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平生相见即眉开

桃之:



——


一。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

北平一个叫大安里的小村有一户人家姓易,是书香门地,在方圆百里享有名誉,易家大公子更是备受瞩目,从小不哭不闹而且最喜欢别人戳他的小梨涡,一戳就笑。眼睛笑得眯成缝。也不怕生,任见着谁都挥着小爪子让人怀里扑腾扑腾地钻。




每家每户都喜爱这个的软乎乎乖巧的小娃娃。

可惜好景不长,在一次战争中父母与亲人被敌军所杀,所幸也是大户人家,加上有附近乡里的关爱,也是衣食无忧地长大。

知恩图报的易家公子经常帮助相邻乡里,反倒自己的生活愈过清贫。

少年初长成,年方十八,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只是不再像从前那般爱笑,最多梨涡浅露,变得愈发的温润内敛。

长身玉立的面容和谦谦君子的品质让一群女学生们早把芳心暗许,但在那个乱世时期却不敢把爱意说出口,只得暗自爱慕。

一袭白长袍手执书卷,只见他朱唇一启,“鱼在哪里,飞鸟就在哪里。风在哪,蒲公英就在哪。”

虽然王俊凯那时候不识得很多词句,却隐约记得似乎有句话特别适合他。

当书卷从他脸上移去的时候,终于想起那句话。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二。

下了课堂后的易烊千玺被校长叫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意气风发,穿着军装,靴筒鞋,披着件军大衣。五官如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有的人看到第一眼就想和他有交集。

易烊千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当下就一愣一愣的。

谁知上一秒还在感叹这人的相貌俊美,下一秒他就笑起来,桃花眼没了,可爱的小虎牙倒是露出来了。

易烊千玺这下更楞了。

简直就是。

身膏斧踬终尘土,若比莲花花亦羞。




后面听校长说,原来是北平来的一名少将,少时最烦念书,府上请的先生都被他打跑了,

自己跑去当兵立了好几次功当上了上校,这次来到这个小村一是为了休息二是为了想识字,毕竟一个这样级别的军官不识字也是笑话。

当然把易烊千玺叫过来是因为选中了他当这位少将的念书先生。

乱世里的大英雄,自然不能怠慢,大家就商量着让少将住在易公子大府,平日里也好教他念书。

桃花眼一挑,斜眼望着易烊千玺,有些慵懒地说“我饿了,要吃饭。”


这是他跟自己说得第一句话。


易烊千玺把王俊凯带到自己家,在大院子摘了几根自己种的新鲜黄瓜,把黄瓜切成一块块,放进透明玻璃罐里,用盐抹一遍,盖上木塞子腌制一段时间。

然后再从笼子里抓了只鸡,过程行云流水,仿佛做了很多次般。


午饭是腌黄瓜和板栗烧鸡。


易烊千玺忐忑不安地看着对面坐着的王俊凯,特别怕自己做的饭菜不合他胃口。

只见他脸上的猫纹和虎牙,然后开始大口吃起来,感觉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一顿粗茶淡饭楞是给他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感觉。











三。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磨墨时一汪温柔地眼神,忍不住开口,“阿玺要教我什么字?”

“你的名字。”说完又怕那人不接受,小心翼翼地询问,“可好?”

“好。”

一笔一划,工工整整。

王俊凯。

“很好看。”王俊凯很是欢喜得满意自己的名字。

“少将的名字本来就很好看,也很好写。”

“是吗?”

“是的。”

“你的名字怎么写?”

“啊?”

“易烊千玺的名字怎么写?”

易公子身子一震,有点不自在的说,“我名字笔画好多。”

易烊千玺修长白着的手慢慢地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写自己的名字如此紧张。

“果然跟我想得一样,好看。”

易烊千玺把脸别到一边,在王俊凯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羞红了脸。

后面他把那张并排写着两人名字的纸藏起来了。











四。

王俊凯趁着易烊千玺去学校教书的时候抓紧时间在家偷懒,搬了张藤椅到树下睡觉,抬头的时候看见有敌军飞机,心里开始紧张不安。

就在他跟着敌军飞机方向跑的时候远处一声巨响传来。

日军投的炸弹竟然落在镇里的唯一一所中学!

阿玺在那里!!!!!

王俊凯惊恐到极点,用最快的速度赶往那里。

被投炸弹的大风已经硝烟弥漫了,各种大哭大喊的声音,医生已赶往此地为伤者治疗,王俊凯四处张望还是没看到那人。

不是那个正在包扎伤口的漂亮护士,

不是那个被炸弹吓得嚎啕大哭的柔弱姑娘。

不是她,也不是她。

是那个笑起来温润内敛,明眸皓齿的少年。



“你有看到易先生吗?”

“我刚刚看他在河边呢,少将您也别去找他先,您不知道,他小时候全家人就是北日军投放的炸弹炸死的,他这下心里铁定不好受……哎我还没说完呢跑去哪啊?”

