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Pre-Heat

希子。:

Wink投捕私设。


我就是想写个投捕……


跟剧无关,我就看看我这个时间发能有几个人看T^T


不要上升xN.


——————————————————————————————




01.




英华的棒球队从建队开始,邬童的搭档就是尹柯。


可这俩人……用棒球队队长班小松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俩除了在场上默契之外,哪哪都别扭。


其实班小松觉得这已经不错了,因为最开始棒球队未建立或刚建立的时候,俩人是另外一种状态,连打棒球都别扭的状态。




“你到底加不加入棒球队。”


“我不。”


“你不加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棒球。”


“……你有病吧,加了我也看不起你。”


“那你加啊!”


“……”




又或者……




“我不用你给我配球,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你确定?”


“哼。”


“那行。小松,我要退出棒球队,马上要考试了家里看的紧。”


“啊?”


“……尹柯你个混蛋!刚才那个手势再做一遍我没记住!!”




日常俩人斗嘴互怼的胜率其实是尹柯占上风,邬童说不过人家每次都气的瞪眼睛然后转身走人,好像想显示给尹柯和吃瓜群众看他这个校草的背影有多么帅。


然而事实是每次他一转身,尹柯就比他还快的转身走人,从不回头。




班小松没忍心告诉邬童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尹柯似乎对气邬童这件事乐在其中。


比起得罪邬童,得罪尹柯更可怕,这是整个棒球队乃至整个班级年级甚至全校都知道的事。




于是,吃瓜群众也开始欣赏起这投捕的日常,后来仿佛明白了尹柯的恶趣味,因为一向不可一世的邬童吃瘪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当然,邬童这种憋屈样只在尹柯面前出现过,别人,想都不要想。


不要误会,除去邬童会追杀你之外,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尹柯在外人面前其实相当维护邬童的威信,该给他面子的时候给足面子,绝对不会让外人觉得邬童人人可欺。


事实上,除了尹柯,别人也真没那么多招数让邬童投降。毕竟没有什么可威胁的砝码……就拿班小松来说……




他曾经作死的试过一次,在邬童第N次鄙视他打不中球以后……


“邬童!你以为你多了不起,你有能耐自己比赛去!一个人打九次!老子不干了!”


结果人邬童……


“你要走把棒球棒留下。尹柯,他不打了。改投捕练习。”


……很无语吧,还有更无语的。


“哦。小松,棒球帽记得也留下。”——来自尹柯。




呵呵!——来自敢怒不敢言的棒球队队长。




02.




作为振华的投捕组合,绝对担得起王牌这个称号。


班小松和其他人虽然平日里被他俩气得牙痒痒,但是一到正式比赛的时候是真的很帅。




邬童后来和尹柯发展到什么程度。


尹柯配的球,邬童从来都只是点头,没有摇头过。


邬童的手臂一旦开始出现负面症状,尹柯会第一时间发觉,这种敏锐超越陶西甚至超越邬童本人。他会立即喊投捕暂停让邬童进行短暂修正并且修改战术。


有的时候甚至不需要喊暂停,邬童每次看到尹柯的配球出现不一样的方式,他就会明白尹柯的想法。




说到底,邬童虽然是王牌投手,但在球场上,真正支配着这个王牌投手的,正是场上的军师,捕手尹柯。




邬童非常听话,虽然气场依旧强势,但他非常信赖尹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为了战术争执过了。


用陶西的话来说,他们成熟了,已经是最好的搭档了。




03.




第二年的卫冕之路比第一年更难。




因为第一年作为新起之秀没有人关注你,没有人盯着你分析。


可第二年作为卫冕冠军这就不一样了,多少人虎视眈眈,盯着球队的每一个人做分析研究战术,尤其是作为王牌的几个主力。


邬童自是不必说,尹柯也赫然在列。




于是第二年,振华棒球队就产生了点变化,很久之后看来就是神助攻级别的改变,但放在当时,好几个人都炸了。




事情是这样的,为了不给邬童的手臂太大压力,也为了多一点选择和配合,陶西在新进社员里挑选出了新的投手和捕手,分别作为邬童和尹柯的替补。




按理说这没什么问题,一开始也都按照投捕一组和投捕二组的形式练得好好的。


但一个月后,问题就出现了。




第一个问题。投捕手实力差距过大。


新来的学弟投手叫刘轶。投球时速很快,120~130km/h。


而捕手叫邵均,身材偏瘦弱,力量跟不上,接刘轶的球很费劲。而且他脑子转的没有尹柯快,分析能力和指挥能力也不如尹柯。


于是陶西吩咐尹柯在和邬童练习之余,多跟刘轶练习。




这一下,邬童就炸了。




04.




