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Boy Hood 35&36

希子。:

35-36剧情铺展


冰释前嫌以及投捕默契的一章。


剧里我们捕手的厉害完全没体现出来我很怨念。


下一章是重头戏,感情线会有大进展。


请勿上升。


小愿望依旧是评论评论~


——————————————




35-36


 


从那天之后,尹柯和邬童就没好好说几句话。邬童是不想搭理尹柯的,但尹柯好像又恢复了当初各种找他斗嘴的状态。


邬童本来没心情和他打嘴仗,可每次自己不搭理尹柯,尹柯笑笑低下头看书的那个有点落寞的侧脸让邬童又没来由的难受。


人都是犯贱的,对自己喜欢的人尤其如此。于是他和尹柯又恢复成了最开始时候的样子,尽管在棒球场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默契,但私下里却不知道怎么了,熟悉又陌生的相处模式和那种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的气氛,让班小松简直郁闷的要抓狂。


“你和尹柯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和他没事啊,这不好着呢么,有事儿我还能在这等这位大画家画完画出来陪我去训练啊?”邬童手插兜靠在墙上一脸的冷酷。班小松被噎住,郁闷的锤了锤胸口。


跟邬童说话有的时候真能把你气死……


“你这态度真欠扁。不过我说真的邬童,尹柯他很了解你的,也很支持你。你可别误会他。”班小松在找邬童之前也问过尹柯,尹柯的回答是邬童生他气了,他正在哄邬童呢。班小松是想说有你这么哄的么,但看尹柯那么认真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班小松也明白,尹柯很在意邬童的情绪,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事不关己。他不希望邬童误会尹柯,这对尹柯不公平。


“……你怎么知道。”邬童不屑,但又有些动摇。他本身也没多大气性,只是对尹柯的心思很不确定,听班小松这么说,也起了点好奇心。


“他说他难过也不能成为挽留你的借口,还不如支持你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班小松没当回事儿的把尹柯千藏万藏的小心思暴露的一干二净。邬童愣了一下,然后低头嘀咕。


“…………他怎么知道不能。”


“啊?”


“没什么。”


邬童没多说,只是好像知道了点尹柯的心思。那个傻子,该不会就真的这么理智的觉得我去美国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觉得他要是挽留我也不会留下?对自己真的好没自信……邬童深深的皱眉,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尹柯这么没自信……


拿理智当面具的人总会在最在乎的人面前把自己的那些不安暴露无遗,但这绝对是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


陶西带着棒球队集训并且主要目的是来找安谧,孩子们成了神助攻。不过陶西也不是真的那么过分,他带孩子们来乡下也确实是想让大家换换脑子换个环境,好好的集训一下。


这不,现在就在领着大家进行独特的精神修炼呢。闭着眼睛像坐禅一样坐一个小时……


 


大家对此半信半疑,但也都开始听话的做了。奈何队里总有几个坐不住的多动儿,比如焦耳和班小松。一只蜜蜂就能把一个队伍搅得人仰马翻,陶西皱紧了眉头觉得自己可能带了一群不正常的学生,代表例子就是现在遇到蜜蜂在装死的班小松。


“人家电视里是遇到熊装死,你遇到蜜蜂装什么死啊。”


“他装死也是对的,这符合自然科学。”


“哟,还自然科学。是达尔文告诉你遇到蜜蜂要装死的么?”


“蜜蜂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受到生命威胁。所以小松这么做,也是对的。”


“遇到这么点儿小事儿就装死,真丢脸。”


“这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如果你因脸面问题而受伤了,那不就得不偿失了。”


“……切。”


邬童不喜欢这种相处模式,喵的自己和尹柯斗嘴就没有赢过!!


 


……


陶西来这边的另一大目的就是把安谧拉回去。


明明两情相悦但非得矜持着真的太痛苦,于是他想了个告白的招,让所有人当助攻。


尹柯对陶西这种积极进取大胆告白的性格非常羡慕,邬童仿佛察觉到了他在想什么,凑过来碰碰他。


“单身狗,羡慕了吧?”


