床榻上恍惚坐起了一个身影,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约莫是六七岁的少年,天生一双细长漂亮的桃花眼,朦胧间睁开时又添了不少美感。


 


  “知道了,张妈。”王俊凯醒了觉,利落地跳下床,声音里还有些许的不悦,“这就来了。”


 


  少年在床边的衣架上取了先一天就准备好了的练武服穿好,把袖口系紧后弯下腰,绑好白白的护腿。


 


  洗漱好之后便开门走了出去,在自己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开始练功。武艺口诀烂熟于心,招招动作行云流水。玄色衣裳宽松富余,衣角随着动作在风中轻飘。


 


  一套动作练完之后也是将近一个时辰,王夫人携着好几个佣人,端了好些吃食过来。


 


  “好了俊儿,过来歇息吧。”在偏西角落的石桌旁坐下,王夫人唤来儿子。


 


  “娘亲,今天天气还凉,您怎的大清早就出来了?”王俊凯收了动作,两个深呼吸运气,蹦蹦跳跳到娘亲身边坐下。


 


  王夫人向来温婉,一身度身定制的明黄色旗袍,白纱绕身,把美人的气质烘托得愈发动人。只是红颜薄命,有的如此美貌又深得王将军独宠,偏偏没有享受的福气,日日抚胸轻咳,药不离身。


 


  “还不是怕你练功忘了时辰。”王夫人心疼地拿出绣花手绢儿,笑着替儿子擦拭额间的细汗。


 


  “不会的娘亲。”王俊凯说话间就拿起了一块精致的糕点丢进嘴里,就着花茶往下顺。


 


  王夫人笑,眉眼间尽是对儿子的宠爱。


 


  “你爹爹清晨便离府去军营练兵了,听说是外边儿又不太平了。”说到丈夫,才颜笑的王夫人又眉头紧锁,抬眸望向那扇府邸的大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顺着娘亲的目光,王俊凯望向那扇紧闭的大门有些出神。良久,才嘟嘟囔囔地朝母亲撒娇。好不容易父亲出了门,不用再被逼着学武读书,他实在想出去得很。


 


  “娘亲,儿子今日想出去玩。”


 


  “行是行,你可悠着点。”王夫人点了点儿子的鼻尖,“别忘了,你可是将军府的人,可不……”


 


  王俊凯调皮地翻了翻眼皮儿,抢了娘亲的话:“可不能丢了王大将军的人!孩儿都记住了!这句话孩儿甚至能倒着背上十遍八遍。”


 


  “去吧,娘亲不叫人跟着你,可小心点。”


 


  “嗯!谢谢娘亲!”


  


  得了应允之后,少年回房间关上门,换上青蓝色的长衫,一颗颗环扣都扭得整整齐齐,脚下生风般窜了出去。


 


  将军府建在镇中心的位置,出了门右转便是热闹的市集,大小巷子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酒家店铺,裁缝铺、糕点铺、香烟铺、米铺……还有那么一条时时充满欢声笑语的烟柳巷。


 


  王俊凯溜出来玩的时候总是愿意来集市逛逛,也很好奇这条巷子里究竟有什么让人开心的东西,便常常偷摸来巷口探探脑袋。


 


  就算会被人笑着说“王将军家的小少爷真是会享乐”,王俊凯还是抑制不住心底的好奇,一次次在巷口辗转反侧。


 


  这次可不同往日,从那条巷子的深处,缓缓步出了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少年。


 


  身着一套精心裁制的灰色西装,有模有样地踱步朝他走来。


 


  少年脸上一样带着稚气,偏要作出一副小大人的厌世模样,趾高气昂地向王俊凯哼了一声,奶声奶气还带着少许北方口音:“你个小孩儿,来这儿做什么?”


