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囚(二)

欢愉也添演三分假象:

不要上升。
慎点。
无文笔。
黑化,病娇,囚禁。
私设年下。
我是一个好人。。呸,我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耳根子特别软,本来打算发完①试试水就算了的,结果你们那么激动我就又想写了。。。
so。。慎点。。
毕竟我写的不好恶心到你就不好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巴啦啦啦,比哈特(●'◡'●)ノ❤
最重要的事,感谢给我自信的小可爱,我是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所以有时候会很纠结。我不知道怎能去表达我看见那条消息时内心泛上来的细碎温暖,谢谢你在这么晚给我打完一条长的消息。所有的鼓励和温暖我都有好好的接受到。不应该把这些私人的东西扯到文的前面来,但我就是想任性一次,让所有看过这篇文的人都知道你有多么的好。
没有多么动人的情话,所以就这么说吧。
是非常非常喜欢你了呀~ @啥哦。









还好是肥胖的人没有多大的灵活性,易烊千玺窜下床,躲过了他的怀抱。可是,躲又能躲到哪里去,房间很小,何况小凯还在旁边。



他不确定院长有没有帮手所以不敢大声喊,只能不断躲避着期待弄出的动静能叫醒他。



衣服是有点大的,他跑起来扬起了个衣角,被院长伸手抓住了,他力气比不上他,但好在灵活,衣服领口扯开个口子,在脖子勒出一道红痕,不过好在摆脱了他。



王俊凯也终于有了醒来的迹象,他眨巴了下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哥哥上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喘着粗气,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


“小凯,快跑。”



他完全愣住了。



大概是以为他被吓到了,易烊千玺把他从床上拉下来,也不管穿没穿鞋,就拉着他往外跑。



“你们想去哪?”



笑眯眯推了推眼镜的院长站在门口,笑出一口大黄牙,



“两个宝贝儿我都喜欢,都不用跑。”



手在抖,腿在抖,再不跑很快就会没有力气了,易烊千玺咬了咬牙,冲上去朝他肚子打了一拳,小孩子的身体,再用力也就是那么回事,院长掐住他脖子,慢慢把他提起来,



“不可以哦,嘿嘿,我喜欢调皮的,但你也不能太不老实啊。”



被掐住脖子,慢慢缺氧的感觉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眼前发黑,不行,小凯还没逃出去,



“王俊凯,你快跑!”



“砰”



随着花瓶碎掉的声音,易烊千玺被摔了下来,王俊凯像是被吓到了,院长头上被砸开一个口子,趁他缩了一下拿手去擦血的功夫,易烊千玺拉住还愣在原地保持扔瓶子动作的王俊凯,跑了出去。



撕扯开衣服,象牙白的皮肤在月光朦胧的照耀下更加扎眼,蓝蒙蒙的一片他就看见了他。



他被他拉着往前跑,剧烈运动胸口起起伏伏,哥哥的呼吸声粗粗的喘在耳边,热度像是从手指传到心里。



明明是那么紧急的情况,他却一点都不害怕,心情平静的观察着拉在一起的手。



慢慢的像是身体飘在空中注视着自己,哥哥衣服没穿好,露出一大片脊背,他一边跑着一边伸手去碰,可是因为是在跑着所以始终碰不到。



身体越来越燥热,升腾的神智被拉回来。



被拉着转弯,躲在角落里,他终于碰到了哥哥的脖子。



温热的,能感受到脉搏的震动,充满生机的,他手心里的哥哥。



“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



是喘着粗气说完的,喉咙跑了一路干的要冒烟,刘海被汗湿透贴在脑门,他抬手拿袖子擦了擦汗,转过头去看从刚才就没说话的王俊凯。



他像是走神了,呆呆的看着自己,手搭在他肩上,身上密密的出了一层汗,被他覆盖着的地方开始热起来,他把他手拨下去,握在了手里。



四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易烊千玺拿头抵住他的头,一句一句小声念叨,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不害怕,不害怕。



王俊凯甚至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希望时间停止。



心脏跳动的厉害,像是要冲破胸膛跳出来,一下一下在耳边敲击,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他们躲的不算隐蔽,不清楚院里阿姨站在谁那边,也不敢贸然去敲门。



集中精力能听到草被踩过窸窸窣窣的声音,院长压低了声音,带着哄骗的语气,



“出来吧,这么晚了,我们去睡觉吧。”



他拿手去捂住王俊凯的嘴,自己把牙咬的几乎要咯咯作响。



“不要躲了。”



声音越来越近,易烊千玺瞪大了眼睛,草一片一片被压下去,他攥王俊凯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呼吸越来越急促。



草猛的被拨开,



“找到你了。”



仿佛所有的鲜血窜上脑门,易烊千玺眼睛憋的通红,冲上去跳起来抓他脸,勒住他的脖子,他来不及回头看王俊凯,只来得及仓促的喊一声,



“你快跑!”



“哥哥,哥哥!”



“王俊凯,你他妈给我快跑!”



