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相处容易,相爱难(强迫症患者番外)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1.请不要上升真人不然我和你急


2.有好多朋友说强迫症应该有个番外,给你一个番外


3.我没看字数,但写的我挺累的应该不短,一发完结


4.不要问我甜牙,我忘了


5.谢谢所有留言点赞推荐的朋友,我懒就不都回复了


 


前文走你:强迫症患者


 




1.


 


英国小镇的冬日潮湿而冰冷,再加上一连又是好几个阴雨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浸润了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不光是树木和草地还有石砖,连人的心都好像变得湿漉漉的了。


 


千智赫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打小就不喜欢。这种小雨打个伞显得矫情又麻烦,但是若是不管不顾的出门买个牛奶回到宿舍,又会发现羊绒大衣上面覆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往上面一抹便是一手的凉雨。


 


回屋坐在书桌前面先打开聊天软件连接着,接着拐进厨房热了牛奶烤了面包,坐回桌前的时候那边的视频电话正好通了。


 


现在是英国时间早上七点,八个小时的时差,中国那边正好下午四点来钟。


 


电脑屏幕上的人穿着白色衬衣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拿着一杯热茶。


 


精神不错,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嘴脸带笑看着他。


 


“赫赫,早。”


 


千智赫被他这一喊全身毛都要竖起来,咬在嘴里的一块面包都忘了去嚼。


 


“……学长……不早了,你快吃晚饭了。”


 


“不和你说说话吃不下去。”


 


千智赫咂舌,心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说话这么不要脸来着。


 


“不要在心里吐槽我,”Karry轻轻打了个哈欠,喝了口茶,接着冲他呲了呲自己的一口好牙:“千智赫,你想什么我可都知道,别想瞒着我。”


 


小学弟被他看的心砰砰直跳,哪怕明知两人隔了七千五百公里,坐飞机直飞都得八个小时但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心虚的不要不要的。


 


想什么都知道吗,他心里默默的吐槽。


 


那也不一定。


 


接着他一边啃面包喝牛奶,一边听Karry扯一些国内的新闻和八卦,这时候突然屋子里浴室门被猛的推开,一个英国帅小伙从里面走出来,浑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露出一身的漂亮肌肉,小伙子走到冰箱面前蹲下拿了一罐冰啤酒接着大喇喇的走到千智赫旁边毫不客气的伸手掰了一块对方的面包放进嘴里。


 


千智赫:“·······”


 


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吃了两口才发现室友在视频聊天,于是愣了一下对着视频里面一脸面无表情的东方帅哥毫不在意的打了个招呼。


 


“Morning, Karry.”


 


说完他摇摇晃晃的离开,上楼换衣服去了。


 


千智赫满脸尴尬,眼看着盘子里剩下的一半面包正纠结着要不要去再烤一片,突然就听见Karry在那边凉凉的声音传了过来。


 


“千智赫。”


 


“干嘛?”


 


“英国人都不爱在家里穿衣服吗?”


 


千智赫:“.......”


 


“而且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吃呢?”


 


仗着英国朋友听不懂中国话,Karry大声嚷嚷着简直毫不客气。


 


......


 


好好的morning call被室友搅得乱七八糟,千智赫关了视频电话和Karry约了晚上再聊,接着被室友招呼着一起上课去了。


 


这是他来到英国的第四个月。


 


千智赫觉得,自己过得还好。


 


英国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有一些人形容的那么坏。


 


比如食物也没有那么让人无法忍受,虽然的确谈不上好吃。


 


比如口音也不是那么难以听懂,再加上医科大在国内教学用的就是双语,所以适应起来也还挺快。


 


所以到现在为止,最难的部分不是吃穿住行,也不是一个人生活。


 


而是远距离恋爱。


 


那是和Karry正式开始交往的第二个星期,两人还没有咂摸出任何恋爱的实感,就流氓王凯利的原话来说,他都还没来得及理直气壮的以男朋友之名行些男朋友之事的时候,千智赫的交流学位通知书居然就这么下来了。


 


小学弟后知后觉,等到教务处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坑爹的玩意儿,尼玛那感觉简直不亚于一道晴天霹雳。


 


刚开始他根本没打算和Karry说这个事情,想了几天做好了决定就拿着通知书找到了教务处,站在门口刚要抬手敲门突然就接到了学长的电话。


 


他有些意外的摁了接听键,就听见那边传来轻快愉悦的声音。


 


“宝贝申请成功了?”