 


  “你也是小孩啊。”王俊凯实在不喜欢他端起的这幅架子,迎面朝他怼了回去,走近后发现少年比他还矮上半头,“说不准你还比我小呢,矮冬瓜。”


 


  “你说谁矮冬瓜?”少年急了,噘着嘴不满地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却秀气得像女孩子的人,湿漉漉的眼睛看起来可好笑了。


 


  “你……住在这里面?”


 


  “你才住在这里边儿呢!”少年看了一眼身后的巷子,尽是不悦,“这些破地方,若不是爹爹非要带着我来,我才不愿意来呢!”


 


  “你爹爹带你来这儿干嘛呀?”王俊凯觉着他说话很有意思,才聊不过两句就学去了少年的儿化音。


 


  “我爹爹是商人,他来谈生意的。”少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表情不屑,“爹爹带我和娘亲下江南来做生意,没想到你们南方的人都如此中意在这种烟花之地聊天儿。若不是爹爹想在这里落宅子想着疏通人际,又怕娘亲和我不高兴,也不会带着我们一家来这里呀。”


 


  “你说归说,怎的还话里藏话呢!”


 


  “哼。”


 


  见少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王俊凯无故就想哄他,掏出放在长衫里刚买来的桂花糕,打开黄纸包装,拿起一块送过去。


 


  “行了行了,是我不对。要不要尝一块这个?”王俊凯示好,想来这条巷子里尽是衣着不整的男人女人,如此可爱的少年定不是住在这里的。


 


  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直盯着王俊凯手里的糕点,暗暗地抿了抿嘴唇。


 


  “给。”王俊凯再把手朝他伸了一寸。


 


  少年伸手接过糕点,低头小声说了声谢谢。


 


  “我叫王俊凯,你呢?”


 


  “易烊千玺。”


 


  “哇,我还是第一次见四个字的人呢,你祖上是皇族吗?”


 


  “别乱说。”易烊千玺给他一个小小的白眼,坐在旁边的石阶上开始啃桂花糕,“我们易家世代都是商人。”


 


  王俊凯也跟着在他身边坐下,偏头跟他聊天。


 


  “那你算术一定很厉害吧!”王俊凯可羡慕会算术的人了,因为他总是因为算不清被爹爹责罚。


 


  “还行。”


 


  “嗯……”王俊凯见人这么不喜欢接话茬,又不舍得就这么和他了结,只好自己找话,“你说你爹爹要在这里落宅子,为什么啊?”


 


  “一直以来我们家都是四处经商,可我到了上学堂的年纪,爹娘也过惯了那种四处漂泊的生活。娘亲喜欢江南的风景,爹爹早前年便有了在这里安家落户的打算,现在宅子也建好了,就搬到这里来了。”


 


  “嗷……”王俊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你家的宅子落在哪儿呢?”


 


  “出了这条巷子,朝南六里。”


 


  “嗯……哪边是南呀?”


 


  “哎……”易烊千玺实在佩服这个人的方向感,“出了巷子,右转六里。”


 


  “嗯?我家也住在那边!”


 


  易烊千玺挑眉,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


 


  “我们家宅子大,出了我们之外,只有隔着一条清河的将军府,你少骗人了。”


 


  “我没骗你!”王俊凯急得直跺脚,“我就是将军府的小少爷!”


 


  “就你这德行,还能是将军的儿子?”


 


  王俊凯楞了一下,眨眨眼睛不服气:“哼!我告诉你!我打架可厉害了!”


 


  “你要打我?”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那个张牙舞爪动来动去的人,吃完桂花糕拍拍手,无聊应了他一声。


 


  “不是不是!”王俊凯立马站好挥挥手,“咳咳……你现在要回去吗?”


 


  “嗯,不想留在这里,就找个借口先出来了。一会儿逛逛就回去了。”易烊千玺张张口,仍旧那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王俊凯倒是高兴了:“那咱们一起吧,听说听溪园那边来了好些新的梨园板子,今天要唱新的小曲儿呢!”


 


  “你喜欢听戏?”


