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邬童最近不对劲

易烊千玺的易拉罐:

我是不会上升的


邬童最近不对劲。


班小松第28次偷瞟邬童时下了这个结论,结果下课就被焦耳拉到角落怀疑自己暗恋邬童,然后差点就被焦耳独家播报出去。


这可要不得,于是班小松同志坚定地表示就算宇宙毁灭他依然还是一个如钢铁般正直的男孩子。


邬童不对劲证据一:从不自己接水的邬童大佬居然偷偷摸摸地帮尹柯接水。


尹柯被上课铃吵醒后习惯性地轻拿了一下自己的保温杯却发现喝完水的杯子里居然有水。轻抿了一下温度合适的水,尹柯转头对班小松笑着说:“小松,谢谢你。”


“啊?不,不是尹柯,啊是哎呀不是。”班小松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快被人用眼神给灼伤了。


尹柯两个梨涡更深了:“什么呀小松。”


“是……”


“班小松同学是没有听到上课铃声响吗?”安谧皮笑肉不笑大法。


“不是……”


“那好,那么请班小松同学为我们深情朗读接下来我们要学习的课文——《再别康桥》。”


邬童不对劲证据二:从不认真做课间操的邬童大佬居然一板一眼地做完了课间操。


“第九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预备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班小松惊奇地发现从不打直胳膊伸直腿的邬童做的非常的标准,除了经常性不小心打到尹柯的手。


于是尹柯炸毛了:“邬童!”


班小松以为怼天怼地怼尹柯的邬童又会和尹柯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开始他们的日常任务,没想到邬童只是对着尹柯羞涩一笑。班小松觉得他可能没看错,是羞涩。


尹柯难得发愣,错了几个节拍,转过头看了一眼背后的班小松。


邬童什么意思?


松宝宝我还是个孩子我看不懂。


邬童不对劲证据三:邬童大佬居然跟踪且跟踪过尹柯。


“班小松,等会儿棒球训练后跟我走一趟。”


“怎么了邬童怎么了?不叫尹柯吗?”班小松一脸兴奋。


邬童瞪了班小松一眼:“叫什么叫,我刚刚叫的是尹柯吗?”


“耶,邬童你是不是要对我进行单独训练?陶老师现在一天就知道跟安主任一起秀秀秀撒狗粮,污染我们纯洁的双眼,恶意带坏单纯的我们,不知道我们未成年人不能早恋吗?”


班小松又收获了一枚邬童瞪。


“邬童你太过分了,你居然是叫我来跟踪尹柯!”


邬童捂住班小松的嘴:“班小松你小点声!”


“唔唔唔,杜棠?!”


邬童面色一沉,打了一下班小松的脑袋示意跟上尹柯他们。


眼看尹柯跟着杜棠进了一家新开的咖啡厅,邬童和班小松也急急忙忙遮遮掩掩地进去了。


“邬童,这杜棠什么意思?不对,这中加的人是什么意思!前有邢姗姗撬你后有杜棠撬尹柯!当我们英华的墙角好撬吗?”


“你小声点行不行!”邬童十分后悔将班小松拉着一起来。


“同学,你们要点点什么吗?”服务员小姐微笑着站在一旁。


邬童挺直腰杆翘起二郎腿,一脸正经地看着菜单仿佛刚刚趴在桌上用菜单遮住脸的人不是他:“一杯拿铁,谢谢。”


“一个森林慕斯,谢谢。”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小姐收走了菜单,邬童和班小松只好用手挡住自己的脸悄咪咪地盯着不远处的尹柯和杜棠。


“天呐邬童,这还是尹柯吗?尹柯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叫你天天diss人家尹柯,人都被你滴走了!”