 


“都说了不要这样叫我…学长你怎么知道的?”


 


“你室友告诉我的,我们家千千怎么这么厉害,你等着周末我过来给你好好庆祝庆祝!”


 


“啊?……可是……”


 


“啊什么啊,”Karry在那边似乎笑的花枝招展比他自己考学成功还高兴:“英国国立医科大,多好的学校啊,小傻瓜怎么听着不太高兴的样子?”


 


千智赫被他问的一时语塞,说不上话来。


 


Karry听他半天没回应还以为对方感动的快哭了,于是又温柔耐心的说了一句:“我家智赫,果然最厉害了。”


 


……


 


后来两人又闲扯几句挂了电话,之后千智赫在人来人往的教学楼里站了十分钟,最后还是没有去敲教务处的门。


 


他一个人回了宿舍,打开电脑默默调出了英国大使馆官方网站,开始查阅签证申请的资料和流程。


 


小学弟清楚的记得那时候他眼睛酸酸涩涩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段时间备考看书看太多了。


 




 


2.


 


外国课程和国内的不一样,虽然自由度很高但是并不轻松。外国老头子教授的宗旨是不上课我也不逼你,爱来不来,但是期末的论文你得交上并且打分非常的严格,于是乎虽然没有像国内一样上课点名记出勤,但是每一堂课学生都坐的满满当当的。


 


作为班里仅有的中国学生,千智赫第一天来上课就收到无数好奇的眼光,但是由于他人低调又很安静,除了教授点名不会多话也不太参加集体活动,于是过了个把月大家也都把他忘得差不多了。


 


于是像今天这样,千智赫进了教室就看见整个班的歪果仁突然集体冲着自己吹起了口哨拍起了手,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千智赫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


 


衣服穿得好好的啊,又没有裸奔,他们激动啥。


 


跟着走进来的室友丹尼尔也莫名其妙,不过小伙子动作比千智赫快,只见他三两步跑过去开始快速的用英文和一个漂亮的英国女孩交流了两句,接着姑娘指着面前的苹果电脑屏幕给他看,瞬间丹尼尔瞪大眼睛脸都有些红了。


 


“Jackson!”小伙不可思议的指着屏幕冲他嚎了一声:“Is that u?"


 


千智赫懵懵懂懂走过去弯腰一看。


 


屏幕上的自己穿着红色的皮夹克,在重鼓点的音乐中跟着两个伴舞走上前,接着侧身蹲下双手放在身前再扭腰缓缓站起,完成了一个极其妖娆的女团舞蹈动作。


 


小学弟的脸“刷”的红了。


 


他再眨眨眼睛,发现同学的浏览器开了十几个,大约之前在学校表演和舞社公开课的视频都被打开了。


 


天哪噜,简直太羞耻了。


 


他站在人群中说都说不出来,听着周围一片浓重的英伦腔大概说着“太帅太酷”之类的话,纷纷冲他竖起大拇指,直到教授来了才慢慢安静下来。


 


小学弟好不容易在自己座位上坐好了心里还是咚咚直跳,他从小最不会处理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奇怪的是每次上台跳舞的时候又能很快冷静下来,于是看着就真的是台上狂拽炫酷屌炸天,台下脸红腼腆小绵羊。


 


说出这两句话的是Karry,当时的情况是学长陪着他去舞社练了一次舞,出来时拽着他的手手心全是汗,最后捧着他的脸在舞社教室后面的通道里吻了许久,眼看小学弟整个人红成了一只虾米,于是调笑着说出了这个前后狗屁不通的对子。


 


