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无花果

森疼:

叮咚!新文派送完毕,请注意签收




#看文权当消遣












“除非他王俊凯眼瞎。”易烊千玺从卧室趿拉到客厅,将手机架在客桌的花瓶上,又随手在旁边的果盘里拿了两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吐槽,不时往屏幕看几眼。




“这么些年了,我对他怎么样他心里没点数?”




许清在屏幕这边后脑勺直掉汗,通话时间已经有十几分钟,他的数次打断都没见到成效。他捂着头悄悄往旁边看了一眼,见他们讨论的对象竖着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面色沉重地盯着屏幕,只好又把头慢慢转回去。




“谁家的兄弟能做成这个样子?我他妈要不是对他有意思……”易烊千玺说到这里,不知道是委屈了还是被橘子酸到了,突然低下头摆弄着橘子皮不说话。




许清见他终于闭嘴,长舒了一口气:“行了玺子,这件事以后再说。”




易烊千玺静了很久,久到许清以为他真的准备以后再说,正打算挂了视频结束这个修罗场,易烊千玺才说话。




他头也不抬,低声说:“老子要放弃那龟孙子了。”






橘子皮在手上折的皲裂,渗出的汁水酸酸地,黏在他的手指上,还泛着绿。他将橘子皮往桌上一扔,用了很大的力气,仿佛橘子皮就是那个“龟孙子”。




四年了,许清从不曾听过他说放弃这两个字。




许清握紧手机,被吓这一跳,他甚至忘了身边还有人,他愣了几秒,小心翼翼地问:“怎么突然……”




问到一半,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替兄弟高兴,想通了是件好事儿,他们俩本来就没有多配。王俊凯面冷心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易烊千玺总免不了热脸贴冷屁股,没必要。要不是因为一个情字,谁比谁优秀还说不定。




但一看屏幕那边易烊千玺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又高兴不起来。






“别为难自己,”许清想了想说,“你自己开心就好。”




“贼开心!”易烊千玺终于把头抬起来,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老子想了很久了,王俊凯要装不知道,就让他装去吧,老子不伺候了!”




“今天终于下了决心,贼鸡儿轻松!”




“……”




许清见他两脚搭在台几上,一副说出的话与自己无关随意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几口气。他把手机离的远了一点,正要开口安慰,却看见对方突然把腿撤下凑近了屏幕,问:“你身后墙上那幅画……”




许清身体诚实地转了半圈,这才惊觉手机拿的太远,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不是我挂在王俊凯家的吗!”




“艹……”许清怨闷的拍了一下头,侧过脸给了旁边人一个眼神表示歉意。






王俊凯仍旧毫无表情的盯着屏幕,许清得不到任何反馈,只好选择破罐子破摔。




“你在哪里?”




“你他妈大半夜去他家干什么?!”






易烊千玺气到发狂,再怎么质问也没有用了,他看着屏幕里许清一脸猪肝色,冷静了一点心存侥幸的问:“王俊凯在旁边吗?”




光看他不说话转头寻求帮助的样子就知道了。




“……”




许清咽了口沫,手里发烫的手机不知道怎么拿才好,他开口解释了一句:“接视频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了……你听不进去我的话。”




说完场面就静了。




“行了,”第一个作出反应的还是易烊千玺,他深吸一口气,放下了剑拔弩张的架势,盘腿坐在了沙发上,“正好,我要说的话你也听得差不多了。”




他的眼睛虽然盯着屏幕那头的许清,话却是对王俊凯说的:“我喜欢你这么些年,你要真不知道是你眼瞎,你要是装不知道,我只能说你混蛋。”




“不管怎么样,轮不到你再嫌我了,你那小青梅也快回来了,祝贺你。”




屏幕里看不见王俊凯的身影,许清被这修罗场似的气氛憋得大气不敢出,他偷偷斜眼睨王俊凯,见他抿着嘴面色冷的像要滴出水,仿佛那个单恋四年不成反被嫌弃的人不是易烊千玺而是他一样。




易烊千玺总以为王俊凯会说句话,但等了几秒也没等到声音,于是自嘲般的笑了两声,掐断了视频。




“得了,拜了您!”




这是他最后说的话。






屏幕黑得猝不及防,许清诶了一声再次转头,朝王俊凯晃了晃手机,示意对方已经挂了。






王俊凯终于说话了。




他皱着眉,失忆了似的,问许清:“他刚才说什么?”




