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邬童尹柯你俩赶紧打一架(斟酌再三续)

阿飘:



#投捕组日常⑩+⑨
#呃……饿了









尹柯跟唐缇谈了半节课才回来,一回到队里,一群大老爷们就开始嘿嘿嘻嘻地打趣尹柯。




尹柯笑着摇了摇头,懒得跟一群八卦小子计较。




体育课,还是针对训练,邬童虽然还在跟尹柯闹脾气,但还是要跟尹柯训练配合。




尹柯在跟他商量暗号。




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什么手势是直球,什么手势是变速球。




邬童一直心不在焉的听着,这个之前他们就有商量过,但当时训练没有这么认真,陶西还没从废材蜕变成教练,邬童跟尹柯也还整天在打架。




可现在不同,所有人都在为了预选赛认真准备着,努力咬牙训练着,邬童却跟捕手最基本的暗号配合都没有商量好。




“这个是什么球?”




“……直球?”




“这是变速球!”尹柯的耐心终于耗光了,脱下帽子一把甩邬童胸口。




“你特么到底在想什么?快比赛了你能不能认真点!”




没想到,邬童立马更不耐烦。




“原来您老也知道快比赛了!”邬童开始阴阳怪气。




“你什么意思?”尹柯皱着眉问,他最受不了邬童一副有事儿不说还怪声怪调的样子。




“没什么!”邬童不耐烦的冲了一声。




尹柯也是怒了。




“跟你这种人配合真的需要很大的耐心!”




邬童听了这句话,脸色霎时变了,黑着脸转身就走。




邬童直接不训练了,把帽子扔给尹柯,就走出了操场。




心里像是堵了块大石头一样,又重又憋屈,烦闷得想打人。




跟我配合需要耐心?




我看你是已经没有耐心了吧?!




不知不觉走到了湖边,




而湖边,恰巧也坐了一个人。




看来,不只邬童一个人遇到烦心事。




“栗子,你怎么在这?”




……




放学后的训练,不知道为什么改到了室内场馆。




说实话,室内场馆对于如今训练量已经加大了很多的棒球队来说,其实已经不大适合,毕竟活动不开。




而且,场馆内有回音,啦啦队,不!应该说是邬童的应援队的呐喊声更加大声更加刺耳了。




大概训练了二十分钟,陶西就让棒球队员们休息了。




大伙儿都受宠若惊,尤其是惊,今儿训练时间还没到平时的一半呢,就可以休息?




别是又想了其他招要整人吧。




陶西笑眯眯地看着一群小队员们,没想到收获了一批严防死守高度警戒的目光,无语地翻了个高冷的白眼。




一群受虐狂!




想给你们点福利还心惊胆战起来了?!




自己有这么变态吗?!




陶西慢慢悠悠地走到角落,拖出来一台小音箱,不紧不慢的插上插头和手机。




大伙正纳闷呢,陶西“啪”地一下摁开开关,一阵节奏感极强的舞曲就炸了出来,吓得坐在阶梯上的队员,们一哆嗦。




然后,




世界就明亮了。




一群身着明黄色短裙的靓丽少女翩翩入场,开始欢快的舞蹈。




整齐的舞步,曼妙的身材,青春激昂,活力无限。




“哇哦哦哦哦哦!!!!!!”




一群男生瞬间叫翻了天,起哄声,口哨声,好不热闹,场馆都要膨胀了。




“哇!跳得真好!还以为陶老师又要变相整我们呢,没想到,这么大的福利!”班小松装了下尹柯的肩膀,眼睛都不眨地盯着下面的女孩子,乐道。




“真是大惊喜啊……”尹柯笑得阴冷,黑沉沉的目光狠狠锁在站在场边的邬童身上,“不过小松,你要感谢的话,应该去谢邬童?”




“为什么?”班小松疑惑的回头,刚好瞅见尹柯凶悍的表情,不由得心里一跳,打了个寒颤。




“这是中加的啦啦队。”尹柯语调毫无起伏地说,“领舞的那个,就是她们的队长,邢姗姗。”




班小松张了口,动了动嘴唇,又看了一眼场下跟栗子一块看表演的邬童,直觉这个吧邢姗姗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她不会是来撬墙角的吧?”班小松试探的问。




其实吧,班小松说的这个墙脚吗,是指小熊队的墙脚。




没想到尹柯冷冷应了一声:“可不是撬过一次嘛……不过这回,看来的是咱们家墙脚不安分了……”




“啊?什么意思?”班小松最听不懂尹柯打哑谜了。




“没什么……”|尹柯看着跳完了舞直接朝邬童走去的邢姗姗,幽幽的说,“没意思。”




班小松缩了缩脖子,不说话。




直觉告诉他,此时不说话,更安全。




啦啦队跟队员们聊了一会,就要走了,邬童看起来跟邢姗姗也连得挺开心的样子,见她要走,也很绅士地送人家出去。




班小松第一次看尹柯这么明显的吃醋,不说话,黑着脸,一个人默默地训练。




陶西见训练也差不多了,而且一群小伙子被人家的啦啦队撩的心不在焉的,干脆放人回家了。




尹柯换了衣服,提上包就要走,班小松赶紧拦下来。




“诶,尹柯,不等邬童了吗?”