“……”


尹柯瞪他一眼转身走了,邬童留在原地看着尹柯有点仓促逃走的背影扬起笑意。


 


喜欢一个人,心里随时随地都觉得满满登登的。即便他和尹柯之间有很多话还没有说开,但喜欢就是喜欢。再吵架闹别扭,邬童也从没想过和尹柯除了在一起之外的其他可能。他喜欢尹柯像喜欢自己一样自信,坚信不疑。


 


告白的结果是安谧接受了,其实也对,毕竟她也喜欢陶西。尹柯和邬童并排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俩拥抱,再看看前面对视一眼然后默契的害羞着扭开头不看对方的班小松和栗梓,他们俩也对视了一眼,然后忍不住带头鼓起了掌。


 


回程的时候,班小松和栗梓并肩,回头给了邬童一个眼神。邬童立即心领神会的拉住尹柯。


“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吧。”


尹柯是多聪明的人,看的出来今天的事儿让这几对儿都有点荡漾了,也没打算当电灯泡,于是顺从的被邬童拉走。


“陶西,我为什么感觉到了早恋的感觉。”


安谧看着班小松和栗梓的背影若有所思,被陶西揽着推走了。他对班里的事情心知肚明,自然是要维护孩子们的,所以他把安谧拉走了,安谧跟他抱怨这人对孩子们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陶西一直在打哈哈,打情骂俏的两个人看的邬童眼热。


他无语的停下来,拉住一直闷头低着走的尹柯。


“我们再换一条吧?”


“我觉得可以。”


“要不要拉手走啊,单身狗?”


“…………滚。”


 


今天这种场景,对心里有人的人来说都没办法不触动。班小松和栗梓如此,邬童和尹柯也是如此。所以邬童也难得的有心思逗尹柯,尹柯也难得的照单全收。若不是夜色当掩护,只怕红透的可以滴血的耳朵会把他的心意泄露的一丝不剩。


乡下的空气清新,晚上月光明亮,背着光的地方满天星辰。邬童和尹柯并肩走在乡间的小土路上往回走,突然尹柯叹了口气,惹来邬童的侧目。


“邬童…我有些话想找你谈谈。”


“哦是么,可我不想听。”邬童语气轻松,他站在尹柯对面,手插兜酷酷的站着。尹柯微微抬起头看向他,有些难以启齿。


邬童似是看出了他的犹豫,沉着声音开口。


“当初是你定的说要联赛结束后。怎么,现在忍不住了?”


“……”


“尹柯,你和我不一样我们都心知肚明,所以无论是谁来到谁的世界,放弃自己原先的世界都不容易。我以为你需要更多时间来积累勇气,所以我从没打算逼你说出口。”


“……嗯,我知道。”


“喜欢你是我无法掩饰的,有些时候你的态度确实会让我觉得不安和急躁。你一直冷静理智,分析着我去美国的优劣,然后站在我的角度思考问题,把一切后果都考虑的一清二楚然后给我排列出个一二三四等的结果后,静等着我去选择那个你排列出的最好的结果。哪怕这个结果会让你失去我,也会让我失去你。我没说错吧?”


尹柯无话可说,他头一次发现邬童比自己想象的要更了解自己。


 


“但是尹柯啊,如果你是用脑来喜欢我,那我觉得你不够喜欢我。这就是我最近生你气的原因,因为我怕真的是这样。”


尹柯震惊的抬起头,想说不是这样的,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来。


邬童一直看着他,发现他的窘迫也只是笑笑。


“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当初在中加你可以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说不来就不来说退队就退队。来到月亮岛之后,到邢姗姗来我都没发现你对我有任何占有欲,如果有你不会让我去送她,不会在猜到了我可能要去美国的时候都不挽留。我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猜你大概也不知道我看到你和别人说话我都会发疯,看到郁风坐在你后面跟你说话我都嫉妒的想让他一整节课都做俯卧撑吧……”