“……”




易烊千玺要是知道这边是这个情况怕是要气死。




许清忍不住替兄弟感到委屈,他没好气的说:“易烊千玺,刚才是易烊千玺你知道吧?他说要放弃你了,他喜欢了你四年,以后不想喜欢你了,你不用再烦他。”




“哦,对了”,跟易烊千玺混了几年,许清的毒舌功力也毫不逊色,他继续道:“他还说郝丽丽就要回来了,他祝你们幸福,白头偕老,互相祸害。”




王俊凯从不跟人贫,易烊千玺的话他听的真切,十几分钟,每一个字都听清,每一个字都听懂了。




他只是有些不懂——




“谁说我烦他了。”










与王俊凯再见面的时候,是在前情敌郝丽丽的回国接风宴上。




那时易烊千玺正在和郝姑娘聊天。




郝丽丽大概是从许清那边得到的情报,易烊千玺刚到,她便撇下了闺蜜好友凑到他身边,毫无顾忌:“听说你要放弃王俊凯啦?”




易烊千玺忽略她语气中的惊喜感,他在家里躺了好几天,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有气无力的回道:“不是要,是已经放弃了。”




“为什么?有原因的吧?”




被迫想起王俊凯,易烊千玺莫名有些烦躁,他啧了几声,一把捞起面前桌子上的酒灌进肚:“千年铁树不开花,我能有什么办法。”




“是啊。”郝丽丽想想,自己也端起一杯酒来喝了,她与易烊千玺做了几年情敌,有些莫名其妙地惺惺相惜的认同感,听说易烊千玺放弃的时候她挺高兴,但一想起王俊凯的冷漠态度,也开始觉得没什么意义。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放弃了。”




易烊千玺已经一杯酒下肚了,他把杯子一放,伸手搂住郝丽丽的肩:“放弃吧放弃吧!我告诉你,我现在巴不得王俊凯长命百岁——”




“孤独终老!”






“嘘嘘嘘”周围朋友太多,还有很多是原本就不知道他对王俊凯的心思的,郝丽丽提醒他小声一点,才说:“我还是坚持坚持吧,毕竟少了一个情敌,怎么说也不能辜负你的好意。”




“哼,”易烊千玺白了她一眼把胳膊撤下:“再给我一杯酒!”




“你已经喝了一杯了,不能再喝了。”




“我失恋了,需要借酒消愁。”易烊千玺脸一耷拉,起身就要去别的桌子上拿酒,郝丽丽提醒了一句他身边的人,旁人将酒拿下来,他又去抢。






就是这个关头,王俊凯出现了。




比易烊千玺反应更快的是周围的几个朋友,王俊凯刚推开包厢的门,他们就一副来了救星的样子:“俊凯快来管管,今晚倒下没人送他回家!”




易烊千玺的眼光大概只在他身上停了一秒,他顿了一下,酒也不抢了,松了动作转身回到开始坐下的地方。




他从没有过这样对王俊凯的时刻,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郝丽丽说了几句打了个圆场,大家又看见王俊凯朝着易烊千玺的角落走过去了,才各自玩各自的。








“好久不见了。”




沉默的坐了很久,王俊凯突然说。




易烊千玺并没有说话,他把脚搭在桌子上,整个人窝进沙发里玩手机。




没有得到回应,王俊凯又默了一会儿,易烊千玺用余光往旁边瞥了一眼,看见他正屈着手指在自己的裤子上划圈。




难得看见永远正襟危坐精英面瘫男的小动作。




易烊千玺心不在焉滑着手机,又听见他说:“有九天没见了。”




易烊千玺抓紧了手机,脑子里空白了一瞬。




随之而来一股怨气。




他当然知道有九天没见了,预备失恋的那一天他休的年假,总共十一天,还有两天就要上班了。






他在家里整整躺了九天。




他不能自欺欺人,突然说放弃可能是真心的,但突然不喜欢一定是假的。










易烊千玺喝的那一杯酒已经开始上头了,他把手机放下,脚放下,转头与王俊凯对视。




“你想说什么?”他问。




王俊凯眼神深邃,至于里面藏着些什么想法,易烊千玺从来都看不懂,他只能听王俊凯怎么说,他说了,那就听着,他不说,就是他烦了。




王俊凯并无闪躲,但他只问:“怎么没有找我?””




“找你干什么?”易烊千玺扬着脖子反问。




王俊凯仍旧面无表情,只有那双眼睛,能稍微看出一些他情绪的变化。




“我说了,你也听见了,”他不说话,易烊千玺便继续,“我以前缠着你,其实是因为喜欢你。时间够了,不想喜欢了,就放弃了。”




“既然都放弃了,也就没什么好见面的。反正我也不缺兄弟。”




他说完,王俊凯动了几次嘴皮,最终才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易烊千玺打断他,“四年了,你不知道我对你有意思?”