坐在河边台阶上缩成一团的身影…

从小大家都照顾孤儿的自己,可还是很寂寞。

大家都喜欢乖顺老实的自己,可还是很寂寞。

一到过年过节,剩下的还是自己一个,大家都有自己所要陪伴的人。

表面上逞强得让别人看上去自己是一个人活得很好,实际很累。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易烊千玺缓慢地抬起头,看到了笑成叉烧包儿的王俊凯。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撑了很久的坚强,因为一个摸摸头的动作,一瞬间土崩瓦解。

易烊千玺终于趴在王俊凯胸前嚎啕大哭。











五。

写字还好,就是念书果真是王少将的死穴,常常易公子一篇文念了很多遍他还是不会,自己躲在一边暗自神伤,反倒是受苦的易公子温润地笑着安抚他。

半夜,这一连好几日都看到王少将在院子里散步,也不睡觉。

思寻了片刻,易烊千玺打开窗户叫他。

“少将,很晚了为何您还不入睡?”

“我有个毛病,睡觉要抱人。”

“…那你平时睡觉抱着谁啊?”

“我家甜心。”

“哦。”失落的语调,“…是个美女子吧?”

“挺美的,可是宠物不能上火车,不然就把它带来给你看看。”

“哦。”尾音飞扬的语调


王俊凯看着立在窗边明显在高兴的易烊千玺,突然有个想法,“阿玺。”

“嗯?”

“你可否先充当一下甜心?”

易烊千玺手脚坚硬的笔直躺在床上,他性子敏感,即使身边人都入睡了他还是没能放松,被抱了一晚上也就一晚上没睡。


他大概永远忘不了这一天了。

他喜欢的人就躺在他身边。











六。

在易烊千玺几个月坚持不懈地辛苦中,王少将终于学会了很多字,也能背出一些文章。

王俊凯很喜欢这个教书先生,看着他磨墨写字认真的模样,觉得很有趣。

每次看到他被自己气到半死却还是抿着嘴妥协的模样,就特别想要依他一回。

不巧这时收到密报。


“阿玺,我明天要回北平一趟。”

易烊千玺炒着菜得手抖了抖,不小心放多了盐,“好。”

“阿玺,今天七夕,吃了饭我们去点花灯吧。”

“好。”




易烊千玺缓缓地将花灯放入河边…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王俊凯一愣,“阿玺何时有了心上人,也不同我说。可是哪家好姑娘?”

“不是姑娘。”

是你。


易烊千玺把缺了一角的玉珏递给王俊凯,“这是我爹给我的,有护身作用。”

“太贵重,我不能收。”

“你能回来,就还会给我吧。”

王俊凯看着对方坚决的脸,最终收下了“好。”


心上之物,心上之人。








七。

想对你倾肠倒腹,却只能牵肠挂肚。




由北向南:阿玺,这里的厨师做饭好难吃,我想念你的手艺。(此处省略一万字。)

由南向北:上校要注意饮食。

由北向南:阿玺,这里的人说话好大声,还是你温柔。(此处省略一万字。)

由南向北:上校要注意交际。

由北向南:阿玺,这里没人让我抱着睡,我日日失眠。(此处省略一万字。)

由南向北:上校要注意睡眠。

冬天,夏天,再到秋天。


易烊千玺最期待的事就是每天上完课在城门口等送信人,然后把自己想说的很多很多话绞尽脑汁简写成一句。

他怕写多了那人会发现他不该有的小心思。

手里捏着的书信已经皱得不成样子,易烊千玺再次把信摊开反复确认。

“阿玺,我三日后到火车站,你记得来接我。”


如果你说四点钟能来,那我三点就开始有幸福感了。




王俊凯下火车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小镇烟雨朦胧,那人打着纸伞从雨中走来,仿若画卷上谦谦的白衣少年。

面无表情地脸在看到自己瞬间是切换成了笑颜如花。

随后小镇街上出现了这样一副场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拉着一个清俊儒雅的青年,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和走不完的路。


“阿玺走了那么久我饿了。”

“板栗烧鸡早就准备好了。”

“原来被宠的感觉那么好,难怪父亲的老婆们每天挣来夺去的。”

那种眼里只溺爱你一个人的感觉真好。











八。

“阿玺有话对我说?”

王俊凯打量着从一大早就在自己身边镀来镀去,迟迟有话不开口的易烊千玺,最终还是在两人一个不说一个不问中败下阵来。

“…隔壁,隔壁李大婶说要给上校您介绍好姑娘……”

“…所以你是答应了她来跟我说亲的?”

“……嗯。”

“别装了,你不是喜欢我吗?”

“没没没没没我没……”

“当初谁让我住进来的?”

“我,我我没有,那是村长让你住我家的。”

“是吗?那每天给我杀鸡补身体的人不是你?”

“不是,不是的,我我我是给自己吃的。”

“每次我写字时偷偷用书挡着看我的人不是你?”

“我走后茶饭不思的不是你?”

“趁我不睡觉,偷偷亲我的人不是你?”

“帮我暖被窝的不是你?”

“听见隔壁李大婶要给我介绍好姑娘难过得蹲在挤门口半天的不是你?”