 


  “嗯!我们家可喜欢听戏了,就连爹爹那么严肃的人听戏的时候都乐呢!”王俊凯见人有兴趣,继续顺着往下说,“每逢年过节,我们家都会邀戏班子来家里搭戏台,唱上个一整天。”


 


  易烊千玺能想象到那副画面,小声道:“真好啊……”


 


  “你喜欢听戏吗?”


 


  “喜欢,我不但喜欢听戏,还喜欢唱戏。”易烊千玺说话着回忆,“可是我爹爹不喜欢,说戏子都不是正经人,半年前我跟着戏班子的老师傅学了会儿戏,爹爹发现后罚我半月不许出门。”


 


  “你爹爹这么狠啊。”


 


  “爹爹说我将来是要留洋的,不能被这点儿五迷三道的东西蒙了心。”


 


  “唱戏怎么了?唱戏很好啊。”王俊凯自然是站在易烊千玺这边帮他说话,“我娘亲就很羡慕唱戏的,说那戏服可好看了。”


 


  “真的?”


 


  “真的啊。”王俊凯使劲点头,“要不这样吧,以后你想听戏了,就过石桥来找我,我陪你去。要是我们家要再搭戏台子了,我就去找你来听。你是我的朋友,他保准儿能放你进来。”


 


  “好!”易烊千玺的眼睛里亮亮的,琥珀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嘿嘿。”王俊凯心底开心,觉着身边这个人真是好看。


 


  “快晌午了,你不吃饭?”


 


  王俊凯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眨着眼思量:“好不容易能跑出来玩,不想那么快回去。”


 


  “那……你去我家吧。”易烊千玺想着他对自己不错,便邀他,“我们家的宋爷爷做饭很好吃。”


 


  王俊凯转转眼珠子,几乎是没有多想就满口答应了下来:“行!”


 


  易烊千玺家的宅院果真很大,跟将军府里不相上下。王俊凯想易家一定很有钱,宅院设计的真精致,大小园子有很多。他跟在易烊千玺身后走的时候都有好几次迷糊了。


 


  易家的仆人个个都很和善,听说他是将军之子之后更安分规矩了,又好像有些局促不安。


 


  王俊凯也见怪不怪,只低头吃着饭。


 


  吃完饭之后,两个笑萝卜头并肩走出了易家府邸,在河边的一片青草地上坐下,望着小河对面威严肃穆的将军府,气氛说不出来的怪异。


 


  “他们怎么有些怕你?”好奇了好一会儿的易烊千玺把疑问问出口。


 


  “因为我爹爹是大将军啊,他们怕惹了我。”王俊凯耸耸肩,自己也不知所以然,把爹娘跟他解释的话原复原告诉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却是不屑:“你爹爹是大将军,你又不是。怕你做什么?”


 


  王俊凯脑中一条线断开,有些惊异的看着旁边的人。


 


  他生来就是别人口中含着金汤匙的大少爷,从来都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也因为这个身份,没有朋友没有玩伴。


 


  只有易烊千玺说过,他就是他,他是谁跟他爹爹的身份没有关系。将军之子只不过是他众多角色中的一个而已。


 


  王俊凯笑得很腼腆,舔了舔因为紧张有些干涩的唇:“我爹爹是大将军,同龄的小孩儿都不敢和我玩儿,你住的和我近,能不能跟我做朋友啊?”


 


  易烊千玺偏头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少年,不自觉就笑了出来,两个小小的梨涡甜得很:“嗯!”


 


  王俊凯看得痴了,呆呆地学着易烊千玺那语气说话:“嗯!那就说定了!”


