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Boy Hood 33&34

希子。:

33-34 剧情铺展。


怎么说呢,越到后面越不好写。


因为剧和小说要走的路线和CP文要走的路线完全不一样。


这章内心戏比较多也比较纠结,我尽量写的让大家清楚明了,也尽量让人物心理符合wink的设定。


其实还是挺心疼尹柯的,这种性格很吃亏啊。


希望大家喜欢吧,我也很没底。


不要上升。


评论留点建议或者鼓励嘛~


——————————————————


33-34


 


月亮岛中学最近有三个非常有名的人,在最近陷入了非常不对劲儿的情况。


首先呢,是月亮岛的教学主任安谧和体育老师兼高一6班班主任陶西。这二位的情况非常明显,往日里一见面就互看不顺眼的人现在躲着走。安谧对陶西从各种找茬变成了‘只要你不来烦我,我就什么都答应你’的情况,而陶西呢,从各种讨厌安谧,给人家起外号到现在各种献殷勤,甚至在安谧不搭理他之后也变得茶饭不思。


这两个人的情况或许旁观的冷静的人已经看出端倪了,比如说尹柯和白舟,但另一个人的不对劲儿,尹柯就看不出来了。


 


月亮岛高中校草,棒球队的王牌投手,高一六班的邬童。


 


尹柯自问他对邬童没办法做到客观冷静的分析,所以面对邬童最近的不对劲儿,尹柯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自从和邢姗姗吃过饭以后,邬童仿佛整个人都变得心神不宁的。别人都在讨论陶西和安主任,他自己在那发信息,还自己一个人笑得特别傻。


班小松从邢姗姗来的那天开始就忧心忡忡的担心邬童被邢姗姗挖墙脚,现在一看邬童这状态更是担心的要死。他坐在尹柯后面的书桌上看着连随身听也不听了,一直盯着手机聊天打字的邬童有些不安的戳了戳尹柯。


“哎尹柯,你说邬童天天抱着个手机在看什么呀?”


 


尹柯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看向邬童,微微皱起了眉。


按照他的想法,邬童是不会因为邢姗姗而回到中加的,这个假设不合理所以他不担心这个。但是邬童这样子却确实很不正常,说一千到一万,他和邬童之间话始终都没说开,理由千千万,但没说开就是没说开。他可以说服自己去想说邬童不是在谈恋爱,但除了这个尹柯竟然找不出第二个理由为邬童这种诡异的状态开脱。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回答了班小松一句:


“不知道……”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越来越诡异,渐渐地让尹柯也越来越不安。


比如说他们三个中午吃饭,平日里邬童是吃的第二多的,而且他很少会在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玩手机。但现在却不是这样。


尹柯和班小松拿着饭坐到邬童对面的时候发现这位大哥连平日里最爱吃的番茄炒蛋和面都一动不动,专注玩手机。


尹柯和班小松互看一眼,班小松给了尹柯一个眼神示意‘你来。’


尹柯吞了口口水看向还在玩手机的邬童。


“邬童。邬童……邬童?”


邬童都没反应,于是尹柯和班小松默契配合的把几乎一碗辣椒油都倒邬童碗里了,然后尹柯调高了声调,好不容易让邬童从手机上抬起头来好好吃饭,但是邬童却还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把多加了五勺辣椒油的面吃的很香。


“他这么能吃辣啊?”班小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学校食堂的师父是重庆人,自己榨的辣椒油,辣度特别高啊。平日里邬童顶多是2勺左右的量就已经辣的满头大汗了,现在竟然五勺都没反应。


“……一个人如果太专注于一件事情的话,他的味觉敏锐度就会降低。”尹柯苦笑了一下,解释到,他都有点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如此理智的分析。


 


下午棒球训练,邬童更是让班小松近乎炸毛。


平日里他都喜欢跟尹柯坐一块的,但今天的邬童竟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继续盯着手机,还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忧伤的。


尹柯一直盯着他,班小松也时不时的看邬童一眼,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撇下栗梓凑到尹柯旁边。


