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强扭的瓜不甜你也得给我甜[凯千]

欢愉也添演三分假象:

不要上升。
无脑乱打~
小甜文吧~
各种烂尾~




“不是,你说这人怎么能这么欠揍?”


“我交一个女朋友,他挖一个墙角,怎么的,让我给他先筛选好了,他省时间是怎么的?”


“好看的他要,不好看的他也要,妈个鸡,动一专业那姑娘都大四了没谈过恋爱,他自己想不出问题吗,还要和我抢?!”


“真是,这我要在看不出来他针对我,我就是一瞎子!”


“妈个鸡,我是怎么招惹他了,食品系的和你们广播八竿子打不着,我是怎么入了他的法眼?”


吴磊实在是接不上话,他搁这坐着听易烊千玺抱怨了怎么也有半个小时了,不是他不愿意帮他吐槽,实在是他也没想到一个食品的,口才比他这个广播的都好。


也没准实在是气炸了,到那临界点,“轰”的爆发了。


易烊千玺当时走了眼报了食品系,一身的才艺就这么砸在手里施展不出去了,好在他乐天知命,也没什么太大的抱怨,也就没重考,直接进了。


王俊凯是那天接待他的学长,当时第一眼看过去,易烊千玺还有点发怵,桃花眼明明适合眉目含情,偏这家伙眉峰犀利,硬是端出股子生人勿近的意思。


他也不是什么自来熟的人也就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叫了声学长,准备听个安排,可那家伙抬眼瞅了下名单,像是疑惑,细细打量了他一番,问了句,


“食品的?”


尾音上扬,这语气可一点也不正经,和他之前的形象反常太大,易烊千玺听了直接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好好的,怎么做了厨子。”


“……”


你才是厨子,你全家都是厨子。



易烊千玺说不出反驳的话,就盯着他眼睛,恍惚间看见些促狭的笑意,可定下神细看又是清清冷冷,什么也没有,公事公办的样子。


心里再怎么腹诽,好歹也是学长,他也不敢造次,老老实实收拾了东西,搬进了宿舍楼。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碍不着谁,王俊凯莫名其妙参与他们军训了。


军训是有学长学姐管,可也不是这么个跨专业跨学级的法,易烊千玺打早上一看他就知道事情不对,可也没想到会专门冲着自己来,就把帽檐往下拉了拉,挡住了半张脸。


“诶,那排头,帽子戴的不对,往上拉点。”


WOC!


“叫什么名字?”


“……”


易烊千玺看得出他眼里促狭的笑意,就明白这家伙就是来找事,他根本就记得他的名字,搁这装什么不认识!


“易烊千玺。”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还是老老实实压住那口气,中规中矩的做了自我介绍。


“这名字不错,你姓易烊?”


这家伙故意的!


“我姓易。”


“哦,”


他意味深长的把那个音拖了好长,这才接出下一句话,


“表演个节目吧。”


“学长,快训练了。”


“没事,还有时间,你要不表演的话,全班训练时间延长。”


WTF!


他要打人!


他带着压抑的怒火瞪那家伙,发现他笑的一脸淡定,人畜无害。


切,笑面虎!


好在军训只有两个星期,折磨的时间不长。不过这期间他的名字传的是沸沸扬扬,谁都知道食品系有个好看的家伙,姓易不姓易烊,跳舞唱歌都贼六,一嗓子苏音,一开口你就能给跪了。


这个知名度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处,学校街舞社没怎么联系就自动找上门来了,那哥们抓着丫的手,


“你加入我们街舞社吧。”


“我再……”



“没事,街舞社社长就给你当了。”


“我……”


“你就帮帮我们吧,最近这几年都没什么人加入了,社费都收不起来了。”


眼看那学长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就要和他哭诉这三年来他的坚持不懈,易烊千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不加入好像都不行了。


刚答应第二天这就来事了,音乐社说要和他们一起组个节目,歌舞表演,易烊千玺差点在餐厅摔了盘子,什么玩意儿,说的好听,歌伴舞,妈个鸡,就是让他舞蹈社白当苦力去伴舞。


可其实要但这样他还不怎么生气,他生气的是,他看见了名单上音乐社那社长的名字。


王俊凯!


真真是阴魂不散!


要说这时候,易烊千玺对他没什么好感却也不至于那么气急败坏,半夜里和吴磊说他坏话,实在是之后他干的事太特么损了。


易烊千玺有腰伤,练舞多年的老病,发作起来话都说不利索,那天排练的时候,猝不及防那疼就窜到了脑子,疼的他脸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离他最近的是王俊凯,那家伙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他走过来扶他起来,易烊千玺的感动还没持续两秒就被他打破了。


“颠勺闪着腰了?”


“……”


妈个鸡,他刚刚脑海里闪过的“学长其实还不错”这个念头他这辈子不会想第二次!