“滚。”


“不行不行,我要去阻止他们。”说罢班小松便起身去找尹柯杜棠。


“哗啦——”


“痛痛痛。”班小松被邬童一扯失了平衡虽然跌进了沙发但是屁股被桌角刮到了还顺便一脚踢倒了服务员的盘子和盘子上的咖啡。


这下想不被注意都难了。


“邬童,怎么又是你?”杜棠抱着胸跟着尹柯走了过来。


“哟,这地方是您开的吗?”邬怼怼上线。


“小松,你没事吧?”尹柯问着班小松却拉着邬童坐在班小松的对面。


小松好委屈。


“开什么玩笑,我有什么事。”其实他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杜棠在班小松旁边坐下,下巴往上一点:“哟邬童,上次跟踪被发现这次还带了个打掩护的呀。”


邬童貌似脸红了。


好你个邬童,你居然之前也跟踪过尹柯!不对,杜棠你居然不止约了我家尹柯一次!


“汪!”


班小松一不小心就对杜棠做出狗狗被侵略领地时发出的吠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后还是尹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松,你太搞笑了。”


“嘿嘿嘿嘿,一般一般世界第三。”班小松摸着脑袋对着尹柯傻笑。


最后才知道杜棠自U18联赛结束后一直都想认识尹柯,后来偶然得知尹柯也是大爆炸的粉丝才顺利勾搭上尹柯,而尹柯跟杜棠一起也只是偶尔聊聊棒球的事,但大多数都是聊大爆炸的事。


虽然证据三可能是邬童怕杜棠挖自己墙角,但邬童肯定不是会选择偷偷摸摸跟踪的人,毕竟更关心棒球队的人是他班小松呀,如果是他还说得通,换成邬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而且三个证据都与尹柯有关,班小松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问题。


所以班小松第29次偷瞟邬童时还带着点得意洋洋的色彩。


小子,还不是被你班大爷给猜出来了。


邬童你果然是更年期了。


“尹柯,你不准笑了!”邬童皱着眉。


Boom Boom Boom


心跳声清晰得邬童不得不承认。


在邬童看来,尹柯就是一个带着温柔面具骗人的骗子,明明不喜欢却又不拒绝,明明是个冷冰坨非要装成暖宝宝。虽然误会解开后他俩的关系开始有所缓和,邬童对尹柯的成见也逐渐消失,但邬童没想到一缓和就刹不住车往他没有预想到的地方一去不复返了。实在是不妙。


“邬童你没病吧?”


“就是,人家尹柯笑你也要管啊。”班小松一脸护犊子的神情。


“没有!”


“没有个屁嘞没有。”班小松小声嘀咕着,“怕是更年期来了哦。”


“班小松!”


“啊,尹柯拜拜。”班小松边跑边向尹柯挥手,跑的时候还在想邬童更年期被戳穿恼羞成怒了。


“小松再见。”


班小松回家后尹柯和邬童相当沉默地走了一段距离。邬童要不是单车轮胎不知被哪个缺德的给扎破了是跟尹柯他们走不到一起的,再加上尹柯和邬童很久都没有单独在一起呆过,没有了班小松两个人突然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毕竟两个也都不是特别健谈的人。


“邬童,我走了哦。”


“啊?什么?”


“我说,我要走了。”尹柯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


邬童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尹柯。尹柯比邬童矮上一分,尹柯此时轻抬着头看着邬童,一双不那么普通的眼睛撞乱了邬童的呼吸。尹柯的睫毛有点小长,忽闪忽闪的,最重要的是尹柯的眼睛,像是装进了远古遗存下来的琥珀,漂亮得邬童移不开眼。