“对了,”那时候学长在他耳边轻轻的吹着湿热的风:“还差个横批。”


 


“横批?”千智赫被他亲的迷迷糊糊的,手拽着他的袖子有些糊涂的问。


 


“嗯,横批就是——反差萌。”


 


说完Karry盯着他的脸又看了一会,然后自己先绷不住扑在他肩膀上笑的停都停不下来。


 


千智赫双手扶着对方的腰,内心满满的槽点心说到底哪里有这么好笑。


 


所以说,恋爱时光真是美好。


 


可惜,之后再过几天他就出国了。


 


千智赫手肘撑在桌子上眼睛盯着白板发呆,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某人的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于是心下乱糟糟的,忍不住掏出手机上了微信刷了几下,正好看见某人更新。


 


图片里大概是某个聚会现场,男男女女几个人坐在一起说笑,手里拿着红酒,都穿的光鲜亮丽,男的俊,女的美。


 


配的文字也非常简洁:同学会。


 


同学会?


 


怎么没听Karry说过?


 


千智赫眯着眼睛把图片放大,正要看个究竟是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老同学,突然感觉背后被人戳了一下。


 


他茫然的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室友递过来一张纸条。


 


哟,原来大英帝国的朋友也喜欢递纸条啊,千智赫想。


 


他将纸条摊开,上面就一行小字。


 


——Let's go 2 party tonight.


 




 


3.


 


丹尼尔是千智赫在英国最好的朋友。


 


小伙子和千智赫一样大,是伦敦人,长得很帅身材也是一级棒,本来应该是所有姑娘的梦中情人白马王子,可惜就一点不好。


 


——太邋遢。


 


千智赫来到英国的第一天,提着行李箱敲开宿舍门,半天才有人睡眼惺忪的打开了一条门缝半梦半醒的瞅着他,同时一股异味就从门缝散发出来,小学弟忍不住抬手就捂住了鼻子。


 


等门完全被打开,千智赫一脚踩进了屋子,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站住之后,整个人都要懵逼了。


 


天哪,他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如果Karry学长走进了这个屋子,可能现在已经自杀了吧。


 


都不说洗水槽里面不知道多久没有洗的碗筷上凝着一层厚厚的油,地上堆了好几层的脏衣服脏袜子,更别提阳台上厚厚的一层灰都快有几毫米厚了,垃圾桶外面散落的各种水果皮和纸屑,最夸张的是从那对腐烂的食物堆里散发出的奇怪味道更是让人肠胃抽抽着简直想吐。


 


千智赫觉得自己在室友这件事情上的运气大概也是奇了,要么极左要么极右,要么是强迫症一颗沙子也不能忍,要么就乱成了垃圾堆。


 


于是中国小伙子没办法,只能自己挽起袖子开始打扫卫生。


 


Karry对于这一点一直颇为不满,因为好几次准备和千智赫聊天都已对方“打扫完卫生很累”这个理由无疾而终,次数多了他也会问为什么室友不打扫,小学弟就老实的说他室友比较大大咧咧,所以卫生不太管。


 


“那怎么行。”Karry当时就黑了脸:“公共卫生要一起负责啊。”


 


“你别生气,”千智赫连忙摆手:“他也不是完全不管....”


 


“那他管什么?”


 


“他....”小学弟望天想了一会:“他会帮我买东西啥的,超市大采购都会帮我提回来;还有我新从宜家买的床和柜子也是他帮忙装得,他人很好啦,就是不爱收拾屋子,你不要对人家有成见。”


 


“床?柜子?”Karry的重点不知道为什么就偏了:“你怎么能让他动你的床?”


 


千智赫:“.....哈?”


 


“那是你睡觉的地方,怎么能让别人随便动?”


 


千智赫表示自己不太懂,心说这是不是也是强迫症的一个症状,所以床铺是不能让人随便乱动的?