“哎尹柯尹柯,你看邬童。他……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要说曾经他怀疑过邬童和尹柯互相喜欢,后来俩人和好之后让他曾经快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但是他一直没看到邬童和尹柯有过于亲密的接触,俩人的态度还是像往常一样互相吵架互怼,虽然偶尔有难以让人忽视的默契,但作为投捕那实在很正常,在没有过多的证据证明什么的情况下,班小松早就忘了他和尹柯的事儿,一心以为不过就是关系好一点,邬童的性取向绝对是正常的。所以现在看到邬童这个样子,班小松觉得就是谈恋爱了。


“有可能。”尹柯没多说什么,但这三个字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证明了他的心绪都在受到动摇。至于班小松,他完全没发现尹柯的异样,对和邬童聊天的人的性别已经自行断定为女生,唯一让他惊讶的是,邬童这个说过不会早恋的人,竟然早恋了。


“他……他居然早恋了。”


 


“尹柯,班小松,我今天有事儿我先走了。”还没等班小松和尹柯研究出个所以然,邬童就已经唰的起身往门口走了。他的脚步急促,脸色有些焦急和期待,尹柯看在眼里,靠在阶梯上听着班小松冲邬童的背影喊着‘我还没答应呢!’,没有说话。


 


……


焦耳偷听到了一切,然后瞬间传遍整个六班,第二天早上一向来得早的尹柯就成了大家围攻的对象。


“尹柯我跟你说,要是让我掌握了的第一手消息,我绝对第一时间告诉你。”这是焦耳。


“邬童真的有女朋友了么?!”这是以李珍玛为代表的邬童女友粉。


“尹柯,邬童的女朋友长什么样,你见过嘛?”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栗梓和唐缇等吃瓜群众。


班小松一进来就看到尹柯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他脸色很不好的样子。随后又听到栗梓她们问邬童的事儿,为了保护朋友的隐私和权益,班小松无奈又郁闷的反驳。


“不是女朋友。”


“难道是男朋友?!”栗梓一听更炸了,结果换来自家竹马的一个爆栗。


“怎么可能是男朋友,邬童的性取向绝对正常,这我可以保证。”班小松非常无奈,自家青梅脑子里都想得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但……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他内心自我拉扯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瞬间就吸引到了大家的目光。


“你凭什么保证……”


 


邬童。班小松看到是邬童,立刻躲到了尹柯身后。其他参与讨论的人也都下意识的一缩,邬童的气场太强大,他们这种小角色还是不要犯上作乱的好。


邬童看都没看别人,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尹柯,然后慢悠悠的走到大家面前。


“你们,说我什么呢。”


“说邬童你谈恋爱了也不跟我们说,真是不够意思。”


“谁跟你说我谈恋爱了……”邬童郁闷的瞪大了眼睛,焦耳微微退后了一步,把尹柯推了出来。


“你问尹柯。”


 


邬童看向尹柯,发现尹柯的脸色很难看,邬童不解的扬了扬眉。内心一阵不解,这人又怎么了,前两天就怪怪的,到现在好几天了,他和他的捕手话都没说几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尹柯这样,邬童其实也挺费解。


尹柯可不知道他的那些心思,从人群里走出来站到邬童面前,开口问道。


“邬童,你最近都跟谁聊天呢……”


“怎么又这事儿。我最近是在跟邢姗姗她……”邬童被不知道第多少次的问句问的头疼,别人也就算了怎么连尹柯都开始问自己这种问题。他是有心跟尹柯解释清楚,但话都还没说完,电话就响了。他只能看了尹柯一眼,转身走出教室接电话。


大家面面相觑的看着尹柯,而班小松第一个动了。他像脱了力一样的飘回自己的位置趴下,嘀咕了一句:


“邢姗姗啊……”


“小松,这件事儿没有当面问清楚之前,你先别瞎猜了啊。”尹柯觉得无比的头疼烦躁,他明知道也相信邬童不可能为了邢姗姗回中加,也愿意相信邬童和邢姗姗没在谈恋爱,但他不能跟班小松说人家邬童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性取向还真的‘不正常’,因为他没证据,他和邬童压根也没真的在一起,你让他拿什么说。而且……那次邬童送邢姗姗回来之后的奇怪样子让他都快没信心了,又怎么能理直气壮的劝说班小松呢。


“还问什么问啊,都被邢姗姗给勾走了。”


班小松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认为邬童就是在和邢姗姗谈恋爱,而这个结果一定是邬童会被邢姗姗勾回中加去,别人怎么说都不行。


尹柯也很无可奈何,他看了看门口,邬童还没回来,再看看趴在桌子上毫无斗志的班小松,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


等到邬童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上课了也就没时间跟尹柯说清楚,而且邬童明显发现回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都有点……寒意。


那种透露着八卦和好奇,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但偏偏尹柯大学霸一点反应都没有,自顾自的看着书本,看都不看他一眼。邬童有些郁闷,他真的想找尹柯说清楚的,毕竟别人误会他可以,尹柯误会他不行。


中午的时候,班小松和尹柯却率先找到了邬童,直接拦住了他。


“你们干嘛?!”


