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室友(二十五)

小仙子:

(二十五)你喜不喜欢我呀


随着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完成虚拟实战的一个个任务,时光也从夏末来到了入冬。


离放寒假还有十天,而本学期也只剩下最后一个任务。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想法一致——选择一个难度中等的任务,用一个轻松而愉悦的胜利,为第二学年第一学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取得了第二学年虚拟实战的开门红之后,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并没有被胜利的喜悦冲昏头脑,而是将挑战的难度降了下来,做了十多个普通模式的任务和几个困难模式的任务。不得不说,两人的选择是合理的,《rescue her》任务的完成,除了自身实力,运气也占了一部分。但是属性值的提升不能光靠侥幸,而要靠踏踏实实的进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完成。


十几个普通模式和几个困难模式,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顺利完成,加上《rescue her》这个地域模式难度任务的胜利,两人以全胜战绩占据了卡俄斯二年级第一的位置,属性值更是双双超越了800点,王俊凯属性平均值804.7分,易烊千玺801.9分。


这样优秀的属性值,在卡俄斯学院建校的100多年时间里,都算是翘楚。卡俄斯学院院长Van Descartes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只要易烊千玺与王俊凯能保持这个发展势头,那一直盘旋在Van Descartes心中几十年的关乎阿尔忒弥斯生死的“不可能任务”或许能变成可能。


只是,Van Descartes院长就算再欣喜,也不会将这种希冀轻易地透露给当事人王俊凯和易烊千玺。Van Descartes院长还记得这近十年里,他曾寄予希望的一对搭档,是拥有着无比冷静思维遇到任何问题都临危不乱的Cain和有着一颗大心脏不惧任何挑战Abel,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哎,不提也罢。


 


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一学期时间,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成绩直冲第一,而原本排名第一的Klye和Evens,则是因为《rescue her》任务的失败,倒扣了100分,属性值瞬间就跌到了年级中游。虽然两人在Cain的帮助下,也取得了之后的一系列连胜,但是属性值还是距离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有一段距离——Klye属性值平均分507.1分,Evans503.4分。


如果人能知足常乐,学着往后看,Klye和Evans大概能看到许多双羡慕的眼光——是的,除了易烊千玺与王俊凯,Klye与Evans这两对搭档,卡俄斯其他二年级的学员们都在虚拟实战的世界里苦苦挣扎,成绩起起伏伏。虚拟实战场景繁多,任务刁钻,经过一个学期的洗礼,已经有一半的学员成绩掉成了负值,不得不降到一年级重修了。


可是Klye与Evans不这么想。这两人虽然属性不同,但自视甚高的脾性倒是如出一辙。两人都觉得他们这一对才是卡俄斯学院“理所应当”的第一名,输给易烊千玺他们还勉强能接受,因为在他们看来,易烊千玺的出生和资质也是跟他们一样的“优秀阶级”。可是输给王俊凯?用Klye和Evans和原话就是——“输给一个mute的孩子,米洛斯乡巴佬,真是毕生耻辱。”


这厢边,Klye和Evans对王俊凯恨得咬牙切齿,那厢边,王俊凯安安稳稳睡了个大头觉起床,洗漱完毕,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和面包,又钻进卧室。


易烊千玺从卧室里爬起来,穿了一件粗呢外套——阿尔忒弥斯降温了,空气里有了一些凉意。


刷牙的空档,易烊千玺从门缝处瞧见王俊凯叼着片面包在倒腾一个巨大的机械装置——王俊凯本身已经是一个185公分的强壮哨兵,可那机械装置足足有王俊凯的三个大。


 


今天周日,易烊千玺打算去图书馆借几本古书,临走之前想给王俊凯打个招呼,便凑近门口,轻声问他:“忙什么呢?”


王俊凯一回头,看见易烊千玺,冲他笑了一下,解释道:“还记得大一刚开学时,我们讨论过的‘猜疑链’吗?”