尹柯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脑海里闪过很多很多片段,当初在月亮岛初见时邬童对自己的态度波动,次次拉自己下水不让自己独善其身,郁风来了的时候奇怪的态度和莫名的对郁风的敌视,偶尔自己和沙婉说话时的冷漠眼神。


原来他这么喜欢自己……而自己让他这么不安。


尹柯急的想说什么,却愣是一句辩驳都说不出来。内心深处,他仿佛也在问自己,不希望自己做草率的决定和回答,那对邬童不公平。


邬童显然明白,所以没逼他。


“你需要时间,我也觉得我应该给你时间。联赛结束吧,联赛结束你再告诉我。”


“邬童……我…”


“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你说。”


“我要是准备去美国,你会难过吗?”


 


尹柯抬起头,直直的望进在黑夜里也有着隐隐光芒的桃花眼睛。


夜风微凉,月色如水。邬童温柔的如此陌生,却让尹柯心动不已。他和邬童对视好久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琥珀色的眼睛晶晶亮亮的,满眼满心都只有一个人。


眼里映射出的那个人笑了,两颗小虎牙,难得的孩子气。


尹柯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只不过是一个点头的小动作,就让这个一向冷酷的人露出如此好看的笑脸,他又何德何能……


邬童像一颗大石头落地一般长长的松了口气,笑着说。


“那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他牵过尹柯的手把人往回拉,不去拆穿这个泪腺低的人在自己身后默默落泪还要忍住不哭的狼狈样,只是温热的手掌把人略冰凉的手攥在手心里,紧紧地不放手,然后偷偷的笑开。


要牵着手走啊,单身狗。


 


……


自从说开了之后,虽说尹柯还没有正式表明心意但这已经不能阻碍这两个不要脸的投捕秀恩爱了。


班小松很是郁闷啊,就一晚上而已,到底发生了什么。


栗梓是女孩子,谈恋爱也很难得的少女心,处处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安主任抓到。邬童和尹柯却完全不避讳,该怎么虐怎么虐。班小松有的时候都有种‘我诅咒你们继续吵架’的心思了……


 


就在这种气氛渐渐冰雪消融,一切都迎来好的进展的日子里,小熊棒球队迎来了他们的倒数第二场比赛,也就是区棒球联赛的半决赛。


小熊队vs白景队。


小熊队是进入状态很快的球队,开局一般都气势高昂,连续三个三振出局,攻守轮换。小熊队都高兴的跳脚,但尹柯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


邬童坐在他旁边喝水,看到尹柯脸色凝重就问了他一下。


“嘿,看什么呢?”


“我在看白景队。我们三振出局了三个,他们却一点着急的神色都没有。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说?”


“白景队是以防守出名的球队,我觉得他们要打持久战,等到你的体力下降就会反扑。”


“你的意思是说最好一开始就拉开优势?”


“能这样最好……”


邬童看向白景队的队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第二局开始,小熊队在进攻上放开了手脚,进攻效率非常高,很快就形成了满垒的局面。第四棒陆通走上场前看了一眼教练陶西,陶西手打平在脖子处划了一下,牺牲高飞球。


陆通虽然有些难过,但是他记得陶西说过,棒球就是牺牲之球,所以他视死如归的走上击球区,对着站在三垒上的邬童使了个眼色,邬童会意。在陆通击出高飞球的那一刻,飞快的从三垒跑回本垒。


得分!