“等什么?为什么要等?”尹柯冷冷地问。




“邬童的衣服和包都还在呢?”




“是嘛!可是等他送完人回来,估计也得一个多小时吧,要等你自己等!”尹柯转身就走。




班小松委屈的嘟嘟嘴,冲我急什么呀?




又不是我让他送女孩子回家的?




班小松拿上自己的包,默默地跟上濒临暴走的大佬。




所以,


 


等邬童回来的时候,尹柯和班小松刚走。


 


碰了个正着。


 


“哟!护花使者回来了~”尹柯把邬童的书包猛地扔他身上,撞得邬童不由得后退了一小步。


 


邬童冷冷地回看着尹柯,突然龇牙狞笑:“哼!护花使者?这不是尹柯你的名号么?”


 


按理说,气愤如此剑拔弩张,班小松应该留下来以防他俩打架时又有人说和说和。


 


可你听听?


 


这吵的都是什么内容?


 


清官也难断家务事啊~


 


趁着他俩都没注意自己的存在,班小松悄摸叽地往旁边挪了挪,又挪了挪,然后,狂奔而逃。


 


他可不要做炮灰。


邬童冲着尹柯讽刺一笑,把书包随手一扔地上,“您这又英雄救美又落水救人的,这要搁在古代,那个叫唐缇的小姑娘该对你以身相许了吧~”


 


尹柯紧蹙着眉头,不明白邬童居然因为这件事而跟自己生气:“你不要无理取闹,我只是在帮助同学而已,你不要把问题扯到我头上!”


 


“哼!帮助同学?三番两次帮同一个人,又是搂又是抱的吗?”邬童冲回去。


 


尹柯简直觉得邬童不可理喻,他只是看不惯有人去那样欺负一个弱者,跟当初邬童帮薛铁的性质并没有什么分别。


 


而邬童的指控,却是在怀疑他!


 


怀疑他什么?


 


胡乱勾搭女孩子?


 


还是怀疑自己对他的感情?


 


所以,他才故意叫来邢姗姗,是要故意刺激自己吗?


 


“那你呢?主动去撩一个曾经跟你告白过的女生?你想干什么?想刺激我故意惹我生气吗?”


 


邬童神色有些不自然,然后立马强硬地回道:“我只是在帮栗子!而且,初中的时候我就拒绝邢姗姗你特么不是知道?还有,你敢说你的行为就没有让唐缇误会吗?你三番两次地帮她维护她!今天,你跟她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说什么?!”


 


“鬼鬼祟祟?!”尹柯不可置信地瞪着邬童,他没想到邬童居然用这样一个词形容自己,“我说了什么,你管的着吗?!是!你是拒绝了她,可是,你明明知道一个女孩子至今对你还抱有希望,你还主动去招惹人家!刚才,你不是送人家回家了吗?”


 


“我没送!”邬童大声喝道。


 


“你为什么不送?”敢吼我,尹柯也大声吼回去。


 


俩人像乌眼鸡似的对峙的。


 


“不顺路!送什么送!”


 


尹柯定定的看了邬童几秒钟,转身就走。


 


邬童抓住尹柯的手腕一把扯过来,“你走什么!说清楚!”


 


“说什么!”尹柯狠狠甩开邬童,“你的报复很成功我很生气,行了吧!”


 


尹柯揉了揉眉心,不想再跟邬童吵了,特别心累。


 


“你一直都是这样,只要自己开心就好,根本不必要在乎别人的感受……”


 


尹柯转身就走。


 


“那你呢?”邬童冲着尹柯的背影不服气地大吼,“我是故意找人气你,那是因为我想要你理解的的心情!而你呢?你有一点自觉吗?你考虑我的感受了吗!”


 


尹柯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


 


“幼稚!”


 


尹柯已经走了,邬童傻傻的站着,突然猛地一踹书包,


 


“艹!”


 


 


……


 


 


 


邬童不想回家,但他也不知道去哪儿。


 


坐在体育馆的阶梯上,低着头。


 


他不明白,明明周末还很好,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样?