“嗯。你说可以通过血液循环速度、瞳孔扩大比例、心率、大脑皮层活跃区域等输入参数,计算出猜疑概率。从逻辑概念上来说,我觉得方法是可行的。但是当时我想问你技术层面的实现方式,你避而不答。”


王俊凯心里嘀咕,什么叫避而不答,那叫“逗你玩儿”呢。


不过王俊凯内心还是甜蜜的。因为他发现易烊千玺居然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语。那些拗口而晦涩的参数,从易烊千玺嘴里出来,仿佛都变成了美妙的音符。


“这就是实现方式了。”王俊凯拍了拍他身边的机器。


易烊千玺走到机器前,仔细观察机械构造。


机械由两部分构成,上面是一个曲面,下面是一个圆筒。王俊凯在旁边给易烊千玺细心描述:“上面那个曲面屏,是一个复合屏,算是所有感应装置的集成;下面那个筒……”


“是个高速计算器,用来计算从感应装置里接受到的数据,从而得出概率。”易烊千玺顺着王俊凯的话头将后半部分接上。


王俊凯挑了一下眉毛,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易烊千玺的智商和理解力真不是盖的。


“嗯。整体设计就是这样。”


“已经调试完成了吗?现在可以正常运行吗?”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王俊凯自信满满地对易烊千玺说道。


“那试一试吧。”


“试什么?”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思考了片刻,说道:“猜疑器的原理类似于测谎,我们就每人向对方提问一句话,看看机器能不能判断回答者是不是在说谎。”


“这倒是个好办法。”王俊凯点点头,“那你先向我提一个问题吧。”


 


易烊千玺环顾了一下四周,思肘着什么样的提问对于自然人来说是轻而易举,但对机器人来说是比较难以界定的。余光瞟到卡俄斯校园里的落叶,灵光一闪,便对着王俊凯说道:“今天天气很冷,盖亚城都下雪了。”


王俊凯再次在心里感慨了一下自己搭档的聪颖。


在所有的课本和联网的知识库里,“冬天下雪”是个常识。只要温度低到一定程度,空气里的水蒸气凝结,就会变成雪花簌簌落下来。


但盖亚城是个例外。盖亚城是沙漠气候,虽然冬天冷的时候也很冷,但是因为干燥,空气里的水分很少,即便遇到寒流,也只是温度骤降,别说下雪,连下雨都很少。


这种提问,身处盖亚城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是猜疑器能否通过对人的神态举止和生理特征分析出来呢?


王俊凯点了个头,附和着易烊千玺:“嗯,雪下得可真大啊。”


说完这句,两人都密切地注视着那台机器。


几乎是在王俊凯话音落地的时间,猜疑器就亮起了红灯,响起了嘀嘀的报警声。


“反应好敏捷!”易烊千玺忍不住赞叹了一下装置的计算速度和反馈的灵敏性。


“那当然。”王俊凯表示也不看是谁设计的,“好了,轮到我提问了。”


易烊千玺正视着王俊凯,示意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让王俊凯随意提问。


王俊凯将下巴搁在猜疑器的曲面屏顶端,朝易烊千玺狡黠一笑:“易烊千玺你喜不喜欢我呀。”


 


易烊千玺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他怒视着王俊凯带笑的眼眸,无声地吐槽着:王俊凯你可以啊,以公徇私吧。


王俊凯笑得更加灿烂:对啊,我就是以公徇私,你咬我啊。


怎么办?易烊千玺在心中盘算着,瞳孔不能放大。心跳不能加快。体表温度不能增加。保持淡定……深呼吸……对……


易烊千玺深呼吸了一口,用无比平缓的语速说道:“不喜欢。”


 


“嘀嘀”报警声一响,王俊凯笑成了个叉烧包。


在红灯的映衬下,易烊千玺的脸红更加明显了。


他转过身,朝门外走去:“这个猜疑器计算结果不准确。王俊凯你好好改进一下。我去图书馆了。”


王俊凯目送着易烊千玺飞速逃离事故现场的背影,整个人开心地躺在床上,双手捧着脸,内心的喜悦从眼角眉梢溢出来:“我的天哪,原来千玺真是喜欢我的……”


确认了真相,再回忆起点点滴滴,王俊凯兴奋得在床上打滚:“而且红着脸不承认的样子,越想越萌啊……”


 


 


易烊千玺一口气从宿舍楼跑到图书馆,进了图书馆的大门,让人沉稳的墨香袭来,脸上的红晕才渐渐淡去。


图书馆前台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因为信息化时代电子媒介的盛行,来图书馆借阅纸质书籍的人寥寥无几,有时候一天也见不到几个来借书的学生和老师,老人趴在桌子上打着盹。易烊千玺对图书馆驾轻就熟得跟在自己家一样,见老人在休息也就不再打扰,自己刷了指纹就推开内门走了进去。


这次易烊千玺来到图书馆,是想借一些有关食人兽的著作。前几天,有位跟易烊千玺同班的学员的父亲遭受了食人兽的攻击,那名学员请假回去照顾父亲,让易烊千玺突然间思考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食人兽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的。


