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千千我就跑

【夏谌】单选题[完]

一个任性的Shiv宝:

#短篇完结#


#超少年延伸#


#请勿上升真人#






 






除了你之外的选项,根本不存在。


 


 


 


00


谌浩轩抬头看着街道上方的天桥,头顶的阳光炙热而强烈,刺入眼底后会让视野变得白花花的令人晕眩。他望着那个方向看了许久,眼睛眯了好几次,身边穿梭着行人和车辆嘈杂不已,可他始终一动不动。


他分明地感觉到自己有些呼吸不顺,心口的位置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揪住了,因心脏瓣膜间的挤压而传来的密密麻麻的窒息感席卷了他全身。他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有了变化,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带着近乎迷惘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左侧的的胸口。


 


他的心脏在痛。


 


他对这种感觉并不熟悉,但也绝不陌生。在谌浩轩有记忆以来他只心痛过两次,一次是他家里养得小狗去世,小小的他不发一言地抱着它冰冷的身体在窗边坐了一天一夜。另一次是他听信了他父亲的话,乖乖去学校,年年考第一却发现他的妈妈还是没有回家的时候,他一个星期都没跟家里的人说一句话。


 


从生理的角度分析,人会感到心脏的疼痛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因身体疾病,二是因伤心难过导致身体分泌激素,刺激内脏收缩从而致使心房产生压迫感。


 


身体疾病这点自然可以直接排除,他只不过是来这边的商场买些东西,没理由就突然得病了。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他在悲伤。


 


可是为什么他会感到悲伤呢?


他早已买到了自己想买的东西,家里的司机已经说好再过五分钟就到,今天晚上他父亲会回家吃饭。


 


他到底为什么,会感到悲伤?


 


谌浩轩再次仰起头,阳光刺得他眼睛酸疼,可他没有闭目仍然执着地凝望着天桥上那个他无比眼熟的人影。穿着白衬衣的少年正双手扶着栏杆,头深埋在胳膊里久久地没有抬起来。他削瘦的肩膀不停地颤动起伏着,被光线洒满的身子有那么一刻清透的近乎和身后的白光融合在了一起。


 


他又一次眯起了眼睛。


 


 


……因为夏常安,在哭啊


 


 


 


 


 


01


夏常安是横冲直撞地闯进谌浩轩生命里的。


 


他不过是开学那天迟了几分钟出门,结果跑上学校前的台阶时突然有一个陌生的男生冲进了他的视野里,以各种危险系数极高的动作莫名其妙地和他赛起跑来。按常理而言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他本不该奉陪,可当他看到对方跑在自己前面头顶翘起的发梢在风中一起一伏时,他的脚步竟也不受控制地快了起来。那个人还是比他快了一秒抵达教室,他后脚刚刚跟上那人便侧过脸递给他一个分外得意的眼神,薄唇后的虎牙微露,神采飞扬。


 


这就是夏常安,一个跟他可以说是处于两个极端的人。他从小就讨厌自己的情绪和生活轨迹被外物影响,所以一开始他尽可能地排斥和对方接触,哪怕在一个社团里也只是点头之交。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对方拉拢了。毕竟他一直因性格古怪而被他人孤立,只有夏常安这种奇怪的家伙,会在化学实验出意外时第一反应是将他护在身后,他的手指扶上他肩膀时的温度他至今都记得;也只有夏常安这个一头热的笨蛋,会在明知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还跑出来为他出头,险些落得一身伤。


 


后来有一次他听到班里同学在议论说“冰块脸跟夏常安说话时,竟然有表情耶”,惊讶困惑之余他在那天午后夏常安找他闲聊时特意盯着对方状若桃花般的眼睛使劲看,那人的眼底清澈,犹如一汪清泉。他能在里面明晰地看见自己的脸,还有自己时不时不自觉抽动的唇角。


 


谌浩轩知道这个怪异的表情。


他在微笑。


 


 


 


晚饭时他照例将饭碗里的菜细心挑出,在碟子井井有条地摆好。可摆放完后他并没有夹起来吃,而是蓦地停了筷子盯着整齐的菜式发起呆来。


 


“快吃吧,浩轩,”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温柔地催促道,“菜要凉了。”


说着还往他碗里夹了块肉。


 


手起手落间他果断地将那块肉挑了出去,转过头对坐在她身边的父亲说道,“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


 


他父亲显然没想到他会忽然开启话题,原本因他刚才的举动而不满的脸惊了惊,尔后笑道,“竟然也有我们浩轩想不明白的问题,你说出来看看爸爸能不能帮你解答。”


 


“为什么,”他停顿了一下,声线冷淡,“为什么我看到别人哭,会觉得悲伤呢?”