 “邬童,你是不是要回中加了?”班小松问。


“什么?”邬童一头雾水的看向尹柯,这是他的下意识反应,一般有什么人说了什么他不是很能理解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尹柯当翻译。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尹柯刚要开口,却被班小松抢了先,这回他干脆的换了一种简洁的提问方式。


“不是,怎么你们每个人都问我谈没谈恋爱啊。到底怎么回事儿?”邬童郁闷了,他看着尹柯,非常的头疼。别人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还要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啊。他邬童喜欢谁尹柯应该最清楚啊……


“你一天到晚抱着手机,是不是跟邢姗姗谈恋爱了。”班小松委屈又郁闷的质问。


“什么叫我跟邢姗姗……”邬童简直就要炸毛了,几乎在内心咆哮,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跟邢姗姗谈恋爱!难道我和尹柯的恋爱日常还没闪瞎你们么!?


“邢姗姗是中加的人,你和中加的人走太近,会…影响我们士气的。”尹柯无语的开口,算是稍微平息了一下邬童的怒火。他换了一种说话方式,算是委婉的表达了班小松的意思,让邬童变得平和了一点。


“我没有在跟邢姗姗聊天,我是在跟她爸聊天。”这回改邬童无力了,他看向尹柯,有些无奈的语气。


“她爸?也就是说你每天抱着个手机,是在和一个大叔聊天啊?”班小松惊呆了,没想到邬童口味这么重啊。


“邢叔叔人很好的,我昨天下午就是去跟他见面。”


“万一人家是个猥琐大叔怎么办啊?”


“什么猥琐大叔啊。他是美国一家棒球社的老板,对棒球很有研究的。现在放心了吧。”前半段是对班小松,最后半句却是对着尹柯。要不是班小松在场,他真的很想好好教训教训尹柯。那聪明脑瓜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呀…


“我还是觉得他被骗了……”班小松看着负气远走的邬童的背影还是觉得惴惴不安。


“再观察一下吧。”


 


于是他们俩跟在邬童身后走,一拐角就看到邬童又接了个电话。


 “尹柯,你看邬童。”班小松瞬间像猫被踩了尾巴一样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指着邬童冲尹柯说。尹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听到了一句邬童说的话后,就挂了。


“好,那邢叔叔,下午见吧。”


这句话让班小松几乎跳起来,尹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率先向邬童走去,但立刻就被班小松反超了。他看着班小松想搞偷袭,却被邬童敏捷的闪开了。


 


“干嘛,想偷袭啊。”


”邬童!你下午是不是要和那个大叔见面啊。”


“你偷听我语音?……你又给他出什么鬼主意啊。”邬童较为反感偷听偷看这种事儿,尽管他自己干过跟踪这种事儿,更恶劣的都干过,但一旦放生到自己身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到这为止,尹柯都能理解,但是邬童的第一反应就是冲走过来的尹柯用质问的语气说话,这让尹柯的脚步没停,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什么叫……我又给他出什么鬼主意……


 


“我们这不是关心你嘛。”


班小松关心则乱,也没想着替尹柯辩解说不是尹柯让他偷听的。他只是顺着话说下去了,但却没发现尹柯一句话也不说的沉默了好久。


“所以呢…”邬童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的尹柯,再看回班小松,有些不耐烦。


“所以……你今天下午跟那个大叔见面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啊。你不是说他很厉害么,所以我也想见识一下。……还有尹柯也想去!”班小松被邬童看的越看越没底气,想着找支援的时候才发现旁边还站了个很久没说话了的尹柯。


“喂……我可没说要跟你一起啊。”尹柯这才终于开口,他不想掺和,看向邬童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眼神好像在说‘你确定?’的感觉。再看看班小松期待又渴求的眼神,只能无奈答应。