Boom Boom Boom


“哥们儿,傻了吧?”尹柯用手在邬童面前晃了晃。


邬童一把抓住尹柯晃动的右手,这个人的手也长得十分的精美,又长又细,握住的感觉也特别的好。


突然邬童又甩开尹柯的手急冲冲地往相反的地方离去。


尹柯彻底被邬童搞懵了。


小松说的不对,不是更年期来了怕是有病。


尹柯不知道离去的邬童满脸爆红,耳朵也没有幸存,心更是像要跳出邬童的身体往尹柯身上贴了。


要完。


邬童从小就是焦点,长大后优势更加明显。显得有些肉肉的脸线条变得硬朗,长开后的桃花眼不知又迷了多少人的眼,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更是走出了麻豆的气质。尹柯不一样,尹柯小时候又黑又瘦,人又长得小小的,每天顶着个西瓜头在这边学了跳舞又要去那边学画画。尹柯小时候又是单眼皮,没人觉得以后尹柯会长得好看,虽然尹柯妈妈年轻时是个大美人。但邬童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尹柯好,尹柯乖,所以尹柯从单眼皮变成内双最后变成现在的双眼皮邬大魔王一直都护着他的尹小王子,邬童见证了尹柯从一个小黑猴子变成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郎的全过程。上了初中后就有不少人拜倒在尹柯的西装裤下,谁不喜欢一个长得好性格好的全能学霸呢?邬童也这么想的,谁不喜欢尹柯他揍谁就是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直到尹柯背叛了他们的承诺。


邬童再见尹柯时是不知所措的,他想要尹柯解释,想要尹柯道歉,想要重新和尹柯一起。但尹柯的态度却让他十分暴躁,导致一见到尹柯就被点燃。他想,幸好尹柯还会离家出走否则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和尹柯和好,尹柯太乖了。


“邬童……”


尹柯此时只穿了一件大号衬衫刚好包住臀部,解开上面的两颗扣子让尹柯漂亮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尹柯眼角发红,两眼润润的像只小动物正可怜兮兮地看着邬童。


“尹柯,你…你做什么?”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的尹柯还是如此诱人的尹柯邬童脑袋有点转不过弯。


“邬童……”尹柯还是小声地唤着邬童的名字,一双光着的脚不知所措地相互交叠。


邬童只觉得自己可能快不行了,如此让人爆血管的尹柯确定他不是在做梦?!


尹柯见邬童半天没有反应便将邬童推倒在床上自己踩上床跨坐在邬童身上然后俯身用手轻轻勾勒邬童的唇形:“邬童,你难道不喜欢我吗?”


邬童虽然拒绝女生的时候丝毫不留情面,但也掩盖不了他是纯情少男的本质。此刻邬童被尹柯撩得犹如被蒸熟的螃蟹,连话都吐不清楚还在想还好尹柯穿了内裤。


“尹,尹柯。”


“嗯?”尹柯像只偷腥的大猫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邬童的唇,好像觉得味道不错又舔了一下。


遭不住了。


邬童一手环住尹柯的腰,一手扣住尹柯的脑袋,向他窥视已久的唇吻去,意料之中,口感很好。


“靠!”邬童扯掉内裤甩到一边,他就知道这绝对是梦。


“哇塞,邬童你是去做贼了吗?”


“滚。”


“小松,邬童可能是想当国宝。”


邬童瞪了一眼尹柯,要不是这个人他能这样吗?!想起昨晚的尹柯再看看现在幸灾乐祸的尹柯,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连续几天邬童的精神都不振。


“小松,你说邬童这次是不是真谈恋爱了?”焦耳把住班小松的肩,看向一群求知真相的群众。


班小松摸了摸下巴,一脸严肃:“据我班小松的火眼金睛观察,不知道。”


“切。”群众之声。


“尹柯,你觉得呢?”栗梓双手撑着脑袋,眼睛一闪一闪的。


尹柯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我觉得,马上就要期末考了。”


“哎呀尹柯你真讨厌。”


“就是就是。”


“散了吧散了吧。”


由于期末考试临近,陶西决定暂停训练让同学们好好复习。所以尹柯又恢复了一放学就回家的习惯,但却多了两个跟班。


“尹柯,我妈说只要这次考试我进了年纪前50就给我买XXX(我也不知道买什么)”


“小松,其实你只要向阿姨撒一下娇阿姨也会给你买的。”


“我就知道尹柯你最好了。”


尹柯无语,转头看向邬童:“邬童,你怎么也跟着小松瞎胡闹?”