“不知道你丫还躲我躲得那么厉害?”




“有几次信息电话你回了?”




他在家里想了九天,越想越觉得他是装不知道。




“有次醉酒求你送我回家,我没醉透你知道吧,一睁眼看见你的表情,心凉了一半。”




“我那次是替你挡酒,我酒量差,但我见不得你喝多了难受。”




“我以前只能喝一杯,现在不是能喝两杯了吗。”




“你对朋友那么好,你要是不知道,不至于对我这么差。”






刺得最深的那几根针终于还是拔出来了,易烊千玺越讲越委屈,加上烈酒上头,讲到最后眼圈都红了,王俊凯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小动作也没有了。




“烦死了!”






看吧,王俊凯永远都是这样事不关己的状态。




易烊千玺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想再在他身边待,他随意抹了把眼睛,站起来往别的圈子里走。






王俊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没来得及跟着起身,等到追上易烊千玺的时候,那人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捞了一杯酒喝进肚,整个人直往地上倒了。






好在有人接住了他。




“我靠!又倒了!”旁边老朋友无奈大喊。




组局的郝丽丽也过来了,她自认心大,决定今天把自己追求的对象留给前情敌,所以才一直没有过去,没想到半个小时还没到,场子还没热起来,易烊千玺就喝多了。




“不要给他喝第二杯酒,这不是你交待给我们的嘛!”郝丽丽无奈看向王俊凯。




大家也纷纷商量:“这可怎么办?把他扔在这里睡还是送回去?”




“要不喊许清来接他回去?”




王俊凯还是没说话,他皱着眉将易烊千玺从别人的怀里接过来,帮他把衣服整理好了,搂进自己的怀里。




“我送他回去,你们玩。”




“好好好。”






一伙人忙不迭将易烊千玺送了出去,郝丽丽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个场面有点不对,但一想,易烊千玺比她要可怜得多,于是也心大的放他们走了。




王俊凯只进去坐了十分钟,滴酒未沾,他将易烊千玺放在副驾驶座上,替他寄好安全带,挂挡走人。






易烊千玺的家离的并不远,王俊凯将车停在楼下,按把他抱进车里的程序原样把他抱出来,架着他上楼。




这一套动作早已轻车熟路了,王俊凯很轻易的摸到他家的钥匙,他扶着易烊千玺进门,门内的景象却没有预料到。




客厅的台几上扔满了酒瓶。




王俊凯怔了两秒,一股奇怪的酸涩感裹紧了他的心脏。




按照易烊千玺的酒量,这么多空酒瓶,他九天来不知道醉了多少回。




王俊凯看了一眼怀里的人,索性一用力将他横抱起来走过杂乱的客厅,送进了卧室。




卧室并不比客厅整洁多少,跟他以前的生活习惯都差了太多。




王俊凯帮他脱掉外套与鞋子,又替他盖好被子,自己却没有走。




醉酒之后的易烊千玺最为安静,他只闭着眼睛乖乖的睡,偶尔喊他的时候他还能应一声,轻轻说“嗯”,很是挠人。






王俊凯坐在床边看他。




房间里很安静,易烊千玺睡得熟,王俊凯喊了他的名字,只听见绵长均匀的呼吸声。




“我知道一点,但是不敢确认。”




王俊凯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突然说。




“因为不能确认,所以才那样对你。”




易烊千玺若是这时候能醒,一定能看见一个与他记忆中不一样的王俊凯,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但易烊千玺只是在他的手心里无意识的蹭了蹭,然后继续熟睡。




王俊凯看了他很久,最后才把手拿开,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不要放弃我。”




房间里最终听见这一句话。








易烊千玺醒来的时候,屋外已经天光大亮了。




醒酒之后熟悉的难受感使他没来得及分心去想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他翻身起床,拿着浴袍就去了浴室。




冲完澡之后舒服不少,易烊千玺从浴室里出来,才发现家里有些不一样。




随意扔在桌上地上的酒瓶不见了,沙发上的物件摆放的很是整齐,客厅收拾的干干净净,连垃圾桶里的垃圾都倒了。




怕是田螺姑娘来了,易烊千玺抓着浴巾想。




不过冲了个澡,郝丽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易烊千玺以为她来埋怨自己昨晚醉酒回家的事,刚准备道个歉,就听见那边雷声般大的哭声。




“呜啊啊啊啊啊千玺!王俊凯今天明确拒绝我了!”




