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小任性

秦生:

废了废了,电视剧再不播完我可能都要想不起来其他坑了…wink重度中毒患者是我没错了。
一发小甜饼,大家凑活吃吧


01.
邬童这个人,偶尔会有点小任性。


02.
早在很久之前尹柯就有所察觉,那时候还是好兄弟的尹柯和邬童就会时常因为一点小事起了争执。究其原因大概还是因为彼此的性格出入太大,比起尹柯对待事情更为周全的处理方式,邬童似乎稍情绪化一些。


初中某一次比赛,赛前对方队员作了个死,对着尹柯挑衅了一番,正式比赛的时候差点没被邬童虐的跪下喊爸爸。赛后大家一起去聚餐,尹柯悄悄拉住邬童问他


——今天比赛怎么回事,你用力过猛了吧
——切…谁让他挑衅你来着
——我天,你的小脾气来的也太随便了吧,赛前挑衅这种事儿你也做过,干什么这么当真。


不一样,他是在挑衅你。尹柯实在不想读懂邬童的眼神,可他们之间令人艳羡的默契却令他分分钟就明白了,这个傻子是在给他出气。


——傻不傻,手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点脱力
——下次再这么容易来脾气我就要教育你了
——尹柯你这么好,哪会凶我


邬童是个有脾气的傻子,尹柯无数次这样叹息,可最后却也无数次包容的替他收拾残局。


03.
久别重逢的两个人在月亮岛着实也闹了不少乱子。比起尹柯的隐忍,邬童依旧是那个张扬的样子。少年似乎对曾经的每一个承诺每一句誓言都无比上心,所以独自在中加的时光才显得尤其残忍和煎熬。而一直才寻求某个答案的邬童,在看到尹柯的那个瞬间,突然就明白了自己的纠结。


——为什么没有和我一起去中加


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没来参加银鹰选秀赛,为什么丢下他。就像任何一次一样,这次尹柯依旧希望自己没有读懂邬童的眼神,但同样像每一次,他还是读懂了。


——邬童,不要纠结了,都过去了。你也不应该来月亮岛,中加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脸上火辣辣的疼,尹柯吃痛的揉了揉脸颊,心里盘算着回家怎么和爸妈交代这一出。邬童的脾气还是老样子,像台风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你…
——我没事


尹柯了解邬童,就像他了解自己一般。所以才不还手,就让他出气出个痛快,反正不过几分钟就要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邬童,别闹了


他眼看着邬童的挫败,也并未阻止他逃避的离开。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邬童了。


04.
找到邬童的时候那家伙正默不作声的坐在训练场的观众席上。尹柯看着他的影子被球场老旧的灯光拉的很长,长到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


——就知道你在这里
——尹柯?你…
——除了我,还有谁能猜到你在这里


尹柯坐在他身边,不需要多问就能感受到他的失落。


——阿姨还是没消息吗
——她已经好久没有给我发邮件了,我给她发了好多,但她都没有回
——兴许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再等等吧
——尹柯
——嗯?


邬童的眼睛很漂亮,平日里总是装满了自信和专属于少年的清澈透亮。尹柯在那一刻充满了疑惑,究竟是怎样的情绪才能让这双眼睛黯淡成这样。


——你会离开我吗,尹柯
——我?
——那时候你没来银鹰选拔赛,后来我回家,我妈也不见了。你们为什么都要离开我呢
——邬童,阿姨她会回来的
——那你呢


邬童固执的捏住他的肩膀不肯放手,脆弱的样子让尹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人,在害怕。


——尹柯,我喜欢你


尹柯和邬童这么多年的朋友,这是第一次,他在邬童面前手足无措。他甚至摸不清楚听到这句话时候的感觉,拒绝?还是…


——我不管,你不能拒绝我,不然我就告诉全世界你欺负我


拒绝两个字瞬间被这番孩子气的告白给冲散,尹柯愣了两秒之后就是忍不住的笑。


——你笑什么!
——喂你这个傻子…哪有人表白还这么凶的
——我凶吗?
——你这个小情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是你在跟我表白你有没有搞清楚
——……………不听!


很久之后每当尹柯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邬童都仍旧会别扭的冲过来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那个样子简直是傲娇本人了。可是能怎么办,尹柯真的很喜欢。


05.
大家似乎达成了一个秘密认知,那就是千万不要和尹柯走的太近,肢体接触是最好一点都不要有。绝非是因为尹柯抗拒的关系,实在是邬童这个家伙太夸张,分分钟就来情绪。


班小松作为第一受害者有大把的委屈要诉说,上天把他安排在一个太尴尬的处境,且不说他一向都不注重肢体接触这种事,光说他夹在尹柯和邬童中间这个位置就足够让他崩溃了。


——小松,你想什么呢,老师在叫你回答问题
——啊??