陶西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在班会结束,大家准备放学然后社员准备去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


邬童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陶西。


陶西无奈。




“邬童,你瞪我干什么。我很怕怕哎……棒球队消耗最大的就是投手,刘轶上场的机会比邵均多很多。邵均他的实力配合不了你也配合不了刘轶,我只能选择让尹柯呆在场上。如果你不愿意,你给我找一个比尹柯更优秀的捕手来。”


“你!”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棒球队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十五分钟后,操场集合!”




其他社员全都跑走了,班小松为难的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把视线投在了正在慢条斯理收拾东西的尹柯身上。




“尹柯……尹柯?”


尹柯收拾好东西,单肩背上包,站起来把椅子推回桌子下面,然后叹了口气,走到邬童旁边。




“人都走了,看什么呢。你还去不去训练了?你今天要是不去我就全部练习时间都跟刘轶练习了啊。”


尹柯手插兜慢悠悠的说,可说出来的话却让班小松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尹柯大学霸,你这是要气死他么……激将法也不带这么用的啊。




邬童却看都没看尹柯,抓起椅子上的书包,转身就走了。


班小松看着被邬童走过去的一阵风吹得颤抖的门,有点心虚的拍了拍胸口。一转头,发现尹柯在收拾邬童的书本放进他自己的包里。




……突然觉得尹柯好贤惠是怎么回事儿。。。




05.




刘轶是很傲慢的,对邬童各种挑衅。


在他看到尹柯变成他的搭档的第一天就笑得不可一世,然后看向邬童说“学长,我会好好做你的替补,和尹柯学长好好配合的。”


尹柯蹲在捕手的位置,透过防护面具看向邬童,发现邬童也正在看着他,无奈的耸耸肩表示人家是挑衅你,跟我没关系。




邬童冷着脸瞪他一眼,然后转过去和邵均练去了。




“尹柯学长,请多多指教啊。”刘轶扔着球,看着尹柯。尹柯没说话,只是右手锤了锤左手手套的中心,做出了接球的姿势。




123km/h。




尹柯感受着球砸中手套的力度,心里暗自思衬着什么。


刘轶看他还没做好接球的手势也没着急,站在原地将球高高扔起再接住,他气定神闲的看着身穿红色防护具的尹柯,嘴角挂满笑意。




他进英华的目的是要取代邬童和尹柯搭档。




他其实是邬童和尹柯的学弟,曾经和他们在同一所初中,只不过是初一的时候。


在棒球社只呆了一年就走了。


邬童和尹柯显然都不记得他了,但是他却记得他们。




那个时候,邬童和尹柯都是初二。


邬童已经有发展成王牌的趋势,而尹柯的实力也渐渐崭露头角只是没有那么锋芒毕露。


相比邬童的不可一世,尹柯显得平易近人许多。


刘轶刚进棒球队的时候就是被尹柯带着训练的,而且那个时候尹柯和邬童都喜欢分析球员,帮忙改善训练计划,可比起邬童的严厉,尹柯显得温柔耐心许多。


刘轶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尹柯的。




后来他迫不得已转学还难过了好久……


现在进入英华,和尹柯一起打球,是他势在必得的愿望。




06.




邬童像个浑身都散发着杀气的死神,投出去的球让本来当捕手就很费劲的邵均更加辛苦。


每次都被邬童的球的推力弄得坐倒在地上。


“起来!”


邬童每次都这么吼,惹得全场的人都看过来…除了尹柯和刘轶。


然后邬童就会更加用力,直到他的肩膀开始酸痛,陶西喊停为止。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吧……




“哎尹柯。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换了搭档,邬童的脾气变得好差啊。”班小松和尹柯并排走着。


“他脾气不是一直都很差么?”手插兜看着前方慢悠悠的走着。


“不是啊。他现在比以前还差。以前好像只是性格使然,现在完全就好像是在泄愤。”




说者无心。尹柯却听者有意。


他怎么可能观察不到邬童的反常,但他却敢多想。


眼神闪烁了几下恢复平淡,不再去思考这些。




“邵均承受不住吧?”


“那可不。邬童的球,除了你谁接的了啊……”班小松一脸的这还用问的表情,尹柯笑了。为他话语里的那份理所当然欣喜。




邬童像个炸药桶,导火索是尹柯。




尹柯明白,所以在陶西找上他的时候他也并不惊讶。


父母都不在,他给陶西倒了杯水,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陶老师,今天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找我?”