 


攻守互换,邬童继续高光表现,接连让对方的选手三振出局。但白景队在防守方面几乎是滴水不漏,显然在休息期间他们也调整了战术,用防守全面压住小熊队的攻势,誓死不让小熊队再得分。


这是典型的持久战的打法,陶西在场外皱起了眉头。


 


比赛继续,攻守双方都不肯示弱,比分也一直胶着。这种持久战最消耗的就是投手,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邬童的投球速度已经渐渐地慢了下来,坏球率也在提升。


“栗梓,他投了多少个球了。”陶西问了问一直在旁边做统计的栗梓。


“75个。”


陶西站了起来,但同一时间,尹柯也喊了投捕暂停。陶西看了几秒,又坐回了椅子上。他相信尹柯……


 


 “邬童,你刚才的球路和投球姿势都有问题。出什么事儿了嘛?”尹柯很担心,因为作为捕手,他对投手的状态好不好有最直接的感受。


“没事。走了会儿神。”邬童有些躲闪。尹柯对他的情况太敏感了,他自己只是察觉到肩膀有些疼,却没想到投球姿势已经乱了。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说实话,虽说是为了球队,但面对尹柯,还是很心虚的。


“走神?半决赛还能走神,心够大的呀。”尹柯显然也知道他没说实话,语气也尖锐起来。


“行了我知道了,继续吧。”邬童撇撇嘴表示他知道分寸。


“邬童,投球对肩膀的要求很大。有什么不适应的,一定要告诉教练。”尹柯拿他没办法,最后叮嘱了一次,然后转身回到捕手的位置上蹲好,给出了暗号。


 


被尹柯‘教训’了一顿的邬童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虽然手臂和肩膀越来越疼,但还可以坚持的情况下他还是没让对手从自己手里拿到一计全垒打,分数胶着着,没有拉开可以说邬童这个投手,不愧被称为王牌投手。


攻守交换。


事情就从这里变严重了,因为跑垒,俯冲的时候撞到了捕手的膝盖处,邬童右肩的情况更严重了。


 


而后攻守再次互换,重新站上投手丘的邬童的手臂受伤的事却再也瞒不下去了。陶西喊了暂停,和尹柯围过来。


“邬童,你的手臂让医生看一下。”陶西脸色很严肃,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厉,根本不容人抗拒。


“不用,没事……嘶!”邬童还想逞强,被陶西一拉疼的立刻变了脸色,一下子就冒出了一头细汗。


“还说没事!你准备下场,其他人你们……”陶西不能忍了,他深知肩膀和手臂的伤会带来什么后果,万万拖不得。但是邬童却不干,和他当初一模一样。


“不行!起码让我投完这一局,大家努力了这么久,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嘛!”


“为了一场比赛你想把自己的手臂弄废嘛!”陶西也火了,为邬童的年少不经事头疼,也为当初那个一样头脑发热的混蛋自己头疼。


“教练!我没有开玩笑,也不是为了争全投。你看看比分板,看看现场。我不能走,走了人心涣散,士气就再也起不来了。我们冲进冠亚军之战,还能有希望么?”邬童坚定的不挪动一步。他不是为了出风头,以后再也不能打棒球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此时此刻他不能走,就算堵上这条手臂也不能走。


陶西被他说的话震慑了,确实,邬童下场不仅仅代表着他们没有了利刃,更会让自己队伍的军心涣散。但他不能拿邬童的手臂赌未来……


一直没说话的尹柯看到他们俩如此僵持,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了口。


“教练……交给我吧。”


邬童和陶西看向他。捕手尹柯,球队里的大脑,场上的教练场上的军师。邬童这把利剑该往什么地方挥去才能造成最有效的杀伤力,是大脑应该负责的。


“……尹柯,靠你了!”