 


可是,明明都是尹柯的错啊?他为什么还能那么理直气壮地冲自己发火?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会。


 


邬童感觉身边坐下来一个人。


 


邬童惊喜地一扭头,结果意外发现是最不想见到的人。


 


“尹柯不在这!”邬童转回来,冷声说。


 


“我不找尹柯,我找你。”唐缇也不看他,轻轻地回答。


 


邬童疑惑地看她。


 


“你么刚才吵架我都听见了。”唐缇平静突出一句话。、


 


邬童终于坐直了,危险地盯着唐缇。


 


“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像我会害你一样。”唐缇被邬童瞪得缩了缩脖子,“我之前就知道你们的关系了。对了,还是你告诉我的。”


 


“我?”邬童饱含不善的眸子微微一敛。


 


“对啊,就是今天下午的体育课。”唐缇看了邬童一眼,轻轻一笑,“今天的跟尹柯聊的时候,你不是打了个电话过来嘛,尹柯一接你就挂了,然后……我就看见,尹柯手机上面,穿裙子的你的照片~”


 


“我曹!”邬童立刻别过脸,磨了磨后槽牙,耳朵微微充血。


 


唐缇看他的模样,噗嗤一笑,自顾自地说下去。


 


“尹柯人很好啊,帮了我很多次,不过,我真没想对他以身相许啦~”唐缇转过头好笑的打趣了一下邬童,“今天我跟他说,他这么帮我,很容易让女孩子误会。然后,他问我,那我误会了吗?我当时逗他说差点儿,他还有点意外。我当时还觉得他好直男。直到你打电话来……”


 


“我直接就感觉你们是那种关系,尹柯竟然也很坦然,我问他,他就承认了。你打电话来,又不说话就挂了,我就猜到,即便尹柯没有误会,可能,你也误会了,所以,就想来跟你解释清楚,没想到,还是害你们吵架了……”


 


“你才知道啊!”邬童没好气的嘟囔,态度却缓和了下来。


 


“你知道尹柯为什么这么帮我吗?”唐缇看着邬童,笑吟吟地说。


 


邬童抬头。


 


“尹柯她说,我被欺负的样子,特别他小时候。在小学你转走以后,他被欺负德挺厉害的……”


 


邬童不可置信地瞪着唐缇,唐缇也吃惊的回望着邬童:“原来你不知道?”


 


……


 


 


 


 


 


 


 


小学的时候,尹柯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小哭包。


 


又黑又瘦又小,留着个傻傻的西瓜头,说话带着软糯的少女音,小小声的。


 


喜欢的就觉得特别惹人疼,不喜欢的就觉得特别好欺负。


 


可是,尹柯才刚刚被欺负了一下下,邬童就转来了。


 


邬童小时候就是个小霸王,比现在还要强势霸道。


 


最重要的是,他还特别护着尹柯,那时候,他们还没有搬家,还一起住在那个安静古老的小区。


 


有邬童在,尹柯就开心了很多,也没人敢随便得罪尹柯。


 


可是,在尹柯他们念四年级的时候,邬童转走了。


 


当时邬童还跑到尹柯家,抱着尹柯哇哇大哭,要死要活的。


 


最后,还是被强行抱走了。


 


没有了邬童的保护,原本就不喜欢尹柯又被邬童强势镇压的,还有被邬童教训过的,都找上了尹柯。


 


谁让尹柯是邬童的小尾巴来着。


 


那一段时间,尹柯过得很不好。


 


他有跟父母反应过,可是得到的回答都是“你好好学习,管好自己就好,比不招惹别人,别人自然也就不理你了”


 


尹柯很无奈,也很痛苦。


 


他不喜欢自己保护的很好的书,结果一大清早就被人划得花花的,也不喜欢各种发生在他身上的恶作剧,尤其厌恶那些整他的人恶作剧得逞了以后,猖狂放肆的笑声。


 


有一次,邬童绕过大半个城市来看他,尹柯什么也没说,抱着邬童哭得特别伤心。


 


当时邬童边帮他擦眼泪边打趣他“柯柯这么大还是小哭包,让人真想欺负”。


 


就因为这句话,让尹柯了然了。


 


他没有把自己被欺负的事情告诉邬童,因为他知道,邬童不可能再转回来,就算邬童帮他出了一次头,等邬童走了,自己的境况只会更加糟糕。


所以,也是因为邬童那句话,尹柯不一样了。


 


在尹柯那个周一到教室时,刚好看见有人在翻他的画册,里面画了很多,还有画了邬童。


 


那些人边看边嘲笑他,翻到邬童的那一张时,笑得更恶劣了。


 