班小松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似乎都能感觉到来自左手边的一道杀人视线。说起来真委屈,不过就是上课走神尹柯好心提醒了他而已,怎么这样邬童就来脾气了?


——班小松,上课认真听讲行不行
——行行行,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班小松的心累不过小儿科。社团训练的时候难免有磕磕碰碰,偶尔有碰撞也是难免。当尹柯第二次因为一时疏忽在草地上磕了一下之后,邬童一下子就来了状态。


——邬童,别太夸张了,我真没事
——我看看有没有破
——在草地上哪有这么容易就摔破腿的,你真是…
——我紧张不行吗


实在是看不下去的陆通没忍住一句吐槽,大概也就是抱怨邬童太小题大做,没想到正好把邬童的脾气给勾的出来大半。


——我紧张尹柯怎么了你有意见?感情不是你男朋友摔了是吧


比起邬童的毫无察觉来看,尹柯比较在意的是,也许很快全校都要知道他们在早恋这件事了,他看着全体石化的队员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还好吗
——嗯,没事


算了,和这家伙计较什么呢。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了,尹柯自我放弃的想。


06.
被公开的日子并不全是破罐子破摔之后的轻松,令人无奈的是,似乎邬童更加不明白低调这件事了。倍受瞩目的两个人在第二天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先迎来了一波内部拷问。没有撑过一个早自习就有其他班的人跑来围观八卦


——尹柯,我觉得我真的应该申请和邬童换个位置
——小松,你不会是想给我致命一击吧
——可…可是我觉得邬童已经想给我致命一击了…
——放心,我保你不死


邬童没有安全感,这件事是尹柯和邬童妈妈共同的锅。现在虽然他答应不会再离开,但邬童心里也仍然有不确定,所以才会希望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好让尹柯没办法随时跑路一走了之。


——尹柯,听说你和邬童…不是真的吧?应该只是开玩笑的对吗?


尹柯看着不远处向着这边走过来的邬童,这家伙根本就是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是真的
——我和邬童,是在一起谈对象


越过面面相觑的两个女孩子,尹柯顺手接过邬童递过来的水,难得主动的牵起他的手。


——走了傻子,你看这么仔细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呸呸呸,说什么呢你,明明就是…


邬童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换了一个更加紧密的姿势。两个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诸多目瞪口呆的人面前走过。


——真是输给你了,害我这下要在全校人的眼皮底下跟你早恋,是不是很暗爽啊王牌投手
——一般般吧


一般般的话,能不能先把你得逞的笑收起来啊,笨蛋。


07.
和中加的比赛之后尹柯陪着邬童一起去了墓园,一路上难得都没有耍宝,捧着花安安静静的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小王有些担心的回过头看他,视线意外的先和尹柯撞上,在短暂的对视之后,小王稍有安心的继续专心开车。


——邬童,到了
——哦


母亲过世的消息当时让邬童的整个世界都碎裂,封闭自己的那几天只有尹柯能随意出入,呆在他的身边。还没当够母亲身边撒娇的好孩子,突然就彻底失去了这样的资格。那几天过的着实不好受,即便是尹柯看着如今能心平气和坐在墓前说着话的邬童,心里也仍有后怕。他害怕过,怕邬童真的就走不出来。


——妈,我和尹柯一起来看你了。前几天我们和中加比赛,虽然结果不是很好,但我们都很努力了。我的手好像有点受伤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去医院检查治疗不会乱来的…


尹柯站在他身后替他遮挡阳光,邬童有所察觉就微微歪过身子抬头看向他,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邬童才慢慢伸手牵住尹柯,只是又转了回去,母亲的样貌停留在了最美好的瞬间,邬童想,也许当初的不告而别,正是因为母亲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痛苦消瘦的自己吧。


——妈,我喜欢尹柯,尹柯也喜欢我。我们会好好在一起,尹柯特别好,会像你一样对我好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要告诉我妈啊,所以你以后不要乱来,要不然我会告状的
——???


有无数mmp梗在喉咙那儿,尹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它们咽了回去。看着邬童孩子气的抚摸着那张照片,只好闹心想着。算了算了,哪个孩子在妈妈面前不是这个小任性的样子呢。


大不了…一辈子跟他在一起就是了。


08.
邬童这个人,偶尔会有点小任性。


可是…尹柯会宠他。

评论

热度(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