“我没有。”


得,解释都没有。


“我回来了。”尹柯为班小松和邬童拿出新的拖鞋。


静悄悄。


“爸?妈?”


“尹柯。”邬童拿起放在鞋柜上的纸晃了晃,刚刚尹柯帮他们找拖鞋未注意到。


小柯,爸爸去看妈妈复出演出了,今晚不回来了,刚好明天也是周末带你妈去玩,饭菜都在冰箱里记得热一热,爱你的爸爸。


“尹柯你这是被抛弃了呀,哦,这爱情的酸臭味。”班小松捏着鼻子夸张地看着尹柯。


邬童盯着尹柯若有所思。


“这里,你只要在这里再做一条辅助线,看出来了吗?”尹柯点了点两个点。


“哦~”班小松认真的点点头。


“邬童,你看这道题十分钟了。”尹柯在邬童身边坐下,身子一侧挨着邬童,头也往邬童圈着试卷的手臂靠近,“这道题不难,你看……”


邬童已经听不清尹柯的声音,满脑子想的都是尹柯洗发水的味道怎么这么好闻。


Boom Boom Boom


太近了。


邬童猛地站了起来,结果尹柯的下巴就被突然起身的邬童给撞到了。尹柯一脸莫名其妙,摸着下巴抬起头看着邬童:“邬童?”


尹柯的眼角很容易泛红,被邬童突然一撞撞出了点点泪花润湿了尹柯的眼。


“上厕所。”邬童落荒而逃。


“邬童就是更年期到了,尹柯你别理他。”班小松抽出放在书包里的薯片撕开递向尹柯,“吃吗?我就知道英华学霸尹柯的家中不可能有零食,我真的是太机智了。”


“……”


邬童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刚才的尹柯太像梦里的尹柯,委委屈屈地喊着他的名字。果然,无形撩才最致命。


什么时候尹柯才能对他神魂颠倒。


“知道了,妈,我已经做完作业了马上就回家了,拜拜。”班小松挂了电话往客厅一吼,“尹柯!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


“嗯,好。”尹柯看向邬童,“你跟小松一起走吗?”


“我题还没做好。”邬童无比认真的在草稿纸上演算。


班小松收拾好东西拍了邬童的头一下:“邬童你不走啊?”


邬童瞪了一眼班小松:“不走。”


“不走就不走呗。”班小松向邬童做了个鬼脸。


“小松再见。”


“再见!”


送走班小松后尹柯看了看冰箱里的东西,尹柯爸爸所谓的饭菜可能就是早上剩的馒头和泡菜吧。


“邬童你要在这吃饭吗?”


“我家没人。”翻译过来就是要。


“那好吧,要吃面吗?我去煮面。”


“嗯。”


邬童以为尹柯会煮两碗泡面。


“邬童,快来端面。”


结果是无论看着还是闻着都颇好的煎蛋面。


“好吃吗?”不知有没有人说过尹柯的眼睛里有星星。


“嗯。”邬童矜持的吃了一大口,暗戳戳的看尹柯的表情。


星星更亮了。


“我爸煮的面都没我煮的好吃。”


从来都是年纪第一的尹柯谦虚有礼,不骄不躁。此时带着点小骄傲的尹柯在邬童面前变得更加生动,一对梨涡像是藏了酒在里面,等着灌醉路过的人。


邬童突然想起网络上流行过的一句话,不娶何撩。


啊呸。


饭后邬童被尹柯打发去洗碗自己窝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书。


吃了我的面就得给我洗碗。


洗了碗后邬童便看到尹柯换了阵地坐在地摊上咬着笔头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一只手压在卷子上,看了一会又在卷子上写写。


“邬童,我以前做过一次边看电视边写作业,我妈说这样我会集中不了精神降低效率,后来我连电视都不能看了。”


邬童看着低落下去的尹柯不知该如何安慰,正准备揉揉尹柯的脑袋瓜,结果尹柯抬起头笑着说:“骗你的,你个傻子。”


于是邬童僵硬地坐在了沙发上。


幸好还没伸手。


边看电视边做作业,尹柯发现已经快9点了,望向身后看物理的邬童:“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


“我家太远。”翻译过来就是不。


那你怎么不早点走?!