他们嘲笑他是女生,喜欢邬童。


 


尹柯死死地盯着他们不动,他害怕他的画册会被毁掉。


 


直到有人开始撕他的画册,他知道,隐忍,是换不回重要的东西的。


 


那是尹柯生平第一次打架,他操起一张凳子,狠狠的砸在那人的手腕上。


 


其他人都没想到,平时细声细语低着头的人会突然反抗。


 


愣了几秒,一群人都围了上来,尹柯打不过,但是,


 


他扯过离他最近的人,把他死死地摁在地上,双手玩命的掐那人的脖子,就算身边的人怎么对他拳打脚踢,就是不松手。


 


被他掐的人慢慢地穿不过去,脸也憋成的猪肝色。


 


旁边的孩子慢慢停了手。


 


尹柯这是要人命的打法,他们都被尹柯这股狠劲儿给吓到了。


 


后来,尹柯被叫了家长,尹柯梗着脖子,就是不认错。


 


尹柯妈妈还当着老师和受伤孩子的家长的面打了他。


 


尹柯那一次面对那样可怕的状况,居然没哭,只是冷冷地走回自己的课桌,把自己的书包和里面的书本全抱过来,一把扔到那些大人的脚下。


 


书哗啦啦地撒了一地,却可以看见那些雪白的书页上的乱涂乱画以及污言秽语。


 


尹柯冷冷地对他的班主任说,


 


“我打伤了他,我可以赔他钱,要我道歉,门儿都没有吧。”


 


后来,尹柯,


 


就从小哭包,变成了尹柯大佬。


 


 


……


 


 


邬童一言不发的听完唐缇转述的故事,一个小孩被迫成长,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的平凡的故事。


 


唐缇看着愣愣的邬童,看着空荡荡的场馆,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我特别不想来跟你说这些,显得我好多管闲事啊~”唐缇悠悠地说,“可是偏偏又跟我有关。只是我不明白,你要是误会我跟尹柯,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如果你相信他只是单纯吃醋的话,为什么不吗,明明白白告诉他你的感受,万一他不知道你因为什么难受呢?”


 


“他怎么会不知道?”邬童撇撇嘴。


 


“是,他是知道你吃醋,可是他不知道你的难受程度?而你呢,你冲他发脾气是因为不相信他吗?你想要他做到什么样的态度,对你?你不说,他不知道你具体要什么,他不解释,又自认为你会相信他就不该无理取闹,所以啊……而且,你居然还找女孩子刺激他,他说你幼稚一点儿都没错。”


 


邬童猛地瞪了唐缇一眼,突然又有点疑惑。


 


“嘿!我发现你……跟平时不大一样啊,看你现在在这款款而谈的,不像是那种会被人欺负的人啊?李珍玛她们为什么针对你啊?”


 


唐缇一下子僵住了,咬了咬嘴唇,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这会,又突然变回去了。


 


“照尹柯帮你那个架势,你只会被嫉妒羡慕恨的女生欺负得更惨,你最好还是告诉我,找尹柯没用,他不靠谱!”


 


唐缇把脸埋在膝盖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喂!你哭什么?我可没有骂你啊?”


 


“哈哈哈”唐缇抬起头来,原来是在笑,“你是怕我在跟尹柯接触吧,哈哈,你真的好幼稚!”


 


唐缇说完,把手机打开,翻到相册,递给邬童。


 


邬童接过,看了两眼,没明白唐缇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向我示威你很漂亮吗?干什么?你没机会的!”


 


唐缇无语问苍天,突然觉得尹柯说的很对,自己因为穿个洛丽塔就怕的要死,特别没有必要。


这般那般解释了一通以后,邬童的眼神更加不解了,就是这种不解的眼神,对唐缇来说格外打击人,越发显得唐缇一直以来的隐忍是个笑话。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该说的尹柯都说了,我想通了真的!求你!别说!”唐缇双手合十,做祈求状。


邬童说话真是太无意识地打击人了。
 


对比起来,尹柯真是太懂说话的艺术了。


 


邬童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学校应该已经没有人了吧。


 


“要不要送你?”


 


“可别!您走好嘞~”


 


“得了吧!天都快黑了,我送你出校门口搭车。”


 


“那个啦啦队长一定很心碎,嘻嘻……”


 


“?”