陶西看他一眼,喝了口水。


“尹柯,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呢。邬童啊……你得想想办法。”


“……陶老师,投捕组合互相交叉练习是您吩咐的。”


“是我吩咐的呀,但我怎么知道邬童会炸成这个样子啊。我也很绝望的好吧……尹柯啊,你跟邬童关系不一般,你劝劝他?你知道这孩子刚才怎么跟我说的么……”


尹柯没说话,似乎在等下篇。


陶西心里感叹果然还是尹柯比较可怕T^T……




“他说他不明白你和他搭档有什么问题。他可以支撑全场,不需要投手替补也不需要捕手替补。”


尹柯这才挑了挑眉。


邬童在逞能。




弱队还好说,遇上银鹰那样的,打完全场他的胳膊就废了。


去年打银鹰之后他胳膊就疼了好久……




“尹柯啊……你”


“我知道了。我会劝他的。”




陶西被噎住,半晌,欣慰的拍了拍尹柯然后起身告辞。


在陶西走了之后尹柯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倒在床上,拿出来当初邬童送他的钥匙扣。


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和邬童的是球和手套,别人都是棒球和击球棒。




投捕是一生的搭档,像球和手套一样。




07.




“邬童。”




第二天傍晚,练习结束后。


尹柯叫住了骑车要离开的邬童。邬童看向他,神色复杂。但好看的脸在夕阳下像渡了一层金箔,闪闪发光。


尹柯缓缓走近他,伸手,在离邬童肩膀远三公分的时候停住。


邬童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微微皱眉,却没有躲开。


尹柯看了他一眼,然后手覆上邬童的肩膀。




“我还想多和你打几年棒球,所以别让你的手臂那么快废掉。”




“……尹柯。你需要学会相信你的投手。”




“那你信不信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尹柯松开手,却没退开,看向比他稍微高一点的邬童。


邬童看着他,眼神相对。




“邵均接不住我的球。”


“我知道。”


“所以你明天3/4的训练时间要给我。”


“这我做不了主你去找陶西老师。”尹柯退开一步,手插兜无谓的看着邬童。


“我刚才已经跟他说过了。明天训练你和刘轶先开始,练完了来找我。”


“…………哦。”




邬童没再说什么,准备骑车走人,可……




“喂。”


“干嘛?”


“上车啊。”邬童不耐烦的瞄了一眼自己的后座,尹柯眨眨眼睛,没坐上去而是直接迈开大步子走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句话。


“你的后车座很硬,坐了屁股疼。”




08.




刘轶郁闷的发现自己和尹柯的训练时间大幅度缩小了。


尹柯像是例行公事一样过来和自己训练20分钟,然后一直到训练结束都在邬童身边。




邬童偶尔会看刘轶两眼,然后不着痕迹的挡住刘轶看尹柯的视线。


每每搞得尹柯一头雾水,邬童却冷着脸说“刚才那地方太晒了。你看什么看。”


尹柯抬头看了看阴着的天,无语。




但其他队员都觉得今天天气格外的好。


缠绕大家多日的冷气压终于散去,围绕邬童散发出来的都是暖暖的阳光啊。


其实刘轶那边还有点乌云不过可以忽略不计了。


人果然都是偏心的。


怎么看尹柯都是和邬童比较配嘛……




结束社团活动的时候大家都先走了。




尹柯去画室拿了自己前两天画的已经晒干了的画,结果一从画室出来就看到邬童站在门口,身边是他的自行车。




而最吸人眼球的,是车座被绑了一个垫子,看上去有点滑稽。




尹柯挑眉看向邬童。




“看什么,快点。你已经晚了十分钟回家了。”




尹柯这回没拒绝。


不能太过分傲娇嘛对吧…………




09.




联赛第二场的后半场,第六局。




邬童的手臂开始出现超负荷的症状,尹柯立刻喊了投捕暂停。




“不行了吧?”


“嗯。”




邬童没有否认,这倒是让尹柯愣了一下。然后他也不好再说什么重话,无奈的看着邬童。




“我会更改配球的方式为你减少负担。你别太勉强,相信队友。”


“我相信你。”


“……邬童“


“喂。这场比赛结束之后,我们在一起吧。”


“球终于想回到手套里了?”


“嗯。”


邬童眼神终于温柔,尹柯也终于不再和他顶嘴,没有反驳没有拒绝,只是将球放到邬童的手套里,然后走回了捕手的位置。




10.




我把我自己投出去,你要接住我啊。




在一起吧,不许说不。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说不。




——————————————END————————————————



评论

热度(1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