“你要在我家睡?”


邬童放下物理书坐在尹柯旁边用眼神锁定尹柯:“难道你要把我赶出去吗?”


其实尹柯是真想把邬童赶出去,可是一看到邬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改了口:“那你先上去洗澡,我给你找衣服。”


该死的颜控。


邬童这人有洁癖,尹柯只好将自己新的睡衣和内裤给邬童,以前邬童在他家睡都是自带。


尹柯想,没什么的,以前也一起睡过。


邬童想,妈也,好紧张。


尹柯从浴室出来时邬童还是用毛巾盖着头呆呆地坐在床边,尹柯胡乱用毛巾撸了几下头发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拿出放在底层的吹风,插好插头坐在邬童后面用毛巾擦了几下邬童的头发便把毛巾放在床头柜上:“不是给你说了吹风放在衣柜里吗?屋里开了空调,你这样是会感冒的。”


邬童不回话。


尹柯打开小档给邬童吹头,边吹边碎碎念:“邬童你听到没有?还有啊,吹头不能图快就老是用最大档,这样既对吹风不好也对你不好,但邬童你也不能不吹呀,着凉了谁照顾你,我可不会照顾你的。”


“那你现在在干嘛?”


尹柯一顿,小时候邬童就老喜欢让尹柯吹头,刚刚看到邬童干坐在床上又不吹头头脑一热就帮邬童吹头了。于是吹风转了个弯:“我,我在给自己吹,吹头。”


“柯柯帮我吹了头,那我就该帮柯柯吹头。”邬童小时候最喜欢在尹柯屁股后面喊着柯柯,柯柯。


邬童转身对着尹柯,一只手抠出尹柯握着的吹风,另一只手温柔地挑起尹柯的头发让带着热气的风穿过。


尹柯打掉邬童的手:“你,你干,干什么呀!”


尹柯一直都有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没人知道,因为只有邬童见过尹柯紧张的样子。


“礼尚往来。”邬童突然不紧张了,因为有人比他更紧张。


“差,差不多了,我去晾,晾毛巾了。”尹柯想跑。


“什么差不多,你还没开始吹呢。”邬童对着尹柯一笑,“柯柯不会是害羞了吧?”


“去你的。”尹柯小声嘟囔着。


吹头互撩后终于拉灯睡觉。


“邬童,睡了吗?”


“没。”


“邬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来到英华后我老是想起你,想起我们一起打棒球的日子。我其实很讨厌事事都照着我妈的吩咐做,但是她是我妈。不出国读书也是我第一次反抗她的命令,我想,也许是留在双清我还有可能再见到你。我希望我妈能够理解我,我妈却希望我能理解她。我很感谢你和小松,如果不是你们,我妈不会让我再打棒球,不会给我这么多的自由,谢谢你,邬童。”


身旁一直没人回话,尹柯侧头看了一眼邬童。尹柯在黑暗中并不能看清邬童的模样,只听到空调声下邬童绵长的呼吸。


“晚安,邬童。”


邬童转了个身脸朝着阳台的方向。他没睡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用谢?还是咱俩客气啥?胡思乱想直到听到尹柯呼吸平稳,尹柯睡着了。邬童又翻过去对着尹柯发现尹柯也对着他,邬童想了想,吻上了尹柯的眉心痣。