 


  “你好!”易烊千玺从草地上多起,伸出肉乎乎的右手,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易烊千玺。”


 


  王俊凯喜笑颜开,伸手握住那只小手,说道:“你好,我是王俊凯。”


 


  时间一天天过,日子一天天挨。


 


  互住对面的两户人家交集越来越多,易王两家夫妇一见如故,关系处的也还不错。


 


  每天早晨王俊凯都起得很早,练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然后背上娘亲亲手秀好的侧包,跑过石桥去敲易烊千玺家的门。


 


  时间久了,易家夫妇便吩咐佣人特地为他留了一扇小门,让他每天早晨直接进门去找易烊千玺。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也就这么慢慢长大了。


 


  又是一年春天。


 


  两个小少年已经成长为翩翩的少年郎了。


 


  这时的王俊凯已经十七岁了,挺拔的身躯,面部轮廓硬朗了不少,也比小时候更加精致。都说他是再世兰陵王,俊美得不像个舞刀弄枪的,怕是到时候子承父业也得带个鬼面具才能镇住场。初长成的少年郎实在让人心动,跟在身后示爱的小姑娘数不胜数。


 


  易烊千玺要比王俊凯小上一岁多,但也跟着王俊凯一起上了一个年级。比起王俊凯的秀气,易烊千玺的长相更加英气。清冷的气质总是给人一种距离感,更多是不食烟火的美感。也是性子太过冷淡的关系,没有什么人靠的太近。他的身边,从来只有一个王俊凯而已。


 


  今天放学的时候,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一如往常地一起并肩走回家,只是平常咋咋呼呼的王俊凯今儿个安分了不少。


 


  少年情窦初开,下午被人问起喜欢谁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竟然就是多年来以兄弟相称的身侧之人。


 


  “千玺……”王俊凯走的慢了下来,支支吾吾地把今天别人问他的话对易烊千玺问出口,“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易烊千玺稍微楞了一下,本来均匀的步伐有一小步的错乱。


 


  “你问这个做什么?”


 


  “问问嘛,我们从下一起长大,高中学堂都快念完了,好像还没讨论过这事儿呢?”王俊凯扭头看易烊千玺,“好多人说结业之后就结婚呢。”


 


  “那你呢?你结业了想干什么?”


 


  “我?”王俊凯很认真的想了想,“我爹一直想让我子承父业呢,打算让我结了业就去军营,先从士兵做起,说等有了成绩他就可以把位子交给我了。”


 


  “嗯……也不错。”易烊千玺低头,继续往前走。


 


  “哎千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王俊凯一边说一边快步跟上去。


 


  走在前面的少年一直低着头,脸上不自觉跑上来两团粉色的红晕。


 


  “我爹想送我留洋去,我不想。”


 


  “不想咱就不去!”王俊凯一副坚决站在易烊千玺这边的模样给他打气,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连连摇头,“不对不对,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


 


  易烊千玺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顶着一张依旧红红的脸颊看王俊凯:“你就那么想知道?”


 


  “我、我随便问问的。”这下倒是王俊凯不好意思了,学着易烊千玺先前的模样低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


 


  “我没有要结婚的打算,也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易烊千玺说着脸颊越来越烧得慌,干脆偏头继续向前走,“人家结业就结婚的,那都是青梅竹马,天生一对,你懂什么?”


 


  “青梅竹马?”王俊凯抬头。


 


  “嗯,人家俩呀,都是从小一起长大,早就相好了的,结婚时自然的啊。”


 


  王俊凯抬头顿了顿,说道:“那咱俩认识的时候,我七岁,你六岁,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算不算青梅竹马?”


 


  “不算。”


 


  “是、是吗?”王俊凯重新低头,语气有那么点失望。


 


  “咱俩啊……”易烊千玺抬头看着飘飘而过的云彩,眉间带笑,“算是两小无猜。”


 


  王俊凯又抬起头来,心情顿时开朗了不少:“嗯。”


 


  “同居‘清河镇’,两小无嫌猜。”易烊千玺改掉了长干里这地名,笑弯了眉眼。


 


  “千玺。”


 


  “嗯?”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王俊凯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让易烊千玺浑身难受。


 


  夕阳下两个并肩的少年,一个脸色绯红先转了身跑开,一个愣在原地笑出了虎牙。


 