“……”

他低着头沉默了很久很久,自然也不知道那人看了他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之后,易烊千玺听到这句话。


“藏不住,那就招了吧。”


易烊千玺惊讶地抬起头发现王俊凯笑得灿烂。

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当你很爱很爱一个人时,他笑,你也就跟着笑。

















九。

王俊凯正要说点什么,身边的小兵却传来密报。

易烊千玺第一次看到眉头紧蹙的王俊凯,能从他眉宇间感受到了战争即将到来的噩耗。



清晨,火车站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热。

易烊千玺看着身边一对对即将要分离的家人,朋友,或者是恋人,心情变得愈发沉重。


所有的暂别,遇上乱世都成了永别。



“二位不要动,我要拍了哦。”

一个貌似照相馆摄影师的男人正支着三脚架对着自己身边的一对男女拍照,易烊千玺怔怔地看着傍边一片白光闪过,照片已经拍好了。

“二位要拍张照片吗?”

“啊?我我我们?”

“嗯,二位看起来很舍不得呢,拍张照片纪念一下啊。”


易烊千玺神色紧张地看着面前的摄像机,在白光来临前,身边的那人将自己搂在怀里。

咔嚓。

如果,现实也能像照片一样永远停留就好了。




火车要开了,易烊千玺赶紧把自己早早就求好的平安符递给王俊凯。

“为什么不是让乱世一定?你不想我们战争胜利吗?”

“我很自私…”他哽咽地说不下去,看着那人温柔深情的桃花眼,最终开了口,

“我只想你平安。”

王俊凯看着他笑得灿烂,“怎么办呢阿玺?”

“啊?”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变得贪生怕死了。”

王俊凯说完转身上了火车,易烊千玺也迅速转身离开车站。


只是。

一转身,两人都是泪流满面。











十。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中国国民政府正式向德,意,日宣战。

易烊千玺开始在院子中桑树,那人说,“梦想是到乡下买了一栋楼,一定要有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棵大桑树,作为乘凉的好地方。然后遛着我的甜心,慢慢老去。”


大大咧咧背后的温柔细心。

吊儿郎当隐藏着的认认真真,

大男人主义下的顽劣稚气。

我想,我会二十四小时不休不眠的爱你。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日兵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被迫收缩战线。

桑树已经开花了,很是漂亮,他在树下给王俊凯写信,写了好多好多字。

但是寄不出去。




一九四四年,五月,攻克日军坚固防守的松山,腾冲,龙陵,收复西南失地。






面对日军的围攻,被逼到悬崖峭壁的王俊凯丝毫没有半点紧张,只是觉得心好疼。

不知道他会不会哭呢?

“这里风景虽好,却只有我一人独赏。约定好了,下辈子带你来这里,不许食言。”



易烊千玺大喊着从梦中惊醒,用力的睁开早已模糊的双眼。

哆嗦着手从枕头里拿出早已摸花了脸的照片。

反复安慰自己梦是相反的。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

日本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

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听说啊之前在我们这住过的那个少将先生在战争上立了大功呢”

立马揪住说话那人的衣服,“你说少将他没死?”

“是啊没死,我记得当时他和先生您玩得可好呢算得上至交。”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没死就好。”说着说着易烊千玺就笑了。

“还有啊听说说要把自己家的小女儿嫁给少将呢真是极好的一对。”

“那真是恭喜他呢.”

易烊千玺笑着笑着就哭了。




乱世一定,易家的大门快被每日来说亲的大娘们踏坏了。

“我是真的无此意,对不住了。”

易家公子总是用这一句话堵塞所有来说亲的人。

他想就这样念着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桑树已经长得很壮大了,可以撑起院子的大面积了,可惜那人没机会看见了。

易烊千玺坐在树下悲伤地想。

突然有只小狗在自己脚边打招呼,紧接着自己的手被人拉起。

那人亲着他的指尖,“我饿了,想吃板栗烧鸡,你做的。”






从今是朝朝暮暮在一起,地久天长。










番外一。

“阿玺,那句话我没说完。”

“什么话?”

“我梦想是到乡下买了一栋楼,一定要有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棵大桑树,作为乘凉的好地方。然后我遛着你,你遛狗,我们慢慢老去。”

说完搂住他往自己怀里带,在唇的位置印下去。



一生一世一双人。








番外二。

小镇上读中学的女学生们最招全镇女生的嫉妒了,因为镇里有个温润内敛 ,明眸皓齿的教书先生,身边还带了虽说是陪读但是拥有美和帅的矛盾结合体的少将。

不过先生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少将。

今天少将说我家夫人怎么怎么好。先生气得直瞪眼。

明天少将顶着比抓伤的脸得意说我家夫人昨晚抓的,生活很滋润。先生红着脸骂他无耻。

后天少将说我家夫人很容易吃醋,你们离我远点儿。先生愣是被气得说不出话,只能红着脸低下头顺气。




少将和先生的日常是:宠宠宠,揍揍揍。









―完―




评论

热度(681)

  1. 可乐桃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