身体急速下降,脑袋摔到草地上,被摔得懵懵的还没来得及缓过来就被提起来了,脖子被掐住,力量悬殊太大,他奋力拨弄他的手也改变不了多少现状。



院长头上的血还没干透,眼镜堪堪挂在鼻梁上,这次终于不再是笑眯眯的,他伸出一只手把眼镜推上去,眼镜片反光淬出一片阴狠,



“你要知道,没身份没背景的小家伙在这里消失的干干净净我还是做得到的。”



抬脚踹在他胸口,趁他慌神手松开一点,易烊千玺挣脱开。不能跑远,小凯还不知道跑没跑开,气喘的越来越粗,腿酸痛的一步都迈不开。



“你跑能跑到哪里去呢,不如乖一点,还会比较舒服,呵呵~”



狞笑在寂静的黑夜里蔓延开,月亮又大又圆,易烊千玺望着天空,意识好像冲出身体,他呆在原地,连发抖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说不害怕是假的,他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精神高度集中到脑袋隐隐作痛,院长肥厚的手掌扬起来,易烊千玺闭上眼,想象的疼痛没有传来。他睁开眼,王俊凯拿着刀站在他前面,



“哥哥,你不要怕。”



“我不是让你跑了吗?”



“对啊,可是,我们拉过勾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比他还矮一截的家伙执固的站在他面前,稚嫩的声音说这种话听起来是很好笑的,却莫名的逼得他眼眶泛红。刚才无论多害怕都没掉下来的眼泪突然就绷不住了。



“傻子。”



“你们是觉得有了刀子就可以打过我了吗,小家伙是不是想的有点天真?”



王俊凯瞪着他,黑黢黢的眼睛一动不动,水果刀横在身前,无比坚定,不肯挪一步。



时间拖得太过长了,以前碰到的小家伙哪有那么难缠的,头上的伤明天还要找借口,这两个家伙莫名其妙的消失也要想理由。反正不论怎么样,他推了推眼镜,这两个家伙不能留。



把手心油腻的汗在裤子上擦了擦,多少他心里也有点后悔,本来从总部被调回来就是干的事情多少被发现了,自己为了躲风头来的。偏偏还看见王俊凯漂亮的脸被惊艳到,想起之前没来得及吃到的遗憾,加上有人劝不自觉的喝了点酒,酒精上头没来得及多做准备。



该死的,必须速战速决。



他冲过去要去夺他刀子,王俊凯好像是被吓到一样待在原地,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下一秒王俊凯的刀子就举了起来,他伸手去夺,轻而易举,太过顺利。



王俊凯笑起来,刀子被他一推转了个向划向了自己。



他自己。



血滴滴答答的顺着刀子滴下来,血红的发黑,院长头上冒出一层薄汗,不太妙,这个发展不太对。



周围突然亮起来,刚才还笑着的家伙突然嘴一瘪就哭了起来,警笛声和叫喊声混杂在一起,他手里还拿着刀子,对面王俊凯哭的声嘶力竭。



无论如何,是逃不掉了。



被铐起来带走的时候他深深地看了王俊凯一眼,躺在易烊千玺怀里的家伙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看着他的眼神却清醒明澈。



王俊凯,他在心里又念了一遍名字,你好样的。



默默的又往易烊千玺怀里钻了钻,能感觉到他心疼的不知道怎么照顾他的伤口,浑身抖得厉害。王俊凯眨巴了下眼睛,哭的更厉害了。



“哥哥。。。。我,我害怕。。呜呜。。”



“不怕,不怕,我在这呢,我在这呢。”



其实没那么害怕,不过,太懂事的话,怎么会得到更好的东西。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伤口其实没有那么深,那么疼,可是哥哥漂亮的眼睛里灌满眼泪的样子实在太好看了。又亮又温柔,满满的全是他。



想起之前看到的被扯开衣服,松松垮垮穿在身上迎风奔跑的哥哥,不受控的从身体内部泛出热浪。他不理解那具体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他很清楚,那样的哥哥,很漂亮。



所以在那个夜晚,他们两个差点死掉的夜晚,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死里逃生的愉快,而是手搭在哥哥脖子上,清楚的感觉他脉搏的庆幸。



像是握住了某个宝贝,重新找回了存在的意义,真切的获得了新生。



后来易烊千玺问他当时不是害怕吗,为什么还回来,他打了个哈哈,半玩笑半认真的说,



“只是觉得失去你,会比死更难受。”



事情最终以院长入狱作为了结,可经历了这么一件事,易烊千玺在这个福利院也住不下去了,正好扶贫办找到他,说是之前他爸爸在船上出的事故算是工伤可以理赔,政府今年拨下了款。



所以说他有了选择的机会,不过也不一定是什么好过的日子。



“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他琢磨着找了个温暖的日子和王俊凯说了这件事,也知道一个小孩子去独自生活日子肯定过的没有在这里好,所以说的有些结结巴巴,带着点忐忑。看王俊凯表情不太对,他又急急忙忙开口,



“日子不太好过,但是努力的话,日子会慢慢好过起来的,所以,所以你,你要不要。。”



“噗嗤,哥哥,你问的也太多余了吧,”



他凑过去,去看他哥哥愣怔的傻模样。



“我一定会跟你走的啊。”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