  跑到石桥上,易烊千玺站住,双手捂着通红的脸往下看着湍湍的河流。


 


  怎么办,我好像知道……王俊凯喜欢谁。


 


  清风拂面,桥上美人面胜桃花。


 


  王俊凯赶回来的时候,那走过无数次的桥上,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像是心灵感应,少年蓦地回了头,两人正好撞上了视线。


  


  心动的感觉席卷全身,两个人都背过身快速跑进了宅邸。


 


  后来的那些天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之间的气氛都怪怪的。直到结业,这种僵硬的关系才有好转的趋势。


 


  那天吃过晚饭,王俊凯向来找易烊千玺说说话。他马上就要进军营了,许是很久都不能再看见他了,怎么说也要来告个别。


 


  顺便,让他等等他。


 


  刚出府便发现了蹲在石桥那头可怜兮兮的人。


 


  王俊凯迅速跑过去,蹲在地上的人脸上赫然一个鲜红的手印,始终没有落下泪的眼眶红红的,睫毛被泪水沾湿,眼睛雾气蒙蒙。


 


  “怎么了?”


 


  “我爹打我了。”


 


  王俊凯没有继续说话,看了一眼紧闭的易家大门。蹲下来坐在易烊千玺旁边的石阶上,把人揽过来抱了满怀。


 


  “没事没事。”听到肩头微微啜泣的声音,王俊凯柔着声音安慰他,“脸还疼不疼?”


 


  “我不想留洋。”易烊千玺小声道,声音里尽是委屈。


 


  王俊凯听了心疼,伸手拍拍他的背给人顺气儿:“那就不去。”


 


  “我……我还说,我想学唱戏。”


 


  王俊凯有点惊讶,跟易烊千玺拉开距离,戳了戳他的鼻尖骂他:“难怪你爹打你,活该!明明知道伯父他最讨厌戏子,你还偏偏要往他枪口上撞!”  


 


  “我只是想做我喜欢的事情。”


 


  就像……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一样而已。


 


  易烊千玺没有告诉他,他还和父母说出了自己喜欢人的名字。


 


  “你没错、没错,是我话说重了。”王俊凯看易烊千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心软了,手忙脚乱地道歉。


 


  易家的宅邸突然打开了大门,王俊凯看着来势汹汹的易家老爷,一声“伯父”还没叫出口,就被人一个耳光打得懵了。


 


  “你滚!赶紧滚!”身体大不如前的易老爷,说完话咳得都直不起腰来。易老夫人站在旁边替他拍背顺着气,满面愁容。


 


  “爹你干什么!”易烊千玺朝来人吼一声,立马回过头去看王俊凯,“小凯你没事吧?”


 


  “没事……”王俊凯用手捂住自己的左脸,惊讶地看着那个向来和蔼的易伯父,“怎么了伯父?”


 


  “我告诉你!我们马上就搬走!你别再想祸害我们家千玺!”上了年纪的男人气得直喘,“就算你是将军的儿子!我们也坚决不会让你们干这种丑事!”


 


  王俊凯仍旧是一头雾水,不解地看向易烊千玺:“这是怎么回事啊千玺?”


 


  “把少爷给我带回房里锁起来,明天一早我们就北上!”


 


  一群跟在身后的易家佣人顿时涌了上来,不管易烊千玺的挣扎,把他驾着回了宅邸。


 


  “等等易伯父!到底怎么了!”王俊凯着急易烊千玺被勒的疼,皱着眉仰头看那一堆凑在一起的佣人。


 


  “你还有脸问?你们王家是这一方霸王,没人敢议论,可我们家实在丢不起这人!”老爷子扔下这么一句话,走进那大宅子里,吩咐佣人关紧了门。


 


  王俊凯就敲着门在易家宅邸外待了半夜,最后被迟迟从军营赶回来的王将军扯回了府里。


 


  “你给我跪下!”