易烊千玺愣住了:“啊?”




“他一大早来我家,问我是不是喜欢他,”郝丽丽抽泣了两声,“我还以为他要跟我在一起呢。”




“谁知道……啊啊啊啊啊……他说他有要追求的人,让我不要再喜欢他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小妖精啊!”




“……”




郝丽丽还在电话那边哭嚎,易烊千玺却一句都听不进去了。




他握紧了手机,眼神没有聚焦,但又不知道能想些什么,最后他动了动嘴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蛮好的。”他说。




不知道是怎么挂了电话,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锁屏页面了,易烊千玺扯了扯浴巾,坐在了沙发上。




没什么好难过的,他想,我已经放弃他了,不需要他敲响我的门,告诉我——你不要再给我造成困扰了,我有我的爱人。




还是我比较酷,他掐了掐手心。






天花板看的人头晕眼花,易烊千玺躺在沙发上,索性闭上了眼睛。




大概过了几分钟,门铃却响了。




周末半上午来的大概是许清,易烊千玺这么想着,于是也不在意自己还穿着浴袍,他只随便拨了拨头发,就扔下手机去开了门。




没想到门口站着的不是许清,而是王俊凯。




“我去!”易烊千玺脑袋发晕,“我已经放弃了,不需要专门来告诉我吧?!”




“……什么?”




王俊凯有一瞬间的茫然。




“没什么。”易烊千玺平静了一下,余光瞟到他手上还拎着袋子,上面印着某餐厅的标识,于是狐疑着问:“有什么事吗?”




“吃早餐了吗?”王俊凯果然提了提手上的袋子,问。




“……”




“吃了。”易烊千玺回答他。




王俊凯显然不相信,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于是他推了推门,自己越过易烊千玺走进去,说:“再吃一点吧。”






易烊千玺转身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的背影,但最终也只是摸了摸肚子,跟着走过去了。




“家里的酒我都帮你收起来了,”王俊凯把早餐摆好,突然说,“你酒量不好,喝多了伤身体。”




易烊千玺愣了愣,看了一圈客厅,才说:“昨天晚上是你送我回来的?”




“嗯。”王俊凯点头。




“麻烦你了,”易烊千玺坐在餐桌前的凳子上,低着头拍了拍腿,做了一个掩饰的动作,“怪我没有跟他们说清楚,我以后都不会在你面前喝酒,你放心。”




王俊凯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很长时间没有讲话。




屋里突然一片安静,易烊千玺抬头扫了他一眼,看见他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王俊凯捕捉到他的眼神,索性停下了手上动作,站好,沉着声说:“我不喜欢你喝酒,不是因为不想送你回家,也不是嫌你烦。”




王俊凯太少有一句话说这么多字的时候了,易烊千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回他。




只听见王俊凯继续说:“我怕你喝多了难受。”




“……”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易烊千玺顿了几秒,突然发笑,“你疯了吧,今天来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我已经不在乎……”




“有意思,”王俊凯走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要明明白白告诉你,我要开始追求你了。”




……




“你他妈真的疯了!”




易烊千玺全身发抖,他狠狠拍掉了王俊凯的手,看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又忍不住掀翻了桌上的早点。




“滚出去!”




他指着门口喊。






半上午的早餐到底还是没有吃成,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出门,走之前看见他深深的望了自己一眼,但他实在太气,越过了餐桌在沙发上坐了许久,才感觉冷静了一点。




怒气散了之后,有一股心酸的感觉席卷而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实在了解王俊凯,大概会觉得他是在侮辱人。




易烊千玺捂着眼睛瘫软在沙发上。




“习惯真不是个好东西。”他喃喃道。












“我要出国了。”半个月之后,易烊千玺盯着黑眼圈去找许清。




“你开玩笑的吧。”许清满脸的不信。




“真的,”易烊千玺将手机里的通知翻出来递给他看,“海外的分公司,需要人过去。”




许清皱着眉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确认他说的是事实,才提高声音道:“为什么是你?”




“我自己申请的。”




“你有病?”许清有些激动,“玩玩可以,出去工作,一待就是一年,你一个人在那边扛得住?”




“有什么扛不住的,”易烊千玺从他手中拿过手机,“我都多大的人了。”




“你爸知道吗?”