“……我也一起吧。”


“反正这个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难道你跟那个大叔之间……有什么秘密。”找到支援的班小松有了底气,整个人也嚣张了起来,邬童烦躁的拿出手机。他拿班小松没辙,拿尹柯更没辙。


 


…………


从中午到放学,尹柯一直都没什么好脸色给邬童。邬童几次想跟他单独说话都被他躲掉了,这只让邬童更加的郁闷。


他敏锐地察觉到他和尹柯之间可能又产生了什么问题,但是他真的没机会找尹柯好好聊聊解决问题,一直到下午到了会所,邬童和尹柯都没好好说过一句话。


而到了会所,情形就变得更尴尬了。


邢叔叔不在,邢姗姗倒是打扮的很漂亮的站在那里。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尤其是邬童,他下意识的侧过头看了一眼尹柯,和尹柯的视线撞上,下一秒尹柯却先别开了视线。


完了……邬童觉得现在这事儿有点大了。


 


“……邢叔叔呢。”


“我爸临时有事要处理,不能招待你们了。正好我今天在这儿,就让我帮他招待一下你们。怎么,看到我很失望?”


“邢叔叔要是早跟我们说,我们就不来打扰了。”邬童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同时低下头不再说话。牛排被他拿着刀划来划去的,余光瞟着吃的相当悠然自得的尹柯,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滋味。


 


邢姗姗左看看右看看,试图说点什么缓解气氛,开始拿出过往的回忆聊天,尹柯在一旁听着邬童在中加的日常,冷掉的牛排渐渐变得很难下咽。


邢姗姗说邬童上次为了小熊队找她帮忙让她很惊讶,因为邬童在中加一直独来独往,不来训练不听指挥,对球队很不上心的。


这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尹柯有些惊讶。因为当初在初中的时候,邬童和现在一样对球队的事情都很上心,甚至比现在更上心。即便是在自己退队的初三,他也像个合格的队长一样为棒球队忙前忙后。


到了中加高中,没想到邬童是这个样子的……


 


“邬童在我们月亮岛可乖巧了,制定训练计划,还给我们烤小蛋糕吃。”


“什么小蛋糕?”


“额,我们棒球队的秘密。”班小松受到了来自邬童的死亡凝视,立刻改口。虽然他不懂为啥邬童不让他说小蛋糕的事儿,但他明确知道再说下去他会死的很惨。于是他看了一眼尹柯,发现尹柯扬起了一抹微笑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说了。尹柯明白,邬童大概是在中加没有表现过这么反差萌的一面,而且做甜点是他的执着,大概是不想让邢姗姗知道这些事吧。


“这样啊……那你就打算一直在月亮岛呆下去了?”邢姗姗也没在意,而是转身给了个直球,当着小熊队棒球队队长和搭档捕手的面挖墙脚。尹柯觉得这种事儿班小松肯定不能忍。


“那是当然了!”果然班小松立刻就炸了。


邬童忍不住看向尹柯,发现尹柯也正好笑着看向自己,看着尹柯笑出来的时候有的浅浅梨涡,邬童他也不自主的跟着扬起了笑意。


 


菜过五味后……


“你想好去哪了么。”尹柯问此刻正瘫在椅子上揉肚子的班小松。


“健身房吧,正好锻炼一下体能。要不然半决赛我们可打不下来。”


“就跟你练了就能打下来一样。”


“今年不行还有明年啊,是不是,邬童?”班小松看向邬童。


“……啊?”邬童一愣,没反应过来。他显然在想事情没听见班小松说什么,他略茫然的看向尹柯,还没等开口,就被邢姗姗打断了。


 


“邬童,你能跟我来一下么。”


“……”


“抱歉,有些事儿,我想跟邬童单独聊聊。”这话显然就是不让尹柯和班小松跟上来听的。邬童不乐意动,看向尹柯,尹柯只是看向他,一贯的少言寡语什么话都不说。


“邬童……”邢姗姗都已经站起来走了好几步远了,发现邬童没跟上只能回头又叫了他一次。邬童这才最后看了一眼尹柯,站起来跟着邢姗姗走了。


“……”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班小松在俩人走远后拍桌而起,尹柯也站起来。


“人家俩的谈话你凑什么热闹啊。”