 


  “爹?为什么?”王俊凯依旧不知所以然,听话的跪下。心里只想着刚才易烊千玺看向他的那双湿漉漉的眼睛。


 


  “本来你易伯父打电话到军营说这档子事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个孽子居然还在那易宅外头待了整整半夜!”


 


  “爹我……”


 


  “你不用说了,明天你立马给我到军营报道!”


 


  王夫人听到动静赶紧过来大堂,看着生气的丈夫和跪在地上不知所措:“这是怎么了?说话就好好说干嘛这么大火气?”


 


  “你问问你的乖儿子!他和易家那小子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和千玺什么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千玺他到底说了什么你们这么生气……”


 


  “不要再给我提他!我王家究竟造了什么孽啊!就这么一根独苗还偏偏跟个男人搅和不清!”


 


  王俊凯的脑子顿时炸开了锅,所有的理智随着这一句话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爹你说什么?”王俊凯从地上站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易家那小子!说喜欢你!”


 


  “你……你再说一遍?”王俊凯的耳朵里只剩下嗡嗡的鸣声,心脏想要炸开似的一直扑通扑通地不断加速。


 


  “别再提这件事了!你赶紧给我回房反思!”


 


  王夫人站在一旁看着父子俩的争吵,着急得不行。一向身子偏弱的女人,就那么活生生咳了口血出来。


 


  医生半夜赶到了,还是没能把人救回来。约莫拂晓的时候,王夫人在床榻上断了气。


 


  王俊凯痴痴地坐在王府宅邸外的石阶上,看着石桥对面已经人去楼空的那间大宅子。


 


  脑子里全是医生宣布噩耗时候的话。


 


  “王夫人身体不好,一直以来都是吊着一口气活着……夜里受了凉又受了刺激,这气血上头……已经救不回来了。”


 


  还有易烊千玺那双像是能看透人心的琥珀色眼睛。


 


  一夜之间,物是人非。


 


  王家遣散了多部分佣人,只留下少数几个守着老宅。


 


  处理完妻子丧事的王将军,几天之内苍老了许多。他一直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努力,从手无寸铁搭到骁勇善战,全都是为了能够保护这个他爱的女人,然而现在这些都已经无用了。


 


  王将军带儿子离开的时候,坐在马上也不似从前那么挺拔威风。王俊凯这时候才意识到,父亲是真的老了。


 


  他下了决心进军营,在架马离开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那两座宅邸,和那座青苔布满的石桥。


 


  王俊凯鼻子酸涩,还是扬了扬嘴角:“同居‘清河镇’,两小无嫌猜。”


 


  等我,千玺。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一年又一年,清河镇人去又来。风韵的木质老宅剩下没几座,全是翻新了的砖石宅子。清澈的河水不再,那湍湍的河流里除了污秽,还时不时会飘来鲜红的颜色和残败不堪的尸体。


 


  将军府空了整六年,第七年的春天,老将军战死沙场,新上任的将军携兵马归来。


 


  战功赫赫的年轻将军,身边围绕了更多的莺莺燕燕。偏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王俊凯在镇内走了一圈,还没落家便孤身一人走上了那座石桥。


 


  伸手抚上熟悉的石桥,思绪万千。


 


  “千玺,现在真的只剩下我一人了。”


 


  王俊凯在桥上驻足了良久,始终没有走过桥去。


 


  交错复杂的大小巷子依旧如常,许久没有回来过的王俊凯已经将这些路通向的地方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那条烟柳巷口,他记得很深刻。


 


  那是他和易烊千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王俊凯走近,以前他和易烊千玺坐的地方,两个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儿蹲在那石阶上,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一些事情。


 


  王俊凯一直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直到其中一个小男孩听到敲锣声站了起来,对另外一个男孩说:“你听!戏班子开戏了!听说咱们这又新来了一个顶厉害的梨园班子!挑班唱戏可好听了,是个名角儿呢!”