关于食人兽的研究不多,普遍的观点是食人兽是Apollo大陆某个未知雨林里的物种,因为基因突变而具有了攻击性,再因为某些原因被人从Apollo带到了阿尔忒弥斯。因为没有天敌,食人兽数量迅速增加,导致了现在食人兽泛滥且时不时伤人的局面。


食人兽引渡到阿尔忒弥斯后的发展易烊千玺大概知晓,但是之前的故事,食人兽是如何在Apollo从一种不为人知远离人群的物种变成一种进入城市伤及人类的怪物的历史,易烊千玺在网上查不到,他推测可能是阿尔忒弥斯的网络屏蔽了有关Apollo的任何事情。


电子网络找不到,那就只能从纸质书籍上找找原由。


 


生物学科在二楼,易烊千玺顺着楼梯往上走,老旧的楼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上楼,左转,第二排架子,易烊千玺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没有食人兽的专业著作。易烊千玺只能退而求其次,拿了一本生物进化史和一本遗传变异论,打算拿到楼下刷码。


微风吹动图书馆亚麻色的落地窗窗帘,不经意间,易烊千玺瞥见了一缕银白色的头发。


“咦,那不是……Cain吗?”


原本打算下楼的易烊千玺又折了回来,穿过书架,走到窗边,就看到了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Cain。


Cain显然也发现了易烊千玺。他的目光从窗外收回,看向易烊千玺,淡淡然地打了个招呼:“早。”


“你来图书馆看书?”


Cain打完招呼,目光就落在地上,听到易烊千玺的问话,苦笑了一下:“算是吧。”


“可是你手上没有书。”易烊千玺扫视了一眼Cain。很奇怪,易烊千玺知道Cain很傲,甚至比Klye和Evans更傲,但是他就是莫名对Cain讨厌不起来。或许是Cain在场景里帮过他,也或许是高等级精神向导间的惺惺相惜,但最大的可能性,则是Cain身上总笼罩着挥之不去的悲伤,那种即使得到了全世界也无法消散的悲伤,让他的傲慢不像从内里滋长的毒瘤,反而像不愿让人看见内心悲伤的保护层。


 


“我只是想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发呆。不去想任何事情,也不去听任何评论。”


易烊千玺觉得Cain的说法没问题,可他的表情却又很落魄。


易烊千玺放下书籍,坐到Cain身边。


“你发呆吧,我坐在你旁边看看书。不会打扰你吧。”


Cain似乎对易烊千玺的举动有些吃惊,可是随即就明白了,易烊千玺是怕他孤独而陪着他。


心有触动,Cain主动开口:“你是不是很奇怪,我能读懂你的想法?”


易烊千玺想起在训练厅见到Cain的那天,自己想试探Cain的想法,却被Cain一句“试探是原罪”给顶了回来,连忙点头:“对,你怎么做到的?”


Cain浅浅地笑了一下:“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说法,顶级的哨兵是相似的,但顶级的向导,各有各的不同。”


易烊千玺自然是知道这种说法的。


顶级的哨兵,体能、灵敏度、力度、观察力等都是顶级,所有技能全部精炼,彼此之前不存在任何分化。而向导则不同,精神屏蔽、精神攻击、治疗等技能间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关系,某种技能强则其他技能相应会弱化。易烊千玺兼顾精神屏蔽和治疗已经算是向导界的奇才,大部分向导只能精通其中之一。但是精通了某一技能的向导也是无敌的。卡俄斯学院曾经流传着一个段子,一个顶级哨兵认为治疗向导是个废物,向一名顶级的治疗向导发出挑战。那名优秀的治疗向导接受了挑战。哨兵对向导发出了各种各样强烈的攻击,治疗向导都将哨兵造成的攻击迅速平复。挑战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最终顶级哨兵因为体力不支,向治疗向导投降。


“所以,你的精神技能为……”


“感受情绪。”Cain淡淡地说道。


 


Cain话语一出,易烊千玺登时就明白了。


并不是Cain读出了易烊千玺的想法,而是Cain能感受易烊千玺有强烈的想了解他的情绪。


透过窗玻璃,卡俄斯校园人来人往。


“我明白了,你想躲在图书馆,是因为那些人……对你不友善?”