他不想让邬童再误会是自己给‘出的主意’……


“那万一她真的把邬童撬走了呢。”班小松对尹柯着急的喊,他不知道尹柯到底怎么做到的,能够如此冷静,看起来毫不在乎。如果说曾经他以为邬童和尹柯有什么特殊关系,那尹柯的态度就是让班小松彻底放弃这个想法的罪魁祸首。


如果真的在乎,没人能无动于衷。


这是班小松坚信的东西,而尹柯在他看来,几乎就是无动于衷。


 


尹柯没有真的拦住他,毕竟他不是真的不在乎。


但班小松回来的时候像吃了炸药一样气愤的很,让尹柯一头雾水,而特地拿了饮料回来给他俩喝的邬童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喝吧……”他把两杯饮料放在尹柯和班小松面前,可班小松愣是气呼呼的转过头拿出手机玩游戏不理他。邬童愣了一下,低头看向尹柯。


“……他怎么了。”


“……小松。”尹柯摇了摇头,试探性的开口。


“啊?”虽说态度不是特别好,但是至少还理他。试验结束,尹柯笑了笑。


“……没事儿……”


看着班小松转过头去继续玩游戏不理邬童,尹柯抬头有些无辜的看向邬童摊摊手表示,我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几天邬童觉得自己的头都快炸了。一个尹柯没说清楚呢,又来一个班小松。


好在这两天尹柯的态度有些好转没让自己到了个众叛亲离的地步看着太狼狈,但也依旧只是消解了一点点寒冰,他察觉得到尹柯还是心里有事儿,对他和邢姗姗的事情好像也还是很在意,但至少他肯跟自己说话了,按照邬童的理解,尹柯的意思应该是让他先搞定班小松再说吧。


在有关邬童的事情上,他一直都想得比较多。


这份好意邬童自然明白,所以这两天他很主动的和班小松缓和关系,但都丝毫不见起色。比如……


在课间吃饭的时候班小松都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


“焦耳,去厕所。”


“你不是上节课刚去过么,又去?尿频啊?”


“……”


“我也去。”邬童试图跟着去,但都被班小松甩开了。本来也不是真的要上厕所,人家就是不想跟你说话。班小松的背影把这个解释的很清楚,于是邬童也怒了,邪火儿撒在无辜的焦耳身上后跑回了尹柯身边。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到底怎么了。”邬童皱起眉头,看向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尹柯。


“青春期吧……”尹柯以为他在问班小松,于是找了个缘由。


“青春期?不是……谁问他了,我在问你。你最近怎么回事。”


“……我没事。你先把队长哄好吧,将相不合军家大忌。”尹柯一脸的‘你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我’的样子。邬童低头看了他几秒,叹了口气。


“我都不知道我哪惹到他了……”


“小松不会轻易生气的,肯定是你的错。”


“我干什么啦。他从会所回来就一直这样。”邬童也挺委屈,班小松从会所回来就这样阴阳怪气儿的,他也想搞清楚,但人班小松完全一个字儿都不说,他能怎么办。


尹柯看着也很苦恼的坐在自己身边的邬童若有所思的想了几秒,然后开口。


“邬童……你那天和邢姗姗在那边……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邬童挠挠头发,转移话题。


 


他想起了邢姗姗那天跟他说的话。


她爸爸在美国有职业的棒球队,很看好他,认为他在月亮岛打棒球很可惜,想让他去美国留学。


其实邬童对棒球没有那么大的热忱,也不会单单为了职业棒球就动摇成这般模样。真正让他动摇的是美国那个地方,他的妈妈在那里,他想见她。


但他一直都没有答应,因为他有很多不离开的理由。比如小熊队的冠军梦,比如兄弟友谊,比如……眼前这个人。


 


而他之所以没有跟尹柯说,也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或者说不知道该不该说。如果他问尹柯的意见,尹柯无论是出于他的前途还是他的心愿,都一定会让邬童去。但去了就一定代表着某些人要诀别甚至断情。他和尹柯应该都清楚,如果有一天邬童走的那么远,能陪在他身边的,就不一定会是尹柯了。


所以他一直都没答应,他想至少要把联赛打完再说。那个时候,他和尹柯约定好的要有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将影响他的最终决定。