 


  “是吗是吗!那我们赶紧去听呀!”


 


  “你傻呀,这票是咱们能买得起的吗?”


 


  王俊凯突然来了兴趣,多年面上无笑,想跟小孩子笑着套套近乎还把两个孩子吓得往后连退了几步。


 


  “大、大将军!”男孩儿立马从地上起来,站直了身体叫他。


 


  “听你们说想去听戏?”


 


  “嗯……”


 


  “我给你们买票,好不好?”


 


  “真的吗?”两个男孩眼睛里顿时亮了,圆溜溜的眼珠子熠熠生辉,像是多年前易烊千玺看他的那样。


 


  “走吧。”


 


  领着两个不大不小的孩子,王俊凯走到了戏班子外。


 


  门口摆了一张老旧的木桌子,坐在门口收钱的是位长须的老人。


 


  “麻烦,三张票。”王俊凯先放啷个孩子进去,然后低下身子,将钱放在了桌上。


 


  老人一看到是新上任的将军,哪还敢收钱,立马请着人进去,吩咐给准备一个最好的位置。


 


  “今天唱的……是什么戏?”王俊凯在准备好的阁楼中间座位坐好,扭头问了一声身边伺候的人。


 


  “京剧儿,《霸王别姬》”服侍的人立马躬下身子,“将军放心,我们班子就数这角儿唱的最好了,定让您开心。”


 


  “行。”王俊凯点点头,示意人退下。


 


  霸王别姬。


 


  这是那人最喜欢的一出戏了。


 


  霸王虞姬,天生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依终身,相守至死。霸王性格暴躁却用情专一,始终只爱虞姬一人,话到人世间有百媚千红,独爱你夺目娇艳花一朵。


 


  青梅竹马未到白头老,两小无猜不得齐眉衰。


 


  用在他们俩身上,也再合适不过。


 


  他还在想着易烊千玺给他讲这场戏时神采奕奕的样子,戏也开场了。


 


  扮演虞姬的旦角儿一上场,引来了观众轰鸣的掌声。凤冠霞帔的戏服,跟身材贴合地恰好。衣裙上绣着精致的蝶恋花,蓝白色的云肩外披着明黄色的长斗篷,腰间系着红色绣兰花儿的腰带,红絮儿直直的坠着,只见那人手持一柄长剑,利落地摆好动作亮相。


 


  旦角儿的妆容总是很浓,王俊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台上的那个人。


 


  看直了眼睛的王俊凯,回过神后站起身来快步奔下阁楼。


 


  台上的人也停了动作,隔着人群向他看得动容。


 


  台下听戏的人一阵不满,王俊凯从腰间将随身的枪掏出,扣动扳机向天上开了一枪。


 


  戏园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滚。”


 


  听戏的人们一哄而散,就连戏班子的人也撤了个干干净净。


 


  “千玺……”王俊凯走近戏台子,恍惚间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易烊千玺眼里含泪,顺势而下的泪珠花了妆容。他走到台边弯下身子伸出右手,抿唇笑。


 


  “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王俊凯也笑了,伸出右手把那人拉下来揽进怀里,紧紧环住他的腰不愿放手,像是收获了多年不见踪影的珍宝。


 


  “王俊凯……我爱你。”易烊千玺再也等不了了,这句话藏在他的心里多年,根深蒂固。再压下去怕是要压得他喘不过气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王俊凯将人再抱紧一分,“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易烊千玺靠在王俊凯肩头,提起多年未想起的旧事哽咽出声:“那天爹娘一大早便带我离开了清河镇……北上的路上遇到了战火,爹娘一个都没活下来……我为了安葬他们,便把自己卖进了戏班,班主很好,不仅葬了我爹娘,还葬了所有的佣人……此后,我就随着戏班四处搭戏台唱戏,不想六年后,我又回来了。”


 


  王俊凯安抚地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背,说话间轻言细语。


 


  “我娶你吧,易烊千玺。”