 


不过抛开卫生不说,丹尼尔的确人大大咧咧并且性格很好,千智赫头一次出国他真的帮了很多忙,私心里也应该是非常喜欢这个中国小伙子,毕竟小学弟话不多又很乖巧,还会主动帮他收拾屋子,唯一不好的就是个性内向了些,也不爱喝酒聊天,更不会参加聚会一起出去玩耍,于是总感觉不够熟络。


 


可是这次,丹尼尔仿佛说什么都不肯放过他了。


 


“你一定要和我们出去玩,”下了课之后丹尼尔和几个英国朋友在教室门口堵住他:“跳舞跳这么好,怎么能不去PUB呢?”


 


“可是我不太想去····”小学弟用英文慢慢的解释着,心说他回去还要和Karry视频电话,早上说好了的。


 


“拜托拜托,今天是赛琳娜的生日,她刚才看见你的跳舞视频超级喜欢,你知道我喜欢她很久了,拜托让兄弟长长脸,算是我欠你的。”


 


丹尼尔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子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被主人丢在门口的金毛大犬。


 


千智赫被他看的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眼前一群高大的歪果仁就差抱着他的大腿挤出几滴泪了,于是忍不住总算是迟疑着点了头。


 


于是这天放学他没来及回家和Karry聊天,直接被拉到学校外面的一个地下PUB,小学弟头一回来国外的这种场所,一进去就被高分贝的音乐震的耳聋,下意识的想掏出手机想把震动打开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


 


于是没办法,安心玩耍吧。


 


一晚上他被几个英国姑娘灌了些酒,脑子里也有些莫名兴奋,后来DJ放了熟悉的《Turn up the music》,听着音乐就想起以前在国内和舞社朋友切磋的时光心里酸酸的,借着酒劲居然就主动站上台去了。


 


这首歌是他刚进大学的时候和舞社的朋友一起为学校迎新会编的,当时表演完之后整个会堂都疯了,视频在校园BBS热门上挂了整整两年。


 


而这一次,虽然地点变化很大,他却还是把全场点燃了。


 


酒吧里大概就没见过这样的东方男子,长相英俊,目光凌厉又安静,身材修长而精瘦,跳起舞来简直要了命的有感染力,扭腰顶胯都性感的一塌糊涂,偏偏又带了一丝正儿八经的纯真味道,竟然一点也不低俗妖娆。


 


旁边一众外国朋友看的眼珠子都瞪直了甚至发起了呆,直到中途终于有个外国舞者忍不住也跳上抬去和他正面斗起舞来。


 


丹尼尔喝了些酒也嗨的不行,扯着嗓子吼着为他助兴,想了想觉得眼前的画面实在太好,于是忍不住掏出手机录了一段放在了自己的脸书上。


 




 


4.


 


小学弟此生没有玩的这么疯过,半夜被丹尼尔几乎是扛着回了宿舍,中途嘴巴里嘟嘟囔囔的唱的全是Karry以前喜欢在KTV唱的歌。


 


他唱了《Young》,又嚎了几声《我不配》,最后还冲着丹尼尔的耳朵大喊了几声“你算什么男人”。


 


丹尼尔被他吼得耳朵都快聋了,便问他是什么意思,千智赫趴在他肩膀上努力的组织英文慢慢的回答他。


 


——“what kind of man got nothing to say.... when she leaves...”


 


他语法乱七八糟丹尼尔听得不清不楚的也没怎么听懂,于是也没和他深究就将他扔卧室床上了。


 


第二天,千智赫史无前例的旷课了。


 


宿醉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还要来的深刻,小学弟脑袋疼的就像要炸了似的,早晨醒来裹在被子里咬着牙齿坐起身,才发现不止脑袋,其实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好像被拆了一遍。


 


打死也不这么喝酒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接着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拖着残废的身体趴在床边找手机,好不容易从昨晚穿的裤子里把手机掏出来,划开屏幕一看,只剩下最后一丝电量的手机屏幕上赫然一连串的微信就跟炸了似的,全是Karry。


 


千智赫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赫赫,今天不上线吗?


 


——智赫?


 


——回话,你在忙吗?


 


——?


 


——智赫?


 


——千智赫?手机怎么关机了?