陶西相信尹柯。


在棒球场上,负责为投手选择球路的人是捕手。因为捕手是全场最有大局感的人,只有捕手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对方击球员,三个垒上的情况,并监控盗垒信息。捕手和投手的默契配合,也是一个球队的核心。为了做到这一点,捕手要了解投手的习惯,投手也要给予捕手充分的信任。捕手是投手在赛场上的精神依靠。而他们小熊队的捕手尹柯,对投手邬童而言,不仅仅是比赛里的精神依靠,更是邬童打心底里最最信任的人。陶西深知这一点,所以他相信尹柯,一定能做好他该做的事情。


 


陶西回到座位上,而尹柯把球放入投手的手套里,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回到捕手的位置。


看着邬童在做准备,尹柯脑子里回想起了当初陶西对他说的话……‘’邬童是王牌,但这张王牌怎么用,关键就在于你的调度。你是计算机,是我们小熊队的大脑。我不在场上,只能给出建议,在比赛中的战略决策权,我全权交给你。’


 


他知道他现在的目标是尽一切可能让邬童的手臂在消耗最小的前提下尽快拿下比赛,这,关键在于配球。尹柯沉吟片刻,右手下垂,做出了‘蝴蝶球’的手势。


邬童一愣。如此复杂的蝴蝶球,并不符合保护他手臂的宗旨,但他还是没有犹豫的照做了。他信任尹柯,而他这一球投出,引来了场外大家的惊呼,因为一个好的投手会1到2种变化球已经很难得,他邬童竟然会三种。


而捕手尹柯也很让人震惊,最难接的蝴蝶球,他从容不迫,胸有成竹,好像早就用手套等着球似得。这样的默契,太可怕了!


 


可怕,是的。


这一场比赛,所有人才见识到尹柯当捕手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而他和邬童的默契又有着怎样的杀伤力。


白景队的下一个击球员,欧力,白景队的第四棒,防守一垒手。左撇子,臂力强,柔韧性好,但易急躁,状态很不稳定。尹柯明白,投手每打出一种新的变化球,就意味着击球员算准球种,击中的概率下降到20%到30%,现在邬童就算不再打新的变化球,欧力算中他球种的概率也只有33%,打中的几率则更低。


 


面对这位球员,尹柯思考了几秒后,给出了直球的手势。


“直球?怎么会是直球?”邬童疑虑,握球,想了想又放下,摇了摇头。


但尹柯很坚持,又给出了直球的暗号。邬童觉得很冒险,这基本上等于直接喂球了,他和尹柯一起研究过白景队的队员,这个欧力力气很大,如果投简单的直球,很有可能会被击出全垒打的,所以他才又摇了摇头。


裁判都不耐烦了,示意尹柯喊暂停和投手好好沟通。尹柯却摇摇头,想了想,双手交叉放于胸前,仰头,作势向后倒下。


 


邬童愣了,这个动作不是他和尹柯设计好的一系列暗号里的。他旋即想起来,是当初训练的时候做的信任背摔。


当时……他很信任尹柯,直直的朝着尹柯那边倒下去没有丝毫犹豫。


这是让他信任自己的意思。


投手邬童整了整帽子,终于点了一下头,然后投出了球。


 


欧力以为会是蝴蝶球所以没有挥棒,等发现是直球的时候已经晚了,球已经被捕手尹柯牢牢接住。


欧力气恼的回头看了一眼捕手,发现人家根本就没在看自己,把球扔还给投手,眼神专注的盯着投手。


欧力被无视的心浮气躁,接下来的两球都是直球,却一个都没打中。直接三振出局……


 


而接下来白景队的击球手就几乎都想吐血了。


捕手的配球出神入化,一会儿直球一会儿曲球一会儿变速球,但因为暂停过后的第一球是蝴蝶球,白景队又不敢掉以轻心,所以错过了好多直球的击球机会。被投捕调戏的晕头转向的,让场外的人都恨得牙痒痒却无能为力。


最后一球了,尹柯心念一转,打出暗号,所有人往前,趋前守备的阵型让白景队的教练觉得被挑衅了。这是算准这一棒会打触击?太小瞧人了,白景队好歹也是打进半决赛的队伍,不可能会这么保守。白景队的教练给出暗号,让击球手往外野打,最好打出全垒打,直接终结比赛。击球手得到暗号,做出相应的准备,但这一切都被尹柯看在眼里,他的手像个猫爪子一样摇了摇,然后张开手臂。


伸卡球。


邬童愣了一下,然后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然后投出。球被击中后向班小松的游击手区域滚落,被早就准备好的班小松一棒传球,白景队垒上三人被三杀出局!