 


他父亲的笑容讶异地僵在了脸侧,那个女人听完后也有些震惊地停下了咀嚼的动作,“诶?”


 


“明明哭的不是我,”他自顾自地说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很难过?”


 


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又同时看向了他,他父亲笑而不语,重新低头吃起饭来。


 


“那大概是因为,”


女人的声音柔和,眉眼弯弯地回答道,


 


 


——“你很在意那个哭的人吧。”


 


 


 


 


02


从天桥那次没有碰面的偶遇后,他已经好些天没见到夏常安了。


期间对方一直缺课,谌浩轩甚至担心地跑到他家去找他,结果发现他父母也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寻找他的下落。


 


他一手撑在脸侧,情绪低落地看着车窗外往来的车辆和人行道上稀疏的行人,在车要拐弯时他忽然在街末的拐角里捕捉到了一个少年人瘦高的身形。那人穿着件雪白的连帽衫,匆匆疾行像是随时要消逝在傍晚的夜色里。谌浩轩大惊,立马让司机停下车,不顾马路上骤然响起的喇叭声推开车门就向街角飞奔而去。


 


——在主干道上急刹车的事故发生率是百分之六十三点五。


 


风声擦着他的耳廓急速而过,他撞到了一个路人却继续向前奔跑没说抱歉。


 


——以对方的行走速度他能追上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四十。


 


他眼前一度没了那个人的影子,可他咬紧了牙关并没有放慢脚步。


 


——用概率计算他能成功找到他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四十九点二。


 


如果把他此刻脑子里想的东西告诉那个人,他也肯定会像之前那次一样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对他说“你连这个也算”吧。所以尽管此时他每前行一步都在违背他以前做事的认知和初衷,他还是想试一试。


 


毕竟那不是别人。


 


那是——


 


 


夏常安!!”


 


 


 


 


03


儿时他父亲曾带他去过一个装满玩具的房间,他目光所及之处全是各色的玩偶和泰迪熊,憨态可掬地坐在地上供他玩耍。而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后便走到角落里拿出了垫在一只小黄鸭下的围棋棋盘,按规矩摆好后自己跟自己下了起来。


 


全程他没吭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身紧紧地抓住了他把玩着棋子的手。抬头,他父亲正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他,眼里的情绪他看不通透。然后他便目睹到有什么水滴似的液体从对方眼里流淌了下来,滴落在他手背上时竟然有高于体温的温度。


 


“您的儿子是个天才,”穿着白大褂男人说道,“可代价是,他患有自闭症。”


 


那个人明明站在他们身边,他却觉得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远。他费劲地从他父亲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顾自低下头继续认真地和自己较量。那滴从对方眼里流出的泪水在他手背上渐渐干涸,而他再也没有给予它分毫目光。


 


他是个自闭的天才。


听起来幸运又可笑。


 


幸运的是他没有像其他百分之七十五的自闭症患者一样有智力障碍,可笑的是他极强的学习能力使他对自己的状态非常明白。


 


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他可以理所当然地活在自己建造的世界里,没人进得去,他也出不来。学校里的同学各个愚笨又没有水准,粗鲁又爱干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融入这样一群人到底有什么意思?


 


别人的情绪,别人的想法,又与他何干?


 


“浩轩,你再这样冷冰冰的,会交不到朋友的。”进入高中后的某天,他的父亲如是说。


 


对于对方这种老生常谈他向来不予理会,可出乎他自己预料的是,这次他却近乎本能地回应了。


“为什么我要跟他们交朋友?”


 


速度快的更像是在回避什么。


 


朋友这种东西能吃吗?


既然不能吃,要来又有什么用?


 


他猛地想起前几天放学时他经过体育馆,本想径直回家却被班里几个在打篮球的同学叫了个正着。他们无礼地“邀请”他一起打球,而他自然是等他们的问题一出口就拒绝了。见他们围上来想要教训他,他在脑子里迅速斟酌了一下,决定挨一顿打比同意打篮球的消耗要少得多,便也就站着没动。不想他们还没在他跟前站稳,就有另一个人从后面走了上来,对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哎,谌浩轩。他们就两个人,我们三个人,你加入他们我们就可以比赛啦。”


 


……真是负分的劝说辞。


想要比赛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加入?


 


他漠然地与他们对视着。说话的少年眼睛透亮,在日光灯的照射下里面像是被撒入了星子,如墨水晕染开的瞳色灵动的像是会说话。静默了半晌后谌浩轩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不响却掷地有声。


 


他说:


 


“好。”


 


夏常安在帮他解围,他不答应的话他会很为难吧。


 


——不过……


摸上篮球的那一刻他不解地想道,


 


为什么我要在意他为不为难?


