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棒球队员爱情故事

432天:

情敌变情人,梧桐一棵,无可上升。


跟随蒸煮,放飞自我(。一发完结,HE。




01




尹柯把车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班小松那边就来电话了。




“小柯柯~你到了吗?”




已经不想吐槽自己作为一个实打实的成年男人还要被叫这种仿佛幼儿园小北鼻的称呼,尹柯夹着手机打开车门,随意地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单音节。


“嗯。”




“那太好了!”这么多年过去,班小松还是没怎么变,咋咋忽忽的。“邬童早就到了,等你好久了啊。”




“……”




“喂?小柯柯?尹柯?你还好吗?喂喂喂?”




尹柯默默地望着由掌心滑落到地上的手机,听着扬声器里传来的呼喊,突然觉得脑仁疼。




肉也疼。




02




尹柯和邬童少年时期的那点破事儿,大抵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完全。




狗血。




为了共同喜欢的女生大打出手,为了争抢棒球队长的位置明争暗斗,为了不和班小松友情破裂勉强和好,为了赢得全国大赛的冠军天天搁一块训练。




青春疼痛偶像剧,性转宫斗大戏,校园四十集伦理片,外加年度励志热血番——全给凑齐了。




牛逼,尹柯捡起手机,在心里给自己和邬童鼓鼓掌。




太牛逼了。




03




尹柯按了门铃,本以为会是班小松蹦跳着来迎接,万万没想到门一开就对上邬童那张俊美且面无表情的帅脸。




尹柯:“……”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邬童看了他一眼,把他从脑内K歌的状态中拯救出来:“进来吧。”




尹柯看着邬童一副男主人的姿态,太阳穴跳了几跳,再看看邬童为自己准备的拖鞋,拳头捏得死紧死紧的。




“怎么了?”邬童似笑非笑地弯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这不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动漫人物么?”顿了顿,补上一句,“还是粉红色的。”




尹柯忍辱负重地换上眼珠乌溜溜的Hello Kitty拖鞋,心里把邬童祖宗问候了好几遍。




记仇,是幼稚的表现。




宰相肚里能撑船,他不和邬三岁一般见识。




04




一顿火锅吃得非常火热。




班小松风卷残云大快朵颐,邬童漫不经心涮肉涮菜,尹柯……




尹柯很想死。




也不知道邬童是吃错了什么药,涮好了肉和菜都夹到他碗里,顺手得仿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尹柯只觉得筷子上一定被邬童下了毒。




瞥见一旁笑意盈盈的班小松,尹柯忽然明白过来,端起碗大口把肉和菜吃下去,就差没顺便把碗也吞了。




胃是暖了,手心却有些凉。




05




其实过去的“为了不和班小松友情破裂勉强和好”这一段,要仔细讲来,挺是尴尬。




他尹柯和班小松是纯得不能再纯的24K纯友情,然而邬童和班小松就并不是了。




或者说,邬童的单方面就并不是了。




06




鬼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才会从一个大好直男弯成了蚊香,反正在看到邬童把象征着爱与告白的浅粉红信封鬼鬼祟祟地塞到班小松的抽屉里时,尹柯的世界仿佛有哪根弦倏然绷断了。




说点什么好?




哇哈哈原来你现在喜欢班小松啊,早知如此当初我们就不必为了那个女生打架啦,对了她后面变得好丑我都不喜欢她了——




还是咦这么巧你也在送情书啊哦原来今天五二零哈哈哈那真是特别适合表白吧诶要不我们交换来看看哦不还是算了吧我怕你被吓到——




来不及抉择,邬童已经望了过来,电光石火千钧一发,尹柯果断做出本能反应——




跑!




后来尹柯安慰自己,没关系这不是从心这不是开溜,这只是你当时接受的信息量太大脑子当机承受不来,对就是这样,拍拍胸脯你还是那个无所畏惧的真正男子汉。




不哭。




07




所以把不堪回首的记忆理一理,尹柯也就很能明白久别重逢的邬童今天为什么表现这么怪了。




敢情都过去这么久了,邬童还是喜欢班小松,为了不让对方担心,硬是和自己的死对头表现出一副和睦友好的样子。




阿那不就好棒棒给你鼓鼓掌咯。




尹柯千变万化的表情被班小松看在眼里,很是担忧:“柯柯?你怎么了?邬童涮的肉不好吃吗?”




余光瞄到邬童若无其事的脸孔,尹柯一阵无名火上来,咬牙切齿挤出笑:“哪能呢,可好吃了。”好吃得想打人。




长了那么一副招蜂引蝶花花公子的皮囊,干什么非要走痴情深种无法自拔的路线,狗不狗血啊。




08




吃饱喝足闲聊完毕,天色也暗了,主客要道别了。




邬童和尹柯一块坐电梯下去,狭窄的空间里气氛冻得能结冰,尹柯也懒得去琢磨怎么缓和,反正班小松也不在了没必要再作戏了不是么。




冷淡,漠然,无话可说,形同陌路——这才是他和邬童一贯的相处模式。




去他妈的兄弟情深去他妈的形影不离,都是狗屁,是他和邬童为了不让班小松难堪得下不了台,装的。




09




电梯门开了,两人走出去,邬童转身看了看他:“我送你?”