 


这是球员力量和速度的较量,更是心理的较量。连陶西也忍不住为尹柯的谋略赞叹不已:“先出其不意,震慑对方;再用巧劲,激怒对方;最后用配合完成三杀!尹柯的配球简直绝了!”


最后一局,胜负虽说还没分出来,但已经确定了很大的领先优势。陶西这才问邬童,现在是不是可以去医院了。邬童看了看班小松和大家,又看了看喝着水一脸淡定的尹柯,终于点了点头。


 


……


 


邬童的胳膊没什么大事儿,但为了不落下病根,还是绑了夹板固定了一下。


单手不方便的邬童简直就成了粘人精。除去他爸爸回家伺候他之外,在学校尹柯就成了邬童的全方位私人助理。


打饭打水,背书包写作业几乎全是尹柯的事儿。就差没替邬童上厕所了……尹柯是任劳任怨的伺候着,直到邬童去医院复查,第二天拆掉了夹板来上学后,尹柯的态度就180°大转弯。


面对变脸如此迅速的尹柯,邬童表示很委屈。


“什么人呐这都是……”


 


……


放学的时候班小松好心要帮忙。 


“邬童,我来帮你收。”


“小松,他胳膊早好了。绷带都拆了……他要再不动的话,手就废了。”尹柯作为知根知底的人可看不惯邬童这么继续作威作福的无病呻吟。


“你看他这样子,让他收的话,天黑都收不完。我还想早点回家呢。”班小松今天这不是他好心,是他跟尹柯演的戏。就是为了整一整这个装病了好多天的邬童。


尹柯笑了笑,伸出手打掉一本书,被邬童下意识的接住了后,尹柯笑得更开心了。


“你看……这不挺机灵的么。”


露馅了的邬童有些窘迫,瞪了尹柯一眼。


“班小松爱收拾就让他收拾,你那么多事儿干嘛。”你不爱管我还不行别人管我了真的是……


尹柯没说话,看着班小松‘善良’的把邬童的书包装好给他放在阳台上然后离开,邬童起身朝尹柯得意的笑了一下。尹柯也依旧扬着笑意坐等他上钩。


邬童就这么傻而单纯的去拿自己的书包,结果……


“哇……这都什……么”书包的重量超乎想象,打开书包一看才发现被班小松塞了好几本大字典,死沉死沉的。


“班小松!!!”


“略略略~谁让你老指使我们,尹柯说要教训教训你!”班小松说完就真的跑走了,本来还幸灾乐祸的尹柯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讲义气直接把自己卖了,笑意都还没散去就发现邬童转过身朝自己来了。


 


“咳……那个,走吧走吧。我送你回家。”尹柯绕开邬童,手脚利索的把那几本大字典拿出去然后把邬童正经的书本放回包里背在了自己肩上然后一溜烟跑出了教室。


邬童这才笑了,大跨步追上去搂住尹柯的脖子。


“晚饭一起吧,我爸今天回不来。”


“……你勒着我了。吃吃吃,胳膊受伤这两天你都胖了两公斤了。”


“………………”


 


尹柯本以为,在决赛之前,他们可以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下去。可以让时间告诉他心底的答案,然后在比赛结束的时候跟邬童摊牌。


但没想到,原本平静的生活又一次被打破了。尹柯知道的时候忍不住心都跟着疼起来……


 


邬童知道了他妈妈的事情,崩溃了……


 


陶西特地来找了他和班小松说明了情况,班小松在陶西走后转身看向尹柯。


 


“尹柯,他需要你。”班小松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尹柯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一直以来心底的那个声音,在现在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TBC—————————



评论

热度(947)

  1. 可乐希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