 


他不想跟他说,尹柯看明白了所以也没再问,只是看着邬童,突然心里一阵阵的泛酸。他想直接挑明,然后让他去……但又没办法开口,因为舍不得,所以他也进退维谷。


班小松是在去听了邢姗姗和他的谈话之后才变得这样的,肯定是听到了让他生气的事情。那无非就是邬童的未来问题。


以尹柯的大脑,怎么可能猜不出。班小松担心的就是邢姗姗挖墙脚,而他恼羞成怒的回来几乎就可以证明确实是这样,而且显然邬童的态度不坚定所以班小松才会生气。他坚信邬童不会回中加,而且如果说和邬童联系的人是在美国有球队的邢叔叔,那谈话内容应该就不是挖墙脚这么简单,而是要把邬童送出国了,而邬童,很显然的,他动摇了。


 


尹柯甚至能猜到让邬童动摇的原因是什么。美国那个地方有他的妈妈。正是因为猜到了,所以他明白了邬童的心情。他一定很矛盾……所以尹柯才会不再闹脾气而是真真正正的为邬童着想,让他先顾好班小松。至于唯一剩下的那么点难过,也不外乎是邬童连他都不肯说的难过而已,不算大事。


看着邬童冷俊的侧脸,尹柯下定决心帮他和班小松一把。


 


而他的做法,就是将两人关在厕所里。他和焦耳还有谭耀耀在门外旁听。


 


“最近到底怎么了。“


“我和你没有话说。”


”你不说清楚,是不会开门的!”邬童猜到肯定是尹柯搞的鬼,所以后半句特地提高了音量。门外的焦耳吓了一跳的拍了拍尹柯。


“他知道是我们干的了!”


“嘘,到时候就说我干的。安静。”尹柯表示他无所畏惧。于是焦耳和谭耀耀安心了,继续趴在门上听屋里的人说话。


 


“邬童,你是不是要去美国了。”


“你怎么知道。”


“你和邢姗姗那天在会所谈的话,我都听见了。”班小松也知道他不和邬童说清楚肯定是出不去的,最坏的结果可能是打一架。但他也确实觉得,可能,他和邬童需要好好谈谈了。马上要比赛了,队长和王牌之间闹矛盾可不是好事儿。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想一声不吭的跑去美国。球队对你来说就那么不重要么。”


“所以,这几天你是因为这个在生我气。”邬童看着班小松,班小松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之所以没说,是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想好,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邢姗姗和她爸爸确实都问过我的意见,问我要不要去美国。他们许给了我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可以打职业棒球,可以功成名就。但班小松,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加入棒球队吗?”


“……”班小松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一直缠着我。我最开始打棒球的时候只是因为棒球服很好看,感觉打棒球很帅。但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从没想过打一辈子棒球,也没想过要靠棒球站到什么样的高度。所以如果仅仅是因为棒球和前途,我不会去美国的。”


“那你…”


“是因为我妈妈。她离开一年多了,一直都在美国。我想去看她……”


 


门里门外的人都几乎是第一次听到邬童提起自己家里的事情,说的如此详细。知根知底如尹柯也是第一次听到邬童自己亲口说出来一些自己的情绪。邬童和班小松说了很多,几乎把自己的过去全盘托出。尹柯站在门外听着,想哭想笑但什么表情都做不出来。等到邬童和班小松谈完话,并且承诺打完联赛之前不会走后,尹柯将门锁打开了。


邬童和班小松一出来,邬童最先看向的就是尹柯。


 


“都听到了?”


“……嗯。”


“那就走吧。我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跟着我们。”邬童拉过尹柯,给了焦耳和班小松他们一个眼神。焦耳秒懂的点了点头,三个人目送邬童和尹柯离开,然后焦耳捅了捅班小松。


“队长,邬童难道联赛结束后就要去美国么?”