 


——你没事吧,收到赶紧回复我


 


这些都是昨晚12点之前的留言。


 


千智赫心咚咚的跳,一股不安的感觉渐渐蔓延开来。


 


除了微信还有五个未接来电,大概是昨晚3点到5点间陆续打过来的。


 


小学弟吞了口唾沫,看了看最后一条留言,居然是今天早上六点钟发的,掐指一算,应该是国内时间下午两点左右。


 


——酒醒了回电话。


 


......


 


千智赫感觉耳朵里嗡的一声,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转着脑袋想看看屋子角落是不是有监视器。


 


战战兢兢的接上电源破天荒的用了Karry给他办的国际漫游,电话一通几乎立刻被接起来。


 


“学...学长...”


 


小学弟舌头打了结,话都说不清楚。


 


“回来了?”


 


那边的人听着声音暗哑,情绪很差。


 


“嗯...”


 


“酒醒了?”


 


“...学长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跳舞跳的开心吗?你室友录得视频点击都快破万了,我真是小看你了啊千智赫,去酒吧喝酒,和人跳贴面舞?出趟国你就变这样了?”


 


千智赫听他一句一句话里带着刺,越听感觉周身越冰冷,印象里Karry处女座嘴巴刁钻毒辣的本性在他们再次相遇之后就从来没有苏醒过,眼下应该是第一次。


 


“什么...视频?”


 


“千智赫。”那边的人像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接着便是一声可怕的怒吼声:“你特么醉到连自己被录像放上facebook都不知道了吗?!”


 


像是不解恨似的,那人还往他心上最软的地方又狠狠的戳了一下。


 


“你不是去读书的吗!早知道这样你跑去英国做什么!!”


 


接着噼噼啪啪乒呤乓啷震天响,Karry在那边好像还摔了些什么东西。


 


......


 


......


 


接下来的两分钟,两人都没有说话。


 


半响。


 


“学长...”


 


小学弟慢慢的开口,声音低沉。


 


“我从来都不想来英国。”


 


......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带着溃意。


 


“我不喜欢天天帮别人打扫房间,我也不喜欢去酒吧也不喜欢喝酒.....“


 


“我不喜欢阴雨绵绵的天气.....我不喜欢天天都要打伞出门......”


 


“这里没人陪我说话没人陪我看电影....我...我都半年没去舞社了....平安夜快到了他们让我去表演....我.....我也不想去......"


 


他眼前发黑,胸口一阵阵的钝痛,印象里自己就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明明心里一个劲的在说丢死人了不要说了,但是嘴上就是停不下来。


 


“我不喜欢这里......我...讨厌这里.......这里......”


 


手机那头一直没有声音,千智赫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电话挂了。


 


他扔了手机抓过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在里面泄愤似的低吼几声,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满脸都是冰凉凉的泪水。


 


.......


 




 


Karry学长。


 


这里没有你。


 




 


5.


 


千智赫生平第一次和人冷战,对象竟然是Karry。


 


这件事情若是说给高中的千智赫听,你给他一百个胆子估计他也不敢相信。


 


两人好几天没再联络,这期间天气越来越凉,终于在圣诞节前千智赫换上了厚重的羽绒服。


 


平安夜party的舞蹈表演被他拒了,中国青年说什么都不跳了,为了这件事情和丹尼尔破天荒的和他吵了一架,英国小伙大概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这个中国人脑子里哪一根筋又抽了,而且问多了就黑脸不说话,于是只能气的牙痒痒。


 


过了平安夜就是圣诞节,就跟中国过年似的,学校里大多学生回家过节了,离开宿舍回家前丹尼尔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玩一玩,被千智赫摇摇头拒绝了。


 


“那你圣诞节怎么过?”丹尼尔有些抱歉的看着他:“整栋宿舍楼都没什么人了,连中国学生都出去旅游了。”


 


“没关系,”千智赫冲他笑笑:“我回国。”


 


在完全没有提前计划的情况下从生活费里划出一大部分买了一张临时回国的机票,绝对是千智赫平淡人生里的一个壮举。


 