“知道,”易烊千玺笑笑,“他很乐意让我过去。”




“……那你妈”,许清顿了顿,“阿姨的……”




易烊千玺接过他的话:“我妈躺在那里,每天吹吹风晒晒太阳,过得比我还要好。等到日子到了,你就帮我去看看她……再说,我又不是不会回来。”






“是为了王俊凯吗?”许清最终问。




易烊千玺没有说话。




“王俊凯已经……”




“那都是因为习惯,清子,”易烊千玺知道他要说什么,早先一步做了解释,“要是有一个人这么缠了你四年,突然不缠着了,你会怎么想?”




“他要是真的突然醒悟过来,发现自己喜欢我了,那我以前那四年算什么?”




“我不能再作践自己了。”










许清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好接受了他要出国这个现实。




这个消息原本易烊千玺没想告诉王俊凯的,他在躲着王俊凯,除了跟许清说的那些理由,他还有些怕。




他不能否认还爱着王俊凯。




因为还爱着,所以在他一次次接近的时候会有心动和紧张,有时候他甚至想,管他是因为喜欢还是习惯,在一起算了。但想过之后,还是觉得这样太对不起那四年时的自己。




所以他熬了几个夜晚,决定去国外的分公司。




护照与工作安排等事宜很快就解决了,易烊千玺走的时候悄无声息,送机的人除了易父和许清,再没有第三个人。易烊千玺与他们俩告别,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踏上异国土地的那一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公司有接机的人,一切住址出行也有安排,工作在下周才正式开始。






住的地方还不错,易烊千玺给父亲与老友各自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又拒绝了下属说安排晚宴的提议,从下午一直躺到了第二天。




半夜的时候才睡着,一大早就被门铃声吵醒了。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倒回,易烊千玺甚至忘了自己已经出了国。








“这样做的话,可能你会比较相信我。”




易烊千玺还在愣神的时候,门口的人已经开始说话了。




“你刚申请出国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但我还是办好了护照。昨天的飞机,我就坐在你后面的第三排,你没有看见我。”






“千玺,你要狠心的时候,还真的挺狠心的。”








王俊凯没有风尘仆仆的样子,但脸上还是有遮掩不住的憔悴感,易烊千玺站在他面前,听他讲话,心里五味杂陈,许久才理出头绪。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想问。




但他只是说:“你最近话怎么……变得这么多。”




王俊凯不仅话多了,竟然还笑了。




易烊千玺差点起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总说我以前躲着你,但你想想,我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对你的。”王俊凯就站在门口,也不进屋,继续与他说话。




易烊千玺想起那四年的光景。




他当然有对他好的时候,那些片刻,让他放进心底,回味了一遍又一遍,才坚持了四年,才让他舍不得放手。




“我真正开始躲着你,是两年前我们和郝丽丽的朋友见面之后。”




易烊千玺满头疑问。






“她有个男性朋友是同性恋。”他继续说。




好像,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他们还跟那个人以及那个人的男朋友一起吃过饭。




“他带着他的男朋友和我们一起吃饭,你总偷偷看他们,结束之后我问你怎么看待他们……”




他说到这里停了停,易烊千玺却随着他继续回忆,怎么看待他们……他记得那时候王俊凯的表情并不好,他以为王俊凯嫌弃这种关系,他怕暴露自己,怕王俊凯知道自己的心思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于是他说了什么?恶……恶心?






“你说,很恶心。”






王俊凯看着他:“在那之前,我曾想和你在一起。”




“……”




“不是这样的……我……”




我能解释的!这句话他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因为那时间已经过去了。








易烊千玺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发麻,他从没有想过,他无意识掩盖的,除了自己的真心,还有王俊凯的真心。




王俊凯刚开始的时候是怎么对他的?他们是不是有过一段相处融洽又默契的时光?他有没有从王俊凯的眼中看见不小心泄露出来的爱意?






他们原本不需要纠缠这么多年。




易烊千玺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眼圈有些泛红,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千玺。”王俊凯喊他。




易烊千玺抬起头,听见他温声说:“我也可以追求你四年,你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不管你烦不烦,嫌不嫌恶心,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去他妈的心理准备!”眼前的事物都看不真切了,易烊千玺使劲抹了把眼睛,大迈步向前抱住了面前的人,他粗着嗓子说:“谁还要再浪费四年!”










千年铁树其实是棵无花果树,果树花小,易烊千玺一时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但好在虽然他没有看见开花,果子还是如时的结了。










——END

评论

热度(2101)

  1. 羽鹤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
  2. 好喜方兔兔呀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
  3. 大雯儿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