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他夏了夏天

鸠炙:

《他夏了夏天》


忠犬童 x 傲娇柯


不打棒球了,认真谈恋爱


略微双向暗恋,学霸学渣


人物设定出入较大


前文点击tag


圈地自萌不上升


——
他和他 维持齿轮的脉搏♥*










两个人听到预备铃打响后立刻匆忙赶回教室,老师已经站在讲桌上了,班小松急忙和老师打个哈哈坐到座位上去,尹柯瞥他一眼“你俩掉厕所了啊”


班小松把头埋进桌洞,装作找课本的样子,却翻了个白眼。


屁咧,是邬童陷入情网了!


邬童正想学班小松混过去,还没张嘴呢,就被老师的试卷扔到脸上,邬童拿着试卷,红笔打出来的分数稍微有点刺眼。数学老师恨铁不成钢地用手点着他的太阳穴“你自己看看这成绩,还能看吗?还有脸见人吗?150分的试卷你起码给我考到一半啊”话锋一转,直直对上尹柯“尹柯和你天天一起上下学,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他呢?”


被点到的人抬头看了一下,正好和邬童视线交汇。邬童立刻闹了个大红脸,嗫嚅着和老师认错,老师把他的试卷留在讲台上,让他先回座位上。拿着试卷叫着名字一个个上来领,叫到尹柯的时候,数学老师满脸骄傲地说道“尹柯这次测验又是最高分,而且在整个年级也是最高分,148分”


尹柯走上去拿试卷,但是一下拿到了两张,数学老师笑眯眯地把邬童的试卷放在最上面“尹柯,我听说你和邬童住的很近,这个周末麻烦你帮他补一补”


邬童尹柯班小松三人反应各不相同。


尹柯心里稍稍有些忧愁,拿着邬童的试卷来回翻看。邬童忍不住欣喜,把头埋桌子底下偷偷笑着。班小松一会瞅瞅尹柯,一会看看邬童,心里泛起几丝社会主义单身狗的心酸。


下课后尹柯把卷子扔给邬童,学着数学老师的语气,掐着嗓子说“150的题,你好歹考一半啊”


“得了吧,就数学老师那讲的,我拿个七十不错了”


班小松插嘴“人家尹柯就考了一百四”


邬童瞪他。什么人家,那是我家的!班小松立刻闭嘴。


终于等到周五放学,尹柯先收拾完书包,跟邬童说在班级门口等他。邬童本来还和别人瞎扯,一看尹柯已经出去了,马上把桌面上乱七八糟的课本试卷一股脑地塞进书包,临出门却被班小松轻拽住,挤眉瞪眼地对他做了个口型。


把握时机!


邬童重重点头,露出“你放心”的表情。


邬童扯住尹柯的手养车棚走,尹柯吐槽他“邬童,你最近少女心是不是有些泛滥啊,谈恋爱了吧”


邬童一僵。


尹柯继续说“我都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


“你不就是喜欢咱们班的…”“好了行了打住不要说了,给我留点面子”“哦,好的”


到了车棚,邬童把车子推出来骂了句三字经。尹柯不明所以凑过去看,发现车后胎被人扎了,双手一摊“好了,这下只能自己推回去了”又小声抱怨一句“还得走回家,书包这么沉,烦死了”


邬童灵光一闪,脑海中浮现班小松的追人真言。耐心体贴不要脸。


这正是表现他男友力的时候啊,他把尹柯的书包从肩上扯下来,搭在自己身上“没事,我给你背”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尹柯想。


-


尹柯回到家就拿出邬童的数学试卷,头痛不已,把试卷翻来覆去地看,翻的哗哗响,摊在椅子上,最后用卷子盖住脸,哀嚎“这可怎么讲啊”


比起尹柯的忧心忡忡,邬童倒是心花怒放,回家米饭都多吃了一碗,邬童妈高兴的不行,一直给他夹菜,劝他再多吃些。邬童爸抽烟看着电视,邬童妈妈伸筷子打向邬童爸爸的手,邬童爸手一抖,烟掉在了地上。


“这筷子全是油”


“就不许你抽烟,你看看这二手烟能给童童造成多大的危害”


邬童爸把烟拾起来,在烟灰缸里摁灭,电视也觉得索然无味了。他把心思转到邬童身上,看了一会邬童直起鸡皮疙瘩,咧咧嘴说“爸,您看您这,看得我怪瘆得慌,你有啥事你直说呗”


邬童爸上下打量一眼他,说“我觉得你今天不太对劲,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


邬童举双手投降“爸,您怎么这么说啊,我像那样的人吗?您可真是的”紧接着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继续说“不过…周末我得去尹柯家一趟。但是可不是去玩啊,我是去补课的!”


邬童爸明显不信,邬童一看他爸这表情,拽上他妈诉苦“妈,你看我爸,我好不容易要学习了,他还这样,多打击我自信心啊,诶呦喂妈,你就不管管啊。”


一听宝贝儿子跟她撒娇,邬童妈心软下去一大半,刚要训人,邬童爸立刻就回屋了。这时候邬童摊出双手,可怜巴巴道“妈,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明天还要去尹柯家呢”


邬童妈佯怒,轻拍一下邬童的手掌,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塞给他五十,嘱咐道“别乱花了啊,人家给你补习你可不能空着手去”


邬童一声遵命也溜进房间里面去,拿着五十块抖了抖,举到眼前看,思索明天买什么东西。思来想去,好东西钱不够,便宜的又没新意,苦思无果,把钱扔在书桌上,两眼随便一瞟,盯上了他妈那两盆当成宝贝的花。


要不把老妈的花拿走?不不不不不不行会死人的。邬童把头蒙被子里,两天细长的腿在床上乱踢,半天才把脑袋漏出来。


可是买玫瑰他又不好意思。


不对不对,买什么玫瑰啊,他是去补课又不是去求婚。


邬童妈正看着电视剧,发现邬童的房门开了一条小缝,声音幽幽地传来“妈,你说什么花便宜耐看好养活啊”


tbc.
——
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写完啊,我还想拉郎呢。


我想要评论啊 ˃̣̣̥᷄⌓˂̣̣̥᷅


惊天超级无敌霹雳想要˚‧º·(˚ ˃̣̣̥᷄⌓˂̣̣̥᷅ )‧º·˚


另外说一下。在这篇文里的wink与原著没有一毛钱关系。邬童呢没有有钱的爹,也不会有一个渐冻症的妈,妈比较宠孩子,爹负责打孩子。尹柯不会有一个只以学习为重的妈,爹妈都特别宠儿子,没有大别墅。两个人从来不是什么死对头,也没有什么转学风波,两个人竹马竹马,顶多就是从小长大喜欢互怼。两个都是普通人,同学老师也都是普通人。棒球呢是兴趣爱好,除了邬童以外只是偶尔玩玩,其他时间都在忙着谈恋爱(划掉)学习。毕竟中国教育体制,你要不是体育生,专门去学一项体育真的挺吃亏的(除非你惊天霹雳爆炸级别聪明)。但是谈恋爱可以啊,和学霸谈恋爱,两个人相互督促相互鼓励相互进步,这才是正常的校园生活。不热血。


我交代完了♥


爱你们啾啾啾♥

评论

热度(208)

  1. 来看文的鸠炙 转载了此文字
  2. 抱起千千我就跑鸠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