心里腹诽还没停,易烊千玺就觉得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腰,找准了个穴位不轻不重的按了一下,酥麻就那么从那个穴位传到了全身,幸好他及时闭了嘴,不然差点直接喊出来。


“不疼了吧?”


何止是不疼,还有点爽!


可这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易烊千玺清了下嗓子,模模糊糊说了句,


“就那样吧。”


头顶王俊凯低笑出声,易烊千玺差点耳朵就红了,丢人丢个彻底。


那之后关系没怎么前进,易烊千玺却也不再像之前那么不待见他,大学里事情不少,更何况两个人不仅是社长还有别的事务在身,这样一来,两人没怎么见面,倒也相安无事。


直到,易烊千玺找了女朋友。


广播的系花,吴侬软语说的是撩人心肠,人家姑娘芳心暗许,先告了白,易烊千玺说什么也没有拒绝的原因,其实也主要是他想试试在大学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如今机会来了,各方面条件来的好,他也就顺其自然,没怎么顾虑。


谈了三天,这才三天,小手没牵,小嘴没亲,小姑娘哭着给他打了电话。


“呜呜呜,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不是你先别哭啊,把话说清楚。”


“我喜欢上别人了,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移情别恋说的难听,可他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喜欢和不喜欢这种事情哪能强迫,他也就温声软语劝了几句,最后嘴贱问了那么一句,


“你喜欢上谁了?”


那姑娘娇怯了阵,这才吐出个名字,


“广播的,王俊凯。”


易烊千玺接下来的祝福全噎在喉咙里,直接挂了电话。


又是他,和他沾上边就没什么好事!


怎么那家伙就跟个尾巴一样他到哪儿都有他,心里气不过准备翻通讯录找个人吐槽,居然还看见了王俊凯的手机号被他设置在了最上面,W开头的不靠前,这不要脸的就在自己名字前面加了个A,真是活久见。他就知道,节目表演前他还看见他手机被他收起来,怎么表演完了就丢了要借他手机打电话,旁边都有人伸出手要借给他了,他不偏不倚的朝自己伸过手来了。


不过这下正好,他正好给那家伙打电话出气。


“喂!”


对面听他火气这么大,好像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


“千玺,有事吗?”


语气温顺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易烊千玺翻了个白眼,根本不打算留情,质问的话一股脑说出来,


“我女朋友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朋友妻不可欺啊,这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好意思吗?我告诉你……”


接下来的念叨他还没来及说出口,就被王俊凯又硬又冷的声音打断了。


“其一,她现在是我女朋友,其二,你不是我朋友,我们不存在什么朋友妻不可欺,我这只是公平竞争,各凭本事。”


这话说的是无比欠揍,可到底是广播的口才好,易烊千玺张了张嘴,反驳的话愣是没说出来,沉默的挂了电话。


擦,广播的口才好了不起啊,以后小爷躲着你们走还不行吗?!


他把眼神暗下来,他才没有什么因为那家伙说他们不是朋友而产生的挫败感呢。


之后陆陆续续所有的交往都被那家伙搞黄了,到后来好像大家都默认了一件事。


“哎,这俩人真是哥俩好啊,女朋友都是你用完了我再用,佩服佩服啊!”


这还不算完,之后的才叫奇葩。


兽医专业的姑娘拎着只猫就来了,先是大大咧咧往他床上一坐,这就直入正题了。


“我喜欢王俊凯,可我追他他不答应,那没办法,你先答应我,不真干嘛,我就是想和他处对象。”


眼看易烊千玺眉头皱起来,那姑娘还豪迈的拍了拍胸脯,顺便撸了把猫,


“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这猫,送你!”


“……”


他还真答应了,还充满诡异心理的给那只猫取了了名字叫“社长”,天天拿逗猫棒逗得它上蹿下跳。


之后易烊千玺就明白了王俊凯诚心找他不舒服,女朋友也没再找,两人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月,易烊千玺正因为街舞社招人的问题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王俊凯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那什么,你不会开始喜欢男的了吧?”


怎么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还觉得王俊凯语气里带着点雀跃呢?


“怎么可能。”


“那你怎么一个月都没找女朋友了,这不符合你的性格。”


诶不是,我什么性格啊?花心大萝卜?