晚安,尹柯。


由于第二天是周末,再加上睡之前偷吻了一下肖想对象的邬童睡得格外安稳。但显然习惯早醒的尹柯不怎么安稳。即使周末尹柯也起得挺早,他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邬童抱在怀里,明明是他习惯抱着东西睡觉,怎么邬童也这样啊。尹柯内心挣扎了许久,他认为还是悄悄地挣脱邬童的魔爪比较好。尹柯用手轻轻地将邬童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指一根根扳开,刚刚要成功的时候邬童一个哼哼把尹柯抱得更紧,还要鼻子蹭了蹭尹柯的后脑勺。尹柯除了能够感受到背后邬童的心跳还能听到自己心脏格外异常的跳动声。尝试了几个来回尹柯放弃了,邬童再勒几下昨晚吃的面都要给他勒出来了。


邬童这个蠢货。


于是邬童睡到饱自然醒时发现尹柯在他的怀里,邬童是又愁又喜,愁的是尹柯没有对着他不能偷香几个,喜的当然是真真正正抱着他的肖想对象睡了一觉。邬童一脸满足的这蹭蹭尹柯那摸摸尹柯。尹柯再睡一次睡得浅邬童一动就醒了,想到不能不吃早餐就喊了一句邬童,没想到邬童突然抱得更紧。


“别动,尹柯,你别动。”


“什么呀?”尹柯还是不安分地动了动想要挣脱邬童的怀抱。


尹柯不敢动了,他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顶着他的屁股。


“邬,邬童,你放,放,放开我。”


“尹柯你别动了。”邬童都快哭了。


“我,我不动了不动了,你深呼吸深呼吸,没事的没事的。”尹柯的脸被臊得通红。


邬童简直想打个地洞马上就跳进去,早知道会这样他还不如回家,尹柯万一以为他是变态怎么办?


“邬童,没事的,你放轻松。”


邬童心里一横。


“尹柯,你帮帮我好不好?”


沉默。


邬童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嗯。”


安静的房屋中尹柯一声小小的“嗯”打碎了邬童所有的理智。


“柯柯,柯柯~”邬童整个人都挂在尹柯身上。


“邬童你好烦。”尹柯抖了抖依旧没把身上这只粘人虫给甩掉。


“柯柯,你的耳朵好红。”邬童还不知死活的往尹柯耳朵吐气。


“邬童!你别得寸进尺!”尹柯气的咬牙,他就不该一时心软帮了邬童,在他手都快酸死的时候邬童终于泄了出来,软在他身上的邬童在他耳边说了句让他想要掐死这个白痴的话。


柯柯,你好厉害。


我谢谢您嘞!


“柯柯,你要拔屌无情吗?”


尹柯原地爆炸:“邬童你在哪学的什么鬼东西!你给我有好远滚好远!”


邬童见好就收,溜到饭厅等着尹柯的投喂。


怕邬童嫌味淡尹柯煮的皮蛋瘦肉粥,将冰箱里的两个馒头蒸熟,再加上尹柯爸爸留下的泡菜。


邬童一直盯着尹柯吃饭,把尹柯盯毛了尹柯只好你不让我吃饭我也不让你吃饭。


“邬童,今早上你是什么意思?”


邬童果然一愣放下勺子。


“我以为你明白。”


尹柯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是男的。”


“这么巧,我也是男的。”邬童笑成了叉烧包。


尹柯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呵呵,真巧。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尹柯愤愤地吃下了一口粥。


“柯柯说什么就是什么。”


尹柯埋着头快速地吃完碗里的粥,一抬眼发现邬童嘴角轻扬温柔的看着他。


“尹柯,我等你。”


16岁的邬童这样对15岁的尹柯说道。


“尹柯,有我在。”


26岁的邬童这样对25岁的尹柯说道。


“尹柯,我爱你。”


36岁的邬童这样对35岁的尹柯说道。


……


“尹柯,我想你。”


86岁的邬童这样对81岁的尹柯说道。



班小松:喵喵喵???

评论

热度(219)

  1. MiFeiFeii's深入到海底安放你 转载了此文字
    Ô Đồng ở nhà Doãn Kha
  2. 抱起千千我就跑深入到海底安放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