 


  “行啊,王大将军。”


 


  王俊凯派人重新将石桥那边的易宅打扫干净,安排易烊千玺住下,张罗着要办喜事,一时间镇上的红灯笼和红绸子都被王俊凯买了个光。


 


  王俊凯毫不避讳此事,怕委屈了易烊千玺,还派人贴告示宴请全镇,昭告天下他三日后便要娶易烊千玺过门。


 


  佣人们嘴碎,愣是接受不了这男夫人,在装饰婚房的时候便小声议论。王俊凯正好碰上了,也没有与他们计较,只是正色地瞪了他们一眼。


 


  “你们可给我记住了,将军夫人脸皮儿薄,不许叫他夫人,以后通通给我叫易公子,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


 


  等王俊凯离开,刚来不久的小丫鬟又开始嘟囔。


 


  “要说这将军,是真宠这夫人啊,别说这装饰新房这么用心,还特地推了一堵墙新修了一个戏园子呢。”


 


  “你快别说了,将军都特地吩咐过要叫公子了。”年纪稍大一点的佣人到十分注意礼数。


 


  只是这王将军对这夫人,哦不公子,还真是宠上了天。


 


  不仅是吃的用的全是最好的,千金不换一笑的王将军,这脸上的笑意对着易公子的时候也是从来都没断过了。


 


  三日后,将军府大张旗鼓,迎娶易家的小公子。


 


  易烊千玺身着一身红色的新郎喜服,在爹娘的牌位前跪了整夜,随后盖上盖头出了门一去不返。


 


  王俊凯坐在马上威风凛凛,身后是一顶大红色的花轿和两队敲锣打鼓的乐队。


 


  见心爱之人跨出了门,王俊凯连忙从马上下来,扶着他进了花轿。


 


  摇摇晃晃的花轿和挺拔的骏马并行在石桥上。


 


  易烊千玺掀开盖头,撩开花轿窗的帘子,笑着看向骑马走在身侧的王俊凯,浅笑:“王俊凯,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他们经常玩的那个成亲游戏。”


 


  “当然记得。”


 


  王俊凯低头看着易烊千玺笑,想那个时候他和易烊千玺觉着好玩想来试试,可两个人都要扮新郎,最后拗不过那个倔脾气,自己一闭眼盖上了红盖头,对着清河一拜天地。


 


  “那个时候,你是盖盖头的那个。”


 


  “现在,我算是跟你成亲了。”


 


  坐在花轿里的人目光如水,轻声念着那首童谣:“上花轿,过石桥,心儿跳,面儿娇,看芭蕉,夹竹桃,小小新娘睡着了。”


 


  王俊凯身为将军也百无禁忌,跟着念了起来:“过石桥,等花轿,小小新郎蹦蹦跳。”


 


  两个人相视一笑,眉目传情。


 


  “等你来把我的红纱揭掉。”


  “等我来把你的红纱揭掉。”


 


  迎亲队伍在石桥中间停了下来。


 


  两个人对着清河跪下来,一拜天地。


  黄昏时刻,清风微拂。


 


  王俊凯推开了新房的门,微笑着看向床上坐着的人儿。


 


  “以后你的名字就更长了,王易氏……噗。”王俊凯没忍住笑出了声,拿着喜称,迟迟没有挑开那红盖头。


 


  易烊千玺先他一步自己掀开了红盖头,站起来上前吻住了王俊凯的唇。


 


  等到两人都气息不匀的时候,易烊千玺环腰抱住王俊凯:“王俊凯,我们这算不算是大逆不道?”


 


  “我们算不上是青梅竹马,但至少算得上两小无猜。”王俊凯笑,在怀中人的额间落下一个吻,“我娶你天经地义。”


 


  “同居‘清河镇’,两小无嫌猜。”


  两小无猜,此情不老。


  









-end-

评论

热度(1144)

  1. 老干妈方就 转载了此文字
    古风转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