 


 


……


 


半夜的时候,某投手又干起来偷偷摸摸的勾当。


 


爬窗。


 


不过,这次邬童没有急着闯进去,而是坐在窗沿躲在窗帘后悄悄的观察尹柯。


 


死小孩这回正舒舒服服的瘫在床上,抱着他的小狮子。


 


手机被扔在一边。


 


突然,手机振动了一下,尹柯赶紧抓起来看。


 


邬童看他迅速地反应,嘴角勾了勾。


 


尹柯解锁,手指在屏幕划拉了两下,突然又失望地耷拉了眉眼,把手机又扔出去。


 


邬童看他仰躺在床上,把怀里的小狮子举过头顶,然后,开始对话。


 


“幼稚童!”把小狮子甩来甩去。


“还敢气我!是不是觉得自己特能耐啊?!”一手提着,一手开始抽屁屁。


 


邬童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


 


“谈恋爱!谈什么恋爱!就不该早恋,伤肝伤肺!”


 


邬童笑着腹诽,好像小爷我就很开心似的。


 


似乎觉得打了小狮子有点心疼,又赶紧揽在怀里,摸了摸。


 


“啊呀~讨厌~”


 


偷听的小贼终于按耐不住,推窗而入。


 


毫无征兆地,窗户划拉一声响,被拉开。


 


尹柯还抱着狮子,被吓得一抖,傻傻的扭过头,邬童的脸出现在视野里。


尹柯撑着身子赶紧爬起来,邬童眼疾手快地冲过去。


甩鞋子,扑上去,扔狮子,摁住手,一气呵成。


“你……”尹柯瞪着邬童,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儿。


“我什么?”邬童流里流气地俯视着他。


“你……”尹柯再次开口,可惜被打断了。



邬童霸道地吻了上去。


谈了恋爱就是好,吵架了,亲亲就好。


尹柯乖巧地闭上眼睛,身上的力道也放松了。


邬童放开了桎梏着他的双手,把身下的尹柯紧紧地圈在怀里,亲的越来越狠。


“小柯,你睡了吗?”


正亲的动情的俩人瞬间清醒,一下子慌了。


是尹柯爸爸的声音,而且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俩人立刻一个从床上跳下来,慌不择路地找地方躲。


尹柯一把把要爬上窗子的邬童拽下来,打开一个大柜子,把他往里边一塞。


锁头转动的声音刚好停止,尹柯爸爸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你妈妈出去演出了,爸爸连牛奶差点忘记给你热。”


“谢谢谢谢……爸。”



尹柯爸爸突然凝神打量了尹柯脸,看得尹柯心里忐忑。


“儿子,你脸怎么这么红?不是发烧了吧?”


“没……没发烧,刚刚我在……准备睡了。”


“那你赶紧睡吧。”尹柯爸爸也没在意,转身就出了门。


尹柯跟在后面,刚想把门关上,尹柯爸爸又突然回头,


“对了!”


“什……什么?”尹柯吓得一抖。


“记得把牛奶喝了……”


“……好。”


心有余悸地锁了门,尹柯腿都有点软。



走过去,把衣柜门打开,就看到长手长脚的某只,憋屈地嵌在满柜子的娃娃里,有些因为尹柯打开了门,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


“我说你这么大了……”


邬童还没说完,脖子就被圈住了,瘦瘦地身体软软的抱上来,毛茸茸的脑袋买进了自己的脖子。


邬童怔了一下,然后,手臂紧紧回抱过去,把尹柯圈外怀里,下巴搭在他肩膀上。


“对不起。”尹柯低低的声音从肩膀处传来。


“对不起,邬童。唐缇的事,我没想那么多,我们已经在一起,是我没注意到你的感受,没有做男朋友的自觉,让你难受了,是我不好。”


“我第一次谈恋爱,不大明白,以后我会注意……”



邬童的心酸的一塌糊涂,明明是特地来道歉的,却让他的尹柯先开了口。


邬童收紧手臂,像是要把尹柯揉进心里面,


“我也不好,我太幼稚,不该故意气你。以后,我会收敛,也会控制自己的脾气,所以,尹柯,也对不起……”


尹柯悄悄地笑了,把梨涡噌在邬童的脖子上。


“那你以后不可以乱发脾气不可以阴阳怪气,有事儿你就直接跟我说,不然有时候,我可能真的不明白。”



“好。”



“以后我有事也告诉你,帮忙也好有问题也好,我们都一起……”


“好。”


“你今晚上不走了,好不好~”尹柯放软了语气,悄悄地撒了个不明显的娇。


“好~”








熄了灯以后


“喂!我不要枕着你的手臂睡,这样特别受!”


“你本来是受~”


“你说什么?!”


“嘘~小点声儿~别被你爸听见了……哈哈哈,别挠……”


“嘿嘿嘿……诶?狮子呢?”


“在我怀里呢……”









#7000+
#有点长
#嗯……不知道说点什么了
#今儿发得早,大家早点睡,晚安~





评论

热度(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