想他从来都很乖,打小就没做过多少过头的事情,上一回是为了逃避Karry死活都要转学;这一回却是不跟任何人商量,心里一横就打算自己悄悄的飞越7500公里回家。


 


可是没办法,忍不了了。


 


想回家。


 


想见他。


 


他们错过三年好不容易在一起,然后就好死不死的开始远距离恋爱,千智赫觉得老天大概就是在玩他,别人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在他这里却是反的,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相处容易相爱难。


 


毕竟他和Karry朝夕相处过,他并不害怕Karry的各种处女座怪癖,他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他愿意每天为他打扫房子归置糖罐和牛奶罐以及其他的各种瓶瓶罐罐...这些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难。


 


真正难的,反而是在每天只能视频通话的情况下,只能发微信的情况下,只能互相思念的情况告诉对方他有多爱他。


 


因为他慢热,话又不多,所以他习惯把所有的感情都掺在行动里,因此一旦分隔两地什么都做不了了,他就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对方知道他的心情,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说出一句“我想留下”,他甚至也想不通为什么当他已经打算放弃出国留下来的时候Karry却对他说“乖乖去读书,你是我的骄傲”。


 


他想不明白,却又不敢问。


 


那句话就像是一直以来勒在他脖子上的一根绳子,让他变得身不由己。


 


明明去哪个学校读书他根本不在意,明明当初报了出国交流只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失恋了,他对什么狗屁英国国立医科大学根本就没有兴趣。


 


他应该早点说的。


 


撒泼耍赖也好,耐下心来讲道理也好,他应该让Karry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那家伙说他什么都知道,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


 


都说相爱的人能够毫无障碍的了解彼此的想法,简直就是骗死人不偿命。


 




 


爱情没那么神奇。


 


爱情只是两个人愿意不停的和对方说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仅此而已。


 




 


赶到希斯罗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天空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雪,千智赫站在候机室里打开手机,微信里依旧空空一片,自从上次吵过架之后,两人一个星期没说话,头一次冷战也算是破纪录了。


 


他撇撇嘴,想想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心里酸酸的。


 


回去之后会怎么样呢?


 


还能和好吗?


 


学长都去开同学会了,要是遇见以前喜欢的谁谁谁,再想想自己现在都去和人跳贴面舞了,会不会又后悔了。


 


他一边想一边拖着箱子慢慢走,脚下步子走的慢,眼睛也没看着路也没注意旁边的人,结果不小心就和一个快步走过的人撞了个正着,千智赫哎哟一声抬起头来,听着对方一口美式英语抱怨着正要说声抱歉结果就惊呆了。


 


眼前的帅气男子穿着黑色羊绒大衣,一双大长腿保持着刚才被撞歪的姿势都没来得及站直,五官精致的脸上也全是惊诧的神色,一双桃花眼都快瞪的圆溜溜的了。


 


“学长!”


 


千智赫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


 


疼。不是做梦。


 


“你怎么在这里?”


 


Karry脸色差的要命,满眼血丝,显然一路飞过来估计都没睡好。他垮着一张脸看着这几天也明显清瘦下去的小学弟,皱了皱眉,最后眼神落在了对方拉着的大箱子上。


 


“你要去哪?”


 


千智赫一个哆嗦,抬头看着显示屏上自己的航班信息正好一闪而过。


 


“....我要回国....”


 


Karry:“......”


 


......


 


......


 


半个小时后两人淋着英国的小雪默默的坐上了回学校的大巴,一路上Karry握着他的手不说话,千智赫侧脸见他下巴居然有些淡淡的胡茬子,头发也有些过长了,对于一向喜好干净又有些强迫症的Karry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过这样有些乱糟糟的形象倒是没有影响他的帅气,反而衬托出一种慵懒的气质来,像个吟游诗人似的,从天而降莫名其妙的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千智赫觉得就跟在梦里一样迷迷糊糊的,到站的时候居然还是Karry提醒的他。下车时他习惯性的要去拿行李,结果被学长不由分说的抢了过去提下了车。


 


回宿舍的路上空无一人,空荡荡的学校里除了路灯几乎就是漆黑一片,Karry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瘦高的背影看着居然有一丝奇妙的孤独感,千智赫站在他身后觉得心脏就像被人用手捏着,疼的厉害,于是跟着走了两步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轻轻的喊了一声。


 


“学长...”