“……唉都先打好眼前的比赛吧。”班小松看着邬童拉着尹柯走的飞快的背影若有所思,很多事情都水落石出,棒球不会让邬童为之停留或远走,他是个会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的人。


让他来到月亮岛并且愿意留在这里的人,会是谁呢……


 


……


“喂。如果我去美国……你要怎么做。”邬童拉着尹柯一路走到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邬童问了一句,惹来尹柯的侧目。


邬童偏过头看向他,眼里满是认真。


“我不知道……”这是尹柯的回答。


“呵……尹柯啊尹柯,你真的在乎我嘛。”邬童看着他,笑了一下,然后变得冷酷,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绿灯了,人行横道人来人往。尹柯站在那里,视线穿过人群落在那个倔强孤单的背影上。


 


把所有话都说清楚后的邬童终于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他和尹柯之间的问题。尹柯跟班小松不一样,他想问题一定想的远想的深。按照邬童对尹柯的了解,这人很有可能已经猜到了邢姗姗找自己聊的话的内容,也预见到了自己今天的暂时的决定。但尹柯很有可能已经想到了联赛以后的事情,甚至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自己如果真的去美国,那么尹柯或许会放弃他。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邬童就忍不住想向尹柯确认。他希望听到的不是不知道,但尹柯给出的答案偏偏就是这三个字。邬童很失望,他知道尹柯不可能那么潇洒,但明知道尹柯骨子里是有叛逆的人,为了不受控制,自己做主考砸中考的这种胆量,邬童真的希望可以为自己发挥一次。但不知道这三个字,让邬童心都凉了。


班小松会为了自己要离开的那么一点点可能闹脾气,但尹柯从头到尾像冰一样完全没有反应。他的吃醋也好,在意也好,邬童都觉得淡的不得了。一个被自己喜欢着,也喜欢自己的人反应还没一个认识半年的兄弟强烈,就算尹柯本身性子淡薄,也不应该这样……


邬童对尹柯的心思从来都没把握,现在更是。他没底,很没底。


 


……


班小松和尹柯在第二天的训练结束后,坐在地板上聊天。


“所以昨天的话,你们都听见了。”


“嗯。”


“那你说邬童是不是真的会在联赛结束后去美国……”


“既然他已经决定他要去美国了,那我们就尊重他的意见。”尹柯故作轻松的样子其实漏洞百出,可惜班小松是背对着他坐,没看到。


“话是这么说吧,但我还是不想邬童去美国。”


班小松直率的话让尹柯笑了。


不怪邬童生气,他连这么简单的一句‘我不想你去美国’都说不出口。


冷静,理智,在感情里似乎不应该存在的……


 


“他要是真不回来怎么办。”


“不回来也没办法。总之这件事先不要提了,影响士气就不好了。”


“那我们不告诉别人吗。”


“先不要告诉他们,等决赛结束以后,让邬童亲口告诉他们。”


“那…我们就装不知道么。”


“你装的出来么。”


“我……试试吧。那你呢,你都不难过啊?”班小松问尹柯。因为就算在他看来,尹柯的反应都太冷淡了。但这种冷淡仿佛是故意不去在意 的那种,有着很强烈的自我控制的感觉。他不认为尹柯是那么冷淡的人,因为每次他和邬童要帮助同学的时候,尹柯也都很积极的参与,他也很细心,很关心6班的每一个人。他不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而对最亲近的邬童这样,显然很反常。


“呵,难过有什么用啊,难过你就能不让他去美国啦。”尹柯笑了。他难过啊,也在乎啊,但他有什么办法。让邬童不去找他妈妈?他做不到。


“那我们决赛结束以后给他弄个欢送仪式吧。”


“你只要不弄得太浮夸就好了。”


“不浮夸哪叫送别仪式啊。”班小松拍了拍手站起来开始收拾满地的球。他没转身所以没有看见,尹柯眼眶里有了亮晶晶的液体,差一点掉下来。


 


……


“妈,如果我高一结束后想出国留学……”


“你怎么现在提起这事儿了?儿子妈妈告诉你啊,现在留学都晚了。我觉得你还是好好在国内上完高中,要是想留学,大学再出国读比较合适。”


“……妈。”


“……妈妈可以帮你问,但是最后的决定你要自己想清楚。”


“嗯……”


 


吃饭的时候尹柯这么一句话像激起了千层浪,但父母都没说什么。儿子今天显然心情不好,于是也没有多问,只是让他多吃点饭,然后早点回屋写作业早点休息。


尹柯低下头专心吃饭,眼眶泛热。


 


前途和他都不一定能回报我的任性,但这一刻就足够了。——最好的我们·八月长安



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热度(917)

  1. 可乐希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