“拖您的福,我暂时是不想谈女朋友了。”


“哦,”


怎么听对面还有点怅然若失的意思,刚想开腔,那哥们又说话了,


“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女人是老虎,还是学习重要。”


擦,您可别说您抢我女朋友就是这么个奇葩理由。


“你可别辜负了我的苦心啊。”


易烊千玺一口凌霄血喷出来,挂了电话。


太惊悚了,那最后那个幽怨的语气,怎么搞得好像他始乱终弃一样。


事情到这,俩人还是那不咸不淡的关系,两个系本来就天差地别,两人又事务繁忙,没多大交流。


可到底是易烊千玺想的简单,王俊凯那家伙重修了,耗时间耗功夫,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就这么做了。


高数课上碰见他,易烊千玺吃了一大惊,不知道怎么打招呼,下意识喊了声学长。


那家伙欠揍的把虎牙笑出来,兴高采烈的“哎”了一声。


易烊千玺磨了磨牙,手才控制住没一拳捶上去。


高数枯燥乏味,易烊千玺停下笔扭扭脖子,转转身体正好看见了坐他后面的王俊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大惊之下猝不及防扭了腰。


这也太衰了,易烊千玺叫苦不迭,整个身子都蜷缩起来了缓解那点疼,这边王俊凯看他神情大变趴在桌上还以为他害羞了,往前凑了凑身子,声音就那么的进他耳朵里,


“怎么被人看一看就害羞了,好歹也是被那么人盯着表演过节目的人,这么怂啊?”


话里夹杂的笑意太明显,易烊千玺没办法忽略,颤着手朝他比了个中指。


王俊凯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和他旁边的人换了座位,手搭在了他腰上,隔着衣服易烊千玺都能感觉出来王俊凯在憋笑憋的浑身发抖,没好气的闭上眼睛,索性也不抵抗了,


“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不是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也能扭了腰,你这还当厨师呢,腰不行,小姑娘都不要你。”


“是是是,我哪里比的上您啊,全世界的小姑娘都喜欢您!”


被他揉的舒服了些,他力气也回来了,就把王俊凯手打掉,粗声粗气说了句,头扭得更远,不肯看他。


王俊凯的手试探了下,这才接着按住穴位。


“生气了?”


“哼!”


易少爷鼻孔里出气,压根不理他。


“不是,你别生气啊,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这样认真服软的王俊凯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易烊千玺扭过头看他,眉峰蹙在一起,像是第一次看见他。王俊凯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手上力度增加了些,带着股子怯生生的意思告了白,


“易烊千玺,我喜欢你。”


这消息不亚于凭空闪了个雷,易烊千玺被炸的外焦里嫩,连带着说话都不利索了,他把手放王俊凯脑门上,认真说了句,


“也……也没烧啊。”


“……”


不知道怎么回到宿舍的,反正脑子混混沌沌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他躺在床上,在数了第九百二十一万一千一百二十八只羊后还是睡不着之后,拨了王俊凯的电话。


“你是怎么想的?”


“就喜欢你啊。”


“这位大侠我是一点也没看出你喜欢我,你说针对我,故意找我茬我还看的出来。”


“我没有。”


“新生接待是怎么回事?”


“我想你记住我,想逗逗你。”


“军训?”


“你的才华不能就这么埋没了,金子是早晚都会发光,可也得有人看出来他和别的石头不一样。”


“女朋友?”


这问题一问出来易烊千玺都觉得多余,可还是想听他回答。


“我喜欢你,自然看不惯你身边有别人。”


“你说我们不是朋友。”


“……我怎么甘心和你止于朋友。”


易烊千玺顿了两秒,握了握手机,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你第一次来这里,看见接待处那对家伙打打闹闹时的那个笑。”


“你可别说是什么一见钟情。”


“是。”


“强扭的瓜不甜。”


“可我都强扭他了,就不在乎他甜不甜了。”


易烊千玺刚想反驳,就听门口“咔哒”一声,门开了,声音从那里和手机里同时响起,



“更何况,我强扭的瓜是你,不甜也得给我甜。”


回忆到此为止,易烊千玺愤愤的喝了口水,那家伙吻他的感觉现在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往桌子上墩了下水杯,问旁边坐的吴磊,


“他是不是特别欠揍?”


吴磊明白这准是又被王俊凯占了便宜,亲了小嘴摸了小手,搁这愤愤不平呢,心里一劲儿腹诽,欠揍的了不得你还整天和他黏糊在一块,整天泡一起,没见你烦他。


要说这易烊千玺烦他,那根本不可能,吴磊和他从小发小,什么时候见那家伙的腰让人碰过,不经意露出来的梨涡,注视着的又透又亮的琥珀瞳,闲着没事就看的朋友圈,连那只猫都确切起了个名字叫“社长”,易烊千玺的喜欢藏的肤浅,任谁细看都看得出来。



吴磊不准备搭腔,琢磨着时间也快到了,果不其然,王俊凯来捞人了。长臂一展,就结结实实把那家伙抱进了怀里,吴磊忙点开手机,省的闪了眼睛。


“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你滚,谁和你回去!”


“我保证再也不在排练场亲你了。”


感觉视线扫过来,吴磊有些庆幸自己早早的戴上了耳机,装听不见。


易烊千玺象征性的推搡了两下,两个人就这么走了,吴磊看了看自家已经睡着的拉布拉多,琢磨着是时候给它找个女主人了,不然在这么下去,他吃的伙食就该和它差不多了。

评论

热度(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