 


 


仔细想来,夏常安几乎把他最不喜欢接触的人的特质占了个全。好心又热情,爱管闲事却又喜欢逞强,自来熟地以为能跟周围所有人打成一片,完全不知道各走各的路该怎么写。


哪怕他写着一脸的“生人勿进”也会凑上来问声好。


 


“夏常安,你为什么要出来帮我?”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前衣衫凌乱的人,对方为了帮他脱困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而他见他被打后竟也第一次不再像以前那样袖手旁观,而是上前将和他扭打在一起的人拉到了一边。


回想起来他都不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冒着多吃几拳的风险这么做,


 


“你难道不知道寡不敌众吗?”


 


夏常安困惑地瞅着他,眉头微皱地抬起胳膊擦了擦之前被人揍了的嘴角,“你这家伙平时挺聪明的,怎么总喜欢问些无聊的问题?”


 


他道,眸光清亮,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是我朋友我当然要帮你啊。”


 


谌浩轩怔愣了许久。那句“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几乎要脱口而出,可当他看着夏常安靠在墙边揪着眉毛固执地想要掸掉因为打斗而沾染在身上的泥渍时,那些涌到他嘴边的话竟奇怪地消散干净了。他迟疑了一会儿,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净的手帕,默不作声地递到了他面前。


 


夏常安歪着头打量他说不出话的样子,眉间舒展的同时接过了他手中的帕子,笑嘻嘻地说道,


“不客气。”


 


上扬的唇角后是晶亮的虎牙,衬得脸侧的猫纹分外清朗。


 


 


 


 


04


朋友这种东西,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有点用。


 


比如,朋友笑起来还挺赏心悦目的。


 


 


 


 


05


与其说谌浩轩是个很好的情绪控制者,不如说他向来没多少情绪。尽管随着年龄增长,经过了系统治疗的他勉强能跟常人一样生活,可他对情感的吸收和表露还是远远不如一般人。身边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叫他“冰块脸”,只有夏常安这个完全看不懂肢体语言的家伙会拉着他到学校的自拍器前,用手指抵着他嘴角,向两边拉扯让他学会微笑。


 


“浩轩你看,”他指着冲好的相片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对他笑道,“你笑起来有梨涡耶。”


 


夏常安似乎很爱笑,笑点也低,动不动眼睛就弯成了月牙的形状,两颗虎牙大大咧咧地露在外面,猫纹尽显得毫无形象可言。


 


“谌浩轩我们来玩五连拍吧!我说一个表情,你只要对着镜头做出来就好了!”


 


“开心!”


 


“难过!”


 


“生气!”


 


“……”


 


“开心?”


 


“嘿,我还真不信我没法让你笑!!”


 


 


 


 


06


我在笑啊,笨蛋。


 


在心里。


 


 


 


 


07


当他无比清晰地听见自己叫出那一声“夏常安”时,谌浩轩的内心多少是有些诧异的。从小到大他说话永远都是冷冷清清的寡淡调调,声音也总是不自觉地压低,别人和他说话总以为他什么都不在乎,是个不好相处的傲慢的人。


虽然事实也是如此。


 


他从没听见过自己如此大声地呼唤过什么,尖声的渴望像是利刃划开了眼前逐渐昏暗的天色,也令远处路灯下的人影陡然一顿。可那人也只是停了几秒,顷刻后便如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继续前行。


 


谌浩轩赶忙加紧追了上去,他跑到他身侧,努力辨认着他兜帽下的脸。


 


“夏常安,你是夏常安吧?”


“夏常安你听见我在叫你,为什么不停下?”


“夏常安你这些天去哪儿了,你爸爸妈妈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他连珠炮般地对着静默不语的他问了一大堆问题,换做平时夏常安一定会哄笑着调侃他怎么话突然多了这么多。可此时对方只是冷淡地甩开了他抓在他手臂上的手,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夏常安!”他对着他不发一言的背影喊道,“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那人终于停下了脚步,静寂的巷陌里他大声的质问甚至有了微弱的回音。他背对着他,脊背挺直,白色连帽衫下的身子清瘦而修长。


 


然后谌浩轩便听见了,他好久未闻的,夏常安的声音。


 


“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


 


他的声音很低,像是在强烈隐忍着什么,紧接着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又讽刺般地加了一句,“还有,我不是夏常安。”


 


说罢他刚想抬腿离开,就再一次被谌浩轩拦住了去路。他二话不说上前拉下了遮住了他半张脸的兜帽,少年原本柔软的黑发突兀地暴露在空气里像是炸了毛的线球,看起来滑稽又无助。


 


“我最讨厌话说一半,”他冷着脸,强硬地说道,“你把话说清——”


最后的“楚”字在他的舌尖戛然而止。他终是看清了那人的脸,精致的五官依旧,只是那双眼睛早已不是他熟悉的晕墨般的色泽,而是近乎空洞的幽蓝色。


 


那是,专属于AI的瞳色。


 


“夏常安你——”


 


“我不是夏常安,”眼前的人对他弯了弯嘴角,可迟钝如谌浩轩都看得出比起嘲讽,他此刻的表情更像是在哭,“看清楚了吗,谌浩轩?”