 


Karry闻声回头看他,额前碎发上的雪落了下来融在了他的睫毛上,而长长的睫毛下面那一双桃花眼就像是被装进了漫天的星星,好看的醉人。


 


千智赫觉得自己现在如果再不抱住他,可能这辈子都会后悔。


 


于是他走上前张开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而被抱住的人全身轻轻的颤了一下,大概僵持了十秒之后突然抬手捧起他的脸,低低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忍不住了。”


 


千智赫还来不及问他什么忍不住了,就迎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亲吻。


 


英国校园的石板小路上,小雪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两个中国人在异乡的冬夜里紧紧抱在一起,呼吸缠在一块,似乎再也无法被分开。


 


小学弟迷迷糊糊的被一边吻一边拥着进了宿舍楼又进了电梯,然后又被抵在房门口吻了许久,接着他一边掏钥匙一边用手挡开Karry不停凑过来的脸,最后门一开两人撞进了屋子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就滚到床上了的。


 


两人陷在千智赫不算太大的宜家单人床里,Karry边亲他边脱掉彼此的衣服,边和他念念叨叨的说了很多话。


 


他说他也不喜欢英国。


 


他说第一次听到通知书下来了其实很想说你别去了,但又觉得这样实在太自私了。


 


他说他忍了很久喝了很多酒练习了很多次才顺利说出了恭喜的话。


 


他说他其实每天都不高兴。


 


他还说他其实每天都在吃醋。


 


“吃醋?”


 


千智赫那时候被Karry扒了毛衣正冷的缩成一团,迷迷糊糊的问他:“吃什么醋?”


 


“你室友!”


 


Karry恶狠狠的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


 


“陪你去采购,帮你提东西,给你组合柜子和床,都应该是我做的!”


 


“你看什么看,我本来就小气还矫情,我还有强迫症呢你又不是不知道!”


 


学长开始像只大型犬一样的撒泼耍无赖,好像终于放弃了要在小学弟面前装成熟装大人的想法。


 


千智赫眨眨眼睛,也不知道是被对方吻到了敏感处还是被逗乐了,竟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算了。


 


他在心里想。


 


以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谁爱挖坑谁去挖,反正他是再也不要给自己挖坑了。


 




 


6.


 


第二天千智赫窝在被子里半梦半醒,缓缓坐起身来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突然就看见卧室门一开,裸着上身穿着一条灰白色睡裤的Karry慢慢走进来,一手拿着一杯热牛奶;一手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盛着热乎乎的牛角面包。


 


“你就起来了?”Karry有些担心的看他:“不用多休息一下吗?”


 


千智赫被他问的一愣,这才突然想起昨晚种种,脑袋里嗡的一声脸毫无预警的变得通红。


 


Karry:“你怎么了,发烧了?怎么脸这么红?”


 


千智赫:“....赶紧吃吧你别说话了....”


 


Karry:“......”


 




 


晚些两人裹上羽绒服坐在阳台看风景,Karry抱着电脑处理国内的工作,千智赫闲来无事给他泡了杯咖啡,照旧牛奶在右边,糖罐在左边。


 


接着小学弟眯着眼睛像只猫似的蜷在躺椅上,懒洋洋的看着英国校园红砖上爬着冬日里萧瑟的黄绿色的爬山虎,屋外头正是阴雨绵绵的天气,却不像往日似的让人觉得烦躁,只觉得平静怡然,心情好的不像话。


 




 


原来,他也不是那么讨厌英国。


 


千智赫想。


 


他只是讨厌这世上所有没有这个人的地方。


 




 


-END-



评论

热度(1379)

  1. Litchi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