送个屁啊送,你家小松都不在了就别演了行不行,老子可不想给你颁发奥斯卡影帝奖。




尹柯憋着火,看都不想看邬童一眼:“不用,又不顺路,而且我自己有车。”




正要从裤兜里掏车钥匙,胳膊就被邬童拽住了,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只是眼角捎了点意味不明的感情。




“你知道我现在住哪?”




操他妈的,尹柯想一把甩开对方,只是邬童力气不知怎么那么大,手跟铁爪一样镶进他的肉里。




痛。




10




尹柯还在挣扎,邬童轻松地居高临下地低着头看着他,好像猎人在看自己志在必得的猎物。




呸,狗屁猎物,明明是竞争对手。




邬童望了他一会,竟然笑了。




“你还是没变,跟个小豹子似的,野得不行。”




无论对方说什么尹柯都当是在骂他,红着眼吼过去:“放手!”




“不放。”




理直气壮的拒绝,吊儿郎当的模样,尹柯简直想一头撞死对方,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你想怎样?!”




“我想……”邬童微笑着俯下身,热气缠绕在尹柯的耳边。




“上你。”




11




有好几分钟,尹柯的脑海就跟被洗了一样,循环往复着一连串的“?????”,外带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烟花燃放的声音。




好不容易找回言语能力,尹柯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呸!”




垃圾骗子,毁我青春,败我恋爱,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要瞎几把扯淡,你怎么不上天?!




邬童笑笑,仿佛听见他心里的一连串实时弹幕,轻描淡写解释道:“没骗你,我说的是真心话。从你转学过来那天开始,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12




“你当年不是递了情书给班小松吗?!”




在尹柯声嘶力竭的质问下,邬童难得一见地有点犹豫了,耳根慢慢泛起红色,但声音还是保持着冷静。




“那是……给你的。”




“哈?!你当我傻啊?!”




“是真的。”短暂的踌躇过后,邬童又恢复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你们在前一个星期调了座位,我搞错了。”




13




好像……




尹柯拼命回想着,终于记起班小松双手合十地拜托他和自己换个位置的样子。




“我那里吃零食太明显了,尹柯你坐得后,跟我换个位吧嘤嘤嘤,我会买十包辣条报答你的QAQ”




“……”




从回忆里抽出来,尹柯白眼都翻不动了。




这他妈该说是皂滑弄人还是皂滑弄人还是皂滑弄人?!




等等是造化造化造化!口癌!




14




“那你干嘛要跟我抢棒球队长的位置?!”




邬童摸摸鼻子,非常无辜地睁大眼睛。




“啊,我就喜欢看你明明很想炸毛又忍着气在心里盘算小九九的样子。”




“@#&$……”尹柯杀人的心都有了,您这是什么恶趣味?“那你干嘛为了一个女生和我打架?!”




“我喜欢你,你喜欢别人,我当然会生气啊。”邬童笑眯眯地,好像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一样。“我又不能打女生,只能和你贴身肉搏咯。”




妈的打架就打架你这是什么变态的说法?!




15




“不过说实话,”邬童话锋一转。“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尹柯刚要反驳,邬童又道:“当年你跑出教室的时候,手上拿着的情书图案我看到了。”




“……”




“是梧桐叶子哦。”




“……狗屁!我乱画的!喂喂你抱我干嘛?!我操你要带我去哪里?!邬童你个王八蛋你给我放手啊——!”




“你大汗淋漓的样子很性感,”邬童恶魔般的声音传进尹柯的耳朵里,带点戏谑又玩味的笑意。“我想再看多几次,最好,能看一辈子。”




END




番外.




“诶诶?邬童和小柯柯打了一个晚上的棒球?从一垒到二垒到三垒到全垒打?太过分了吧居然不叫上我!”




[@吃遍天下 评论@梧桐一棵:我说你们俩也太过分了吧?还是不是好兄弟?!]




[梧桐一棵 回复@吃遍天下:没办法啊,我们打的是只有两个人才能打的棒球。]




[@吃遍天下 回复@梧桐一棵:什么鬼?两个人怎么打棒球?!我不管,下午出来一起打吧,好久没比赛过了。]




[梧桐一棵 回复@吃遍天下:尹柯昨晚体力消耗太大,今天应该出不了门。]




[@吃遍天下 回复@梧桐一棵:??????]




[梧桐一棵 回复@吃遍天下:就这样,有什么事我和尹柯日后再和你说吧。]




番外完

评论

热度(1921)

  1. 覆辙。Echo'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