 


——“我是001。”


 


笑了笑,他低哑的声线和此时毫无波动的表情大相径庭,“我是被他们当做夏常安的001,是为了填补夏常安位置的001,是可以做任何事却偏偏成不了夏常安的001。”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里全是不知被自己压抑了多久的水光,


“很好笑吧?原来我就是那个我一直在找的AI。”


 


啊啊。


 


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个爱笑的夏常安最大的心结,就是想找到投放在育贤高中的AI啊。


 


“那天在天桥上,你就是为了这个才哭的吗?”谌浩轩冷不丁地开口道,答非所问的语气让对方惊讶地瞪了瞪眼睛。


 


他没回答,谌浩轩就当他默认了。


 


“刚才你说我们不是朋友,也是因为这个?”


 


他躲开了他灼灼的视线,看向了别处。


 


“为什么?”他沉着脸,冷静地问道,“为什么你是AI,我们就不是朋友了?你是人类还是AI,就这么重要吗?”


 


“你懂什么??!”像是被戳到了痛处,对方瞬间变了脸,手指猛地扣上他的衣领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我不是夏常安,我从来都不是夏常安!!我甚至不是人类,我连自己的意志都没有,我只是夏常安的替代品!!!”


“我是因为夏常安才存在的你明白吗??”他对他吼道,眼中的蓝光更甚,“他的父母对我好,是因为把我当做了夏常安;他以前的朋友善待我,是因为把我当做了夏常安;就连其他认识的人,也只是把我当做了夏常安!抛去了夏常安这层外壳,我根本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个会被毫不犹豫地拿去销毁的怪物!!”


顿了顿,他更大声地喊道,


 


“——如果现在夏常安还活着,我和他之间,没有人会选择我!!没有人!!!!”


 


谌浩轩愣愣地看着对方强光渐熄的眸子,比起发了狂的AI,他眼前这个更似是迷了路的无助孩童。


而他本来静寂一片的心口,似乎又开始疼了。


 


“为什么,”他启口,疑惑的凝视着他,


 


——“为什么没有人会选择你?”


 


对方像用尽了力气似的松了手,往后退了一步,“你怎么还是这么爱问为什么,”他苦笑道,“比起真正的夏常安,我算什么东西?”


 


“小黑。”


 


“……谁?”


 


“小黑,我问你。”


 


“……你在叫我?


 


“你说你不是夏常安,001也只是你的代号,那我只能暂时给你取个新的名字。”


说的一脸认真。


 


“谌浩轩……这特么是狗名吧???”


 


“你怎么知道的?这的确是我家以前养的狗的名字。抱歉,这方面我不是很擅长。”


 


见他说的如此诚恳,对方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了。


 


“我问你,”谌浩轩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睛,道,“开学时,不知从哪儿跑出来,莫名其妙地和我赛跑的人,是不是你?”


 


眸色湛蓝的少年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只能老实地点了点头。


 


“实验室起火时,在我旁边的人,是不是你?”


 


继续点头。


 


“我被班里的人围堵时跑出来替我挨了打的人,是不是你?”


 


“说要和我做朋友的人……是不是你?”


 


见他接连默认后谌浩轩小声地吸了口气,


“既然从始至终在我身边的人都是你,我又为什么要选择一个我根本没接触过的人?”


 


犹豫了片刻后他上前一把握住了那人颤抖不止的手,对方的手背冰冷衬得他手心难得的温热。他那个不见踪影的妈妈曾经教过他,如果你想让一个人体会到你心里真正的想法,那就握住他的手,然后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不要退后。


 


“所以,你听好了,”


谌浩轩望着他慢慢回过光的眼眸,一字一句坚声道,


 


 


 


“就算全世界都选择了那个你口中的夏常安,我还是会选择你。”


 


“不管让我选多少遍,我仍旧会选择你。”


 


 


 


 


08


因为你所谓的单选题,对我而言只不过是:


 


你,你,或者是你。


 


 


 


 


09


“小黑,你要是觉得没地方去,可以来我家。我家房子大,多你一个也没关系。”


 


“……”


 


“小黑,你脸怎么这么红?”


 


“……谌浩轩,如果你给我换个走心点的名字,我就考虑一下你的提议。”


 


 


 


 


THE END


 




 


 


超少年17集后的肤浅延伸,我心目中夏谌的正确走向2333




即兴发挥,我好像已经很久没写过这么正经的友情(?)向的小短篇了。



评论

热度(1685)