Cain双手抱膝。


他穿着黑色的毛衣,风一吹来,黑色毛衣的袖子在空中飘扬,显得他愈加单薄:“对于一个杀人犯,能有什么好情绪呢。”


“可是……你并没有杀害Abel。”


Cain用他一双灰蓝色的眼睛盯着易烊千玺,眸子像是云雾里的群山,看不出情感色彩:“你如何能确定,你这与普遍大众不一致的论断。”


“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不会知道《rescue her》是人类与鬼魂同时存在的异世界设定。对陌生人尚且友好,对搭档又怎么可能置之死地。”


见Cain想要反驳,易烊千玺又说道:“而且,在《rescue her》场景里,你提过一句,Abel很喜欢喝法国庄园里自酿的白葡萄酒。你当时的表情带着笑意。撕破脸的人回忆过往不会是那样的表情。”


易烊千玺内心笃定,又重复了一次:“你没有杀害Abel。只是……我不知道当初虚拟实战课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Cain从窗台上跳下来,往楼下走:“有些事,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看着Cain远去的背影,易烊千玺默默补上Cain的弦外之音——只要Abel能懂。对么。


 


周一训练课上,按照惯例,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选了随身物品后,坐上椅子,戴上头盔。


虚拟实战系统挑选场景的间隙,其他搭档都在聊天,唯有易烊千玺跟王俊凯,静默矗立。


易烊千玺是因为昨天的测谎事件,做贼心虚,连看都不看王俊凯。


王俊凯倒也不恼,就笑眯眯地盯着易烊千玺冷峻的侧脸,觉得易烊千玺害羞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系统随机结束后,从几万个场景随机挑选的十个场景像清明上河图一样展现在训练厅的墙壁306度全LED屏上。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易烊千玺想选哪一个,就看到一向淡定的Cai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Klye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选择了某一场景和某一难度,并且还没征求Klye同意就按下了确认键,锁死了一切修改的可能性。


王俊凯惊了。Cain可是Klye请的外援啊,这不是反客为主吗?并且这样的行为怎么看也不像是Cain所能干出来的事情啊!


易烊千玺也注意到了异样,因为他听到了旁边Klye的尖叫。


“Cain,你在干什么!为什么选了这么个奇怪的场景?《Survival》?还选了地狱模式?”


 


所有人都被Klye的尖叫吸引了注意力。


处在视线中心的Cain却没有任何歉疚,相反眼神里带着从容和不屑:“当初我答应你们做外援,只有一个要求,你们还记得么?”


听到这句话,Klye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我说,我可以给你们当外援,尽心尽力帮助你们取得胜利。我不要钱,我只有一个条件——当出现我想要的某一个场景时,我可以自由选择此场景和难度。”


Cain又将目光投向一旁的Evans,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带上了压迫,让Evans第一次觉得,这个Cain,真的是传说中曾经卡俄斯最优秀的向导。他的眼神所传递的威慑,让Evans根本无法反抗。


Evans乖乖选择了跟Cain一样的场景和难度。


 


王俊凯收回目光,偷偷在易烊千玺耳边说:“我看到Cain主动选择了场景《Survival》和地狱模式。我们选什么?”


易烊千玺转过脸来,定定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帮我一个忙。”


王俊凯没有任何迟疑,说道:“嗯,帮。”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我这还没说让你帮什么忙呢。


不过,对于王俊凯的信任,易烊千玺记在心里,继续说着:“我们也选《Survival》场景和地狱模式。”


“嗯?”


王俊凯隐隐嗅出了某种气息。


他看了看易烊千玺,而易烊千玺正在看向不远处的Cain。


 


白色的训练厅灯光下,白色肌肤银色头发的Cain像自带柔光效果的天使。


王俊凯心头一酸。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那是绿色的气息啊。


 


王俊凯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喂,昨天的猜疑器明明白白告诉了自己,易烊千玺喜欢王俊凯呐!


于是王俊凯怀着期望问易烊千玺:“千玺千玺,你选择这个场景,不会是因为Cain选择这个场景吧?”


“你也看出来了?”易烊千玺似乎并未注意到王俊凯声音里的小情绪,“Cain这么主动选择一个场景,一定有什么原因。我对这个场景感兴趣。”


“对场景感兴趣?”王俊凯已经很不开心了,脸都耸拉了下来。


“不。”易烊千玺没看易烊千玺,而是操作着电脑界面,想了想,纠正道,“确切地说,是我对Cain这个人感兴趣。”


 


王俊凯心态崩了。


昨天脑内的bgm还是《恋爱循坏》,这会儿已经开始播放《爱我还是他》。


可说出去的承诺是泼出去的水,谁让自己不听后话就答应帮易烊千玺的忙呢。


易烊千玺已经选择了场景和地狱模式,按下了确认键,闭上眼睛,等待着从真实世界到虚拟世界的转换。


自己爱的人,扎心也要宠。


王俊凯委屈巴巴地跟着易烊千玺进入了地域模式的场景——《Survival》